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人物

翁美慧從一個小小紅包袋開始 創造百倍優雅的文創年品

2020-01-22
作者: 洪綾襄

▲富邦藝術基金會執行長翁美慧。(圖/富邦藝術基金會提供)

藉由一個小小的紅包袋,藝術基金會執行長翁美慧展示了細膩的藝術用心, 也向100多萬名客戶,傳遞了富邦集團的形象以及基金會推廣藝術生活化的理念。(延伸閱讀:富邦搶攻觀光飯店 閒置資產變搖錢樹多品牌策略出擊 市場即將大洗牌

一個小小的紅包袋,所能承載的藝術文化能量,超乎你的想像。 富邦藝術基金會執行長翁美慧點開手機中「富邦ART」App,用AR(擴增實境)鏡頭掃描一下紅包袋;透過螢幕,原本在平面紙張上靜態的幾何造形小鼠,竟然就搖頭晃腦地動了起來,向你拜年。

這是富邦藝術基金會應用義大利籍插畫家Philip Giordano的作品元素,為富邦集團所設計印製的年節禮贈品。除了紅包袋之外,春聯、桌曆等其他印刷品也都有相同的巧思,不僅延續了去年「粉樂町」展覽上受歡迎的AR互動經驗,也展現了數位藝術的科技創新力,並呼應了環保「減紙」的永續理念。

兼具傳統創新 設計難度高

最近為了過年應景,基金會也新增了限時限定的新春藝術AR圖框,只要輸入簡單祝福文字、截圖後,就成為一個客製化的e化賀年卡,可以傳送給更多人。

年關將近,各大企業團體都會印製特色紅包袋或桌曆月曆贈送給員工客戶,但當中最受歡迎的,莫過於富邦藝術基金會所設計的年品。雖然只送不賣,但設計水準與印製品質遠遠超越一般市售的文創設計年品,16年來已打響口碑。

「紅包袋看似簡單,卻是基金會印製發行量最大的年品品項,每年都會發放給100多萬名富邦集團的客戶,承載了富邦集團的形象以及基金會推廣藝術生活化的理念,因此執行起來相當困難,常常要花數個月才能完成。」翁美慧坦言,又要創新突破,又要顯出中華文化傳統中12生肖個別代表的喜氣豐盛意涵,難度非常高。(延伸閱讀:除了賞心悅目 還可坐享增值利益》企業收藏藝術品  賺面子也賺裡子

過程中,龍、馬、豬這些吉祥討喜或常見的生肖,相對容易找到合適的素材,但像是2013年,就很難從既有的意象中找到代表蛇年的視覺,討論數月後,最後採用客家剪紙的抽象形式呈現。而當中最關鍵的選件與美感定奪,都由翁美慧親自操刀;從畫面的選擇、構圖、配色、字級的比例等,也都由她親自調整與搭配,最後才由設計行政進行材質與印刷的規範。

「其實我做決定很明快,只要作品夠好,可以不到1秒就決定,但我又非常重視細節,力求每一個環節都要到位,體現藝術生活化的理念。」大學念電機系的翁美慧說。

但由於年品品項愈來愈多,每年又都自我要求要超越前一年,設計組的工作時間有時候會將近數個月,不斷修正與打樣,以確保年品有最好的呈現,才能不負藝術家的創意。「一直以來,我都是以成全藝術家為最主要目的。」翁美慧說,微小的、但不間斷地累積,才會產生信任,即使是一個紅包袋,外界也很容易就能看出,你做這件事到底是為了商業還是為了藝術。

▲看似簡單卻又充滿創意構想的春聯桌月曆,是富邦藝術基金會發行量最大、也最受歡迎的印刷品。(圖/富邦藝術基金會提供)

尊重藝術家 作品年年求精

在富邦藝術基金會執行長的身分之外,翁美慧另一個更響亮的身分是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興的夫人。也因此,當她一開始說,台北市太醜,要推動「藝術生活化」,舉辦粉樂町,用公共藝術改變台北街頭時,很多人還以為只是董娘的閒情雅致之言。沒想到,粉樂町歷時20年,一轉眼開辦了12屆,展區從台北東區移轉至信義區,受邀參展的國內外藝術家更高達數百位。

由於從粉樂町到年品,藝術基金會必須涉及的領域遍及平面、空間、當代、數位藝術,翁美慧為此用功之深,也非外界所能想像。以專業藝術經理人自許的翁美慧,幾年前還在百忙之中重返校園,攻讀台藝大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博士班。

翁美慧說,當代藝術和現代藝術截然不同,重點在於概念,可能是一段影像、一個行為,甚至一段過程,加上科技後,又有更多表現方式,很考驗收藏家的度量。但從另一方面來看,民眾能直接和藝術家溝通互動,進而了解人性的幽微與思維形成的過程,雖然極具實驗性,卻也很吸引人。

識才愛才 當代藝術暖推手

一年當中幾乎每個月都在旅行,但翁美慧絕對不是隨興之旅,而是為了不斷磨利自己對視覺與空間的敏銳度。她會自己找酒店和藝術館,研究房型和色系,如果這家酒店的動線、空間擺設,或是這個展覽沒有值得她學習之處,即使已到了現場,她也會毅然決然離開。

除此之外,翁美慧也常陪同富邦投資團隊到世界各地看商辦標的,對空間設計尤有心得。「英國最好的商業空間都是律師樓,法國最美的辦公室是香奈兒,他們會在每一個生活細節裡展現歐洲的文化底蘊,可能是動線,可能是辦公室裡的電腦螢幕。」她歸納。

「我必須要擁有和別人不一樣的視野,才能說服藝術家相信我們的安排,願意把他們的作品擺放在我們建議的空間。」翁美慧說,粉樂町的布展常常需要顧及到作品在戶外、360度的全景視覺會如何呈現,因此要比創作者考量到更多。(延伸閱讀:藝場動態》包浩斯與台灣的交會 有貝聿銘的身影

對作品如此,對人亦是如此。例如,藝術家洪易,原本只是一位台中在地的創作者,卻能善用台灣宗教廟會常見的圖騰和俗豔炫目的色彩,創作出一個個極具台灣特色又飽含童趣的油畫和鋼雕,翁美慧便鼓勵他到國外擔任駐村藝術家。洪易一開始是很猶豫的—語言不通、孩子還年幼等各種擔憂。但翁美慧不惜出錢出力,讓洪易無後顧之憂專心創作,才能更上一層樓,成為舉世聞名的台灣當代藝術家。

人富而求藝。從小就熱愛音樂、藝術的翁美慧希望藝術不只發生在美術館,而是要與人不期而遇。努力至今,她說,只要藝術真的走入企業、社會每個底層、每個細節,她的願望就達成了;屆時她就可以重拾畫筆,到最愛的法國南部彩繪一幅幅她眼中的美好。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