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談口罩之亂 沈榮欽:台灣以一種世界獨一無二的方式談論它

2020-01-31
作者: 沈榮欽

▲(圖/pixabay)

總統大選決勝因素之一是議題設定。例如蔡英文也許想強調國家主權與改革成果,韓國瑜則希望以恢復特偵組連結對手貪腐的印象。過去認為媒體擔任守門員設定議題,但是新興社交媒體的分權,削弱了媒體設定議題的能力,而增強意見領袖的重要性。

儘管操弄議題比決定立場與思辨過程更加有效,但是因為議題設定在立場選擇與理性思考之前,所以重要無比卻通常隱而不顯。議題設定有效的地方在於,即使對該議題毫無立場甚至不願花時間思考的人,記憶也會被該議題所佔據,進而削弱對其他議題的關注。當然更有效的議題設定通常會伴隨特定的資訊,進而影響人們的態度、認知或甚至是思考框架,畢竟心理學上大量的證據反覆地告訴我們同樣的一件事,人們的理性總比他自以為的要少一哩。

疫情擴散 議題隨之形成

隨著武漢肺炎的擴散,各種議題也隨之形成,像是中國體制與傳染病擴散的問題:為什麼同一種體制既可以達成經濟高速成長,又會導致隱瞞疫情進而惡化?這兩種現象背後是否代表著相同的機制?或是肺炎等流行性疾病的傳染途徑、國家與社會防疫工作的能力等等。

也有人會關心傳染病隨著全球化之便捷而跨國傳播的現象,而注意到國際組織WHO的角色,例如在WHO剛舉行的記者會中,訪問中國歸來的總幹事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認為中國防疫規模史無前例,並且成效卓著,各國不僅不需撤僑,反而需要感謝中國對於各國防疫的協助。但其實Tedros Adhanom接替陳馮富珍成為首位非洲出身的WHO總幹事,他在競選時就被爆出擔任衣索比亞部長任內掩蓋霍亂傳播,同時衣索比亞僑民批評他在部長任內多次違反人權,甚至到了擔任WHO總幹事後,任命辛巴威獨裁者Robert Mugabe 擔任WHO親善大使,經過各方譴責後,才撤回任命;並想起WHO在中國主導下,惡意排拒台灣加入,而開始質疑WHO的成效與組織運作方式。

口罩之亂:話題居然是台灣應否援助中國

在這麼多議題中,口罩被突顯出來,本身就是一件值得思考的事情。誠然口罩與防疫的關係如此顯著,成為議題似乎理所當然。

其實不然。如果你觀察口罩在世界各國的討論,就會知道台灣正以一種世界獨一無二的方式談論口罩。例如像加拿大,討論的焦點是戴口罩之必要性,對沒有戴口罩習慣的加拿大人而言,戴口罩反而突顯自己是帶原者,或是對東亞人的刻板印象。加國政府與美國CDC也對何時該戴口罩提出指南。很多人也會注意到口罩在這個時刻,特別容易囤貨居奇,為少數人壟斷,供需發生困難,因此從口罩生產到市場管制的各種意見也會相繼出籠。

但是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像台灣這樣以一種獨一無二的姿態,熱議的議題居然是台灣應否以口罩援助中國。且不說中國是口罩生產大國,台灣尚仰賴進口,最關鍵者是中國從來沒有向世界各國求援,甚至沒有向剛到北京訪問的WHO總幹事Tedros Adhanom提出任何財務援助,反而是希望與世界各國合作早日研發與生產疫苗,在這種情況下,台灣援助中國口罩這個假議題橫空出世,並且成為舉國焦點,不得不說實在是非比尋常的現象,也暴露出台灣設定虛假議題的容易,以及某些國人內心的焦慮和社會潛藏的衝突與脆弱之處。

(本文由沈榮欽授權提供,作者為加拿大約克大學行政學系副教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