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科技風雲

國巨轉折點的祕密,只有一個人知道

2020-01-30
作者: 劉軒彤

▲國巨的市場地位愈高,董事長陳泰銘對產業及股價的影響力更大。(圖/吳尚哲攝)

繼2000年禾伸堂以999元登上台股股王後,時隔近20年,被動元件產業好不容易迎來國巨重啟大局,可是2018年國巨只用8個月,就讓投資人領教到火山爆發式的超漲超跌。被動元件本來就被定位為景氣循環股,股價如龍捲風般席捲並不少見,差別在於這次國巨是直搗千元俱樂部,爬得高摔得更痛。

帶著爭議走過2019年前半場的國巨,從2019年8月除權息後最低價203元,又一路上漲到2020年初的475元,漲幅超過1.3倍。接下來又精采了,國巨突然在股價翻倍後宣布發行海外存託憑證(GDR),投資人恐每股盈餘因此被稀釋,又怕未來GDR若是折價發行,可能引發原股東賣老股換新股的套利賣壓,導致股價連挫二日。這時,投資人不淡定了。頂著先前暴漲暴跌的「不良紀錄 」,國巨又在關鍵時刻將了股價一軍,偏偏從產業大格局來看,國巨又有它的潛力存在,於是投資人再度陷入天人交戰。

由於被動元件產業有谷底回春之勢,加上國巨透過最新併購可穩坐全球前3大廠,龍頭廠的姿色必然有更多法人追蹤,可以預見,2020年國巨仍會是台股焦點。只是有了前車之鑑,尤其2018年造成股價崩盤的「前妻賣股」事件,到現在投資人仍對這突然冒出來的利空訊息心有餘悸,對國巨也是「又愛又怕」。(延伸閱讀:缺貨潮又來了 被動元件大復活

前妻精準賣股 套現逾百億

從前例來看,該檔股價每一次的轉折點,其實都與公司發布的訊息有關,就拿下列2個公司訊息與股價的「謎樣巧合」來說。

首先,最大的巧合不外乎陳泰銘的前妻在股價登上1310元天價後的第5個交易日,公布盤後轉讓1.2萬張持股,套現120億元,此後股價一瀉千里。這位陳泰銘口中沒有投資背景的前妻,售股時機點抓得一級棒,哪一位高人指點就是個謎了。

現在回頭看,前妻售股是崩盤訊號,但是當時投資人其實是出現兩種判斷,一種是轉帳換手,一種是出貨,如果對技術分析或者產業動態沒有追得很緊的股東,確實有可能敗在此時,畢竟,彼時市場還在傳國巨每股盈餘將挑戰百元。 誰都沒想到國巨會是以這種新聞,讓一堆投資人高檔套牢;關鍵在於,到底是「換手」還是「出貨」,當下只有「前妻」才知道。

被動元件龍頭 喊水會結凍

此外,投資人抓不準國巨的,除了新聞本身,還有發布時機,最近這一次的GDR發行事件,又是一個案例,公司選在股價漲了1.3倍後宣布,導致出現空方雜音,股價連挫2日,澆熄了多方氣勢,連向來老神在在的外資都相當訝異。

國巨不按牌理的出招方式,往往出現在股價轉折點,完全就是陳泰銘說了算的霸氣,只是也因此平添更多爭議性。(延伸閱讀:5大低基期族群接棒 台股多頭續攤

去年11月國巨決定併購基美(KEMET),補足了高階產品缺口,更重要的是,站穩全球前3大被動元件廠的地位後,國巨在產業的話語權變強,外資也不得不關注它,連帶公司的任何發言與新聞,對股價的影響力也更大。 

回到投資角度,從產業景氣循環、企業基本面、甚至陳泰銘個人的話題性,2020年的國巨都是不會被忽略的角色。陳泰銘的管理能力很強,2019年第2季,國巨的產能利用率最慘一度不到4成,但是單季還能賺到每股3.34元。

此外,陳泰銘也是知名的金融操作高手,稱得上驍勇善戰。2011年他就曾經率產業之先,聯合私募股權基金,打算公開收購國巨並下市,最後因投審會否決而破局。

再回想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股價僅有個位數的國巨,曾經也是名副其實的雞蛋水餃股,但是透過2013年以來的4次減資,瘦身85%,再經過層層併購,終於有如今全然不同的格局。

事實證明,2018年股價突破千元大關後雖然崩盤,但是很明顯的國巨公司實力更強,才能談下基美這件大型併購案,也間接印證陳泰銘高超的金融操作能力。只是,面對這樣的金融操作高手,投資人可能也生怕一個不留意又要受重傷。

投資人究竟該如何自處?基本上,被動元件因為客戶補庫存啟動拉貨,逐漸走出產業谷底,加上國巨的產業地位提升,大環境有利股價,趁著擬增資發行GDR壓抑股價的機會,法人認為正好趁機冷靜下來,先觀察農曆年後缺工狀況以及價格變化,再看第1季的營收、獲利是否真正顯現。

不過,國際局勢變化大,2020年不會是好操作的一年,國巨既有景氣循環股波動大的特性,又有掌控訊息發布的影響力,說不準哪天突然又冒出個摸不著邊的新聞,到底是利空還是利多?其實只有陳泰銘自己才清楚。

相對於法人有很多工具可以避險,投資國巨的應變能力相對強;但一般投資人可就不一樣了,除了必須要更嚴謹地控管好資金,若是覺得自己抓不住國巨訊息發布的路數,判斷不了多空,又不善於資金控管,那麼,看戲就好,不必自己跳下去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