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馬世芳

廣播人、文字工作者,著有散文輯《地下鄉愁藍調》、《昨日書》

馬世芳:2019最難忘的聲音——島嶼多元聲量潮湧全世界

2020-01-29
作者: 馬世芳

▲客語創作歌手米莎的《戇仔船》的歌詞值得單獨印成詩集。(圖/取自米莎臉書粉絲專頁)

這一年多,那首古早的軍歌《夜襲》被韓國瑜拿來當競選主題曲,重新傳唱開來。老實說,我並不討厭這首歌:從前總對威權時代的軍歌深惡痛絕,恨不能統統從腦中洗掉,《夜襲》倒是詞曲俱佳的例外。這首歌我最喜歡的版本,是陳昇和伍佰的China Blue在1994年《風箏》專輯的藍調搖滾編曲,深黑濃烈,極是過癮。陳昇曾說,那是他最喜歡的軍歌。

不過他的版本我猜「韓粉」未必都會喜歡:陳昇和他的哥兒們在曲末反覆唱道:「內褲鑢著骱邊(內褲磨破胯下),唉唷喂呀」──每個當過兵、行過軍的男生都懂的。這段詼諧的尾巴,一舉把整首歌的「革命性」給顛覆掉了。

原住民創作電音糅合古調 百聽不膩  

感謝韓國瑜,讓我把很久沒聽的《風箏》專輯拿出來溫習,25年了,依舊元氣淋漓。不過陳昇值得聽的作品,當然不只90年代那些老唱片。這幾年他持續「井噴狀態」,2017年開始,他在兩年3個月之內,連續發行了5張完整專輯,而且張張好聽。2019的《七天》在花蓮瑞穗國小老校長的故居錄音,青年樂手范君豪的木吉他挑大梁貫串全場,民宿沒有隔音,蟲鳴、壁虎叫聲都錄了進去。這張專輯甚至比《歸鄉》還要柔軟抒情,卻也依舊帶著不服老的硬氣:若是生命只剩下7天,他要做什麼?這是陳昇的回答,真是拿他沒辦法: 啊,7天很夠了/晨起的蘑菇兒天光就累了 再讓我遇見你/狠咬你一口/不許你忘記我 我竟想起魯迅遺言:「讓他們怨恨去,我也一 個都不寬恕。」

這一年,我在廣播節目訪問近100組音樂人,並連續第2年擔任「金音創作獎」評審,聽遍了各種新生代台灣原創音樂。我願意負責任地說:台灣青年世代的創作能量仍然強壯、仍然精采。而且他們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尋找走出這個島嶼,和世界聲氣相通的道路──愈來愈多獨立音樂人通過網路和世界各地創作者合錄作品,巡演的範圍也從對岸擴及東南亞、日韓、北美、歐洲,並且不再只能倚靠公部門的補助、行禮如儀「宣慰僑胞」式的「點狀」演出,而能扎實累積一批批異國樂迷。在分眾細碎的國際音樂市場,「台灣」確實漸漸有了聲量(或許也和這2、3年的國際局勢相關)。

女歌手天籟齊鳴 樂迷耳朵戀愛了

舉個例子:今年拿下金音獎「評審團大獎」的獨立樂團「落差草原WWWW」和美國實驗搖滾組合Battles合作錄了一首歌《Sugar Foot》,並邀請到前衛搖滾創世巨擘Yes樂團的主唱、搖滾名人堂成員Jon Anderson共同獻聲。歌曲一開始,就是這個台灣樂團演唱的中文詩句。這種跨境跨界合作,10年前根本無法想像,我們的青年真的已經走得很遠了。這一年,我特別想推薦幾張台灣原住民的原創專輯:查勞遠赴馬達加斯加錄製的《Salama》、阿洛.卡力亭.巴奇辣集結世界各地南島語族音樂人共同合作的《Sasela'an氣息》、舒米恩回溯近代部落歌謠特色節奏,發展出整張專輯的《Bondada》,以及阿爆糅合電音、古調和新創曲,霸氣開闢嶄新路線的《kinakaian母親的舌頭》。這幾張專輯都創造了新鮮的觀點、寬廣的格局,值得聽上好幾年。

我也想推薦客語創作歌手米莎的《戇仔船》,她的歌詞寫得極好,是值得單獨印成詩集的那種等級。有了「東京中央線」樂手班底加持,這張專輯是我心目中「新客語歌」近30年來又一張「經典級」的傑作。這一年精采的女歌手專輯還有陳珊妮《Juvenile A》、魏如萱《藏著並不等於遺忘》、鄭宜農《給天王星》、楊乃文《越美麗越看不見》、楊丞琳《刪.拾 以後》,無論是否親自創作,她們都貫徹了對作品的全盤主導,做出了忠於自己也忠於時代的專輯。我還特別想提一下王若琳Joanna的《愛的呼喚》:這是我心目中華語世界繼王菲《菲靡靡之音》(1995年)以來最了不起的翻唱專輯,野心與成就卻都堪稱她出道以來的顛峰,也是一位歌者真正成熟的見證。

「東京中央線」的成員今年很忙,錄了米莎的專輯,還和林生祥完成了精采絕倫的《陽光普照》電影原聲配樂。而我真的很想請你聽聽吉他手大竹研遠赴德國,在錄音師家裡架起麥克風,用一把吉他錄完的演奏專輯《Ken》,細膩、美麗、不可方物。

而若你願意試探一下耳朵的可能,那麼暫且拋下一切你對音樂的成見和想像,聽聽前衛電音樂手「音速死馬」和薩克斯風謝明諺合作的《非/密閉空間》,那是島嶼樂壇最前沿放射出來的火光。

台灣雖然小,卻能涵育如此豐富、多元、新鮮的文化場景。身處這個時代,有緣見證並參與這一切,我想我是幸運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