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魏尚進

亞洲開發銀行前首席經濟學家,哥倫比亞大學金融與經濟學教授。

魏尚進:武漢肺炎是否重傷中國經濟成長?

2020-01-30
作者: 魏尚進

▲(圖/陳俊松攝)

2019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武漢肺炎恐慌,令許多人想起2003年SARS(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危機高峰期的恐懼和不確定性。這種病毒源自中國最大城市之一、該國重要的交通樞紐武漢。之前上漲了幾個月的中國股市最近幾天轉為下跌,全球股市隨之下滑,顯然反映人們擔心武漢肺炎疫情打擊中國和全球經濟成長。這些憂慮合理嗎?

我的基本預測是武漢肺炎疫情將先惡化,在2月第2或第3個星期達到高峰,然後情況好轉。我預計中國當局和世界衛生組織(WHO)均將於4月初宣布疫情受控。

根據此一基本預測,我認為武漢肺炎對經濟的負面影響將相當有限。它對中國2020年GDP(國內生產毛額)成長率的影響應該很小,可能僅為降低0.1個百分點左右。2020年第1季受到的影響將相當大,可能導致年化成長率降低一個百分點,但大部分的影響將被今年餘下時間高於趨勢水準的成長率抵銷。全球GDP成長受到的影響就更小了。

三個重要因素,可能限縮疫情的負面影響

上述預測令人想起2003年SARS危機的情況:那年第2季中國GDP成長率大幅降低,但大部分的影響被隨後兩季的較高成長率抵銷。2003年全年中國經濟成長率約為10%,當時許多投資銀行的經濟學家高估了SARS對經濟成長的負面影響。檢視中國2000至2006年的GDP年度實質成長率,我們很難看到SARS對數據的影響。

有些人擔心,疫情爆發的時間(在為期一週的中國農曆新年開始之際,以及傳統的學校假期旅行期間)將使許多人遠離商店、餐館和旅遊樞紐,從而加重經濟影響。但有三個重要因素可能限制疫情的影響。

首先,與SARS爆發期間不同的是,中國如今處於網路商務時代,消費者愈來愈傾向在網上購物。武漢肺炎導致的實體商店銷售萎縮,大部分料將因為線上銷售增加而遭抵銷。而目前取消的大部分度假安排,很可能將由未來的行程彌補,因為較富裕的家庭已經預留了度假預算。(延伸閱讀:武漢肺炎衝擊,網通、光學、顯示器受挫

許多工廠原本已經計畫在春節期間停產,因此,疫情爆發的時間可能使進一步停產的必要性降至最低。同樣地,許多政府部門和學校原本已有休假計畫。政府日前宣布延長假期,但許多公司將設法在今年稍後追回損失的時間。因此,短期的負面影響很可能集中在餐飲、飯店和航空業者。

第二,所有的報告都顯示武漢冠狀病毒的致死率低於SARS(儘管它最初的傳播速度可能更快)。同樣重要的是,中國政府從控制資訊轉向控制疫情的速度,這一次比SARS期間快得多。當局藉由非常進取的措施,將實際和潛在患者隔離,大大提高了迅速控制疫情的機會,進而提高了本季損失的經濟產出在今年餘下時間獲得彌補的可能。

第三,無論中國的貿易談判代表在1月15日與美國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定時是否意識到武漢肺炎的嚴重性,該協定的簽署時機看來很好。藉由大幅增加從美國(和其他地方)進口口罩和醫療用品,中國既可以應付健康危機,又能履行貿易協議下進口更多商品的承諾。

境外確診病例少,對其他經濟體影響不大

武漢肺炎對其他經濟體的影響將更有限。過去五年間,多家重要的中央銀行已經開發了模型來評估中國經濟放緩對其經濟體的影響。這些模型開發時並未考慮當前的衛生危機,但它們確實考慮了中國與相關經濟體的貿易和金融聯繫。

一般而言,中國GDP成長放緩對美國和歐洲經濟體的負面影響,約為中國成長率降幅的5分之1。例如倘若當前疫情令中國的成長率降低0.1個百分點,美國和歐洲的成長率估計將降低約0.02個百分點。澳洲因為在大宗商品貿易和旅遊方面與中國關係較密切,其經濟受到的影響可能是歐美的兩倍,但成長率降低0.04個百分點仍然很小。

這些估算假定武漢肺炎不會在這些國家廣為傳播並造成巨大的破壞。因為目前中國以外的確診病例相當少,這個假設看來是合理的。(延伸閱讀:【2019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有沒有過度渲染?

當然,如果武漢肺炎危機持續的時間遠長於基本假設,中國和其他經濟體受到的影響可能嚴重得多。果真如此,我們應謹記的是,中國決策當局仍有貨幣和財政擴張的空間:銀行業目前的準備金率相對較高,而相對於其他國家,中國公共部門債務對GDP的比例仍處於可控的水準。中國當局必要時可以利用此一政策空間,控制當前衛生危機的最終影響。

武漢肺炎爆發在中國和其他地方引起恐慌是可以理解的。但從經濟角度看,現在恐慌是太早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