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政治風雲

不願淪大黨附庸、時代力量挺過分裂危機 黃國昌:2022爭取地方執政

2020-01-16
作者: 鄭閔聲

▲(圖/今周刊,以下同)

過去一年,時代力量歷經風雨飄搖。

隨著立委提名布局作業展開,長期存在於黨內的路線之爭,正式浮上枱面。主張與民進黨維持良性互動的立委林昶佐、洪慈庸,以及多名新生代黨員,自去年夏天起相繼退黨,和以黃國昌為首的強硬派分道揚鑣。

社運起家  不願淪大黨附庸

少了民進黨禮讓的時代力量,本屆提名的區域立委選將全軍覆沒,但硬是比4年前多拿35萬張政黨票,取得3席立委,延續政治實力;黃國昌本人雖無法連任立委,但已證明時代力量即使「走自己的路」,依舊有能力存活。

由於核心成員多出身公民運動、堅持台灣主體性,因此時代力量在政治光譜上一向被定位為親綠政黨。黃國昌也承認,時代力量在維護台灣主權、轉型正義、追討不當黨產等政治價值上,和民進黨站在同一陣線,但這並不意味著時代力量必須在其他政策上也支持民進黨,例如追求居住正義、終結金權政治,時代力量與民進黨的態度就有所不同。

過去4年,時代力量拒絕被視為綠軍「側翼」,在立法院選擇強硬的監督、揭弊路線,重大案件如慶富獵雷艦詐貸案、國安私菸案、普悠瑪翻車事故,時代力量都扮演關鍵角色。嚴厲批評政府錯誤,雖然讓時代力量逐漸累積民意基礎;但也有專業人士認為,黃國昌為刻意強調政黨主體性,部分問政內容略嫌極端或走偏鋒,也因此加深與民進黨的矛盾。

依台灣目前的立委選制,「第3勢力」若不和大黨策略結盟,很難順利突圍;但黃國昌認為,任何政黨只要仰人鼻息,就將失去自主性與長遠發展的可能,「一個小黨如果讓自己被工具化,很快就會被丟了,這是必然的。(大黨)今天可以給你一點糖,明天再把糖收回來,不管怎麼樣,你永遠是小弟,不聽話就把你幹掉。從過去第三勢力政黨的發展角度來看,還不夠清楚嗎?」他說。

「選制確實對小黨不利,但我們只有2條路,要fight(戰鬥),還是舉白旗?我是沒打算舉白旗,中間過程或許會痛,但如果要孕育出新生的政治力量,就必須熬過去。」黃國昌刻意壓低聲量,卻藏不住全身上下的戰鬥意志。

黃國昌的目標,是為台灣政治拉出統獨以外的另一條軸線。

主權、民主、公平正義  都要顧到

「我從來不會說統獨是假議題,但不認為台灣只應該剩下統獨。我們可以因為要把台灣的主權、民主顧好,就不管公平正義、貪汙舞弊、不管民代炒房、不管不公平的政經體制嗎?我為什麼不能顧好主權又同時做好其他事?」他說。

這也是黃國昌認為時代力量與台灣民眾黨首要的不同,「在台灣主體性這件事,時代力量的立場絕對比民眾黨明確,只是我們不會把百分之百的力量,都拿來喊口號。」

這樣的論點,對於重視台灣主權、卻對社會現狀不滿的民眾確實有吸引力。

2016年選前,民進黨在投票前夕呼籲支持者集中政黨票,差點讓新成立的時代力量過不了5%門檻。4年過後,不再是民進黨親密戰友的時代力量,卻取得比上屆更高的7.75%選民支持,「4年前的群眾基礎是比較虛的,今年是硬梆梆的。」黃國昌形容。

在黃國昌眼中,任何政黨都應該將成為執政黨視為目標,因此延續國會席次的時代力量,下一步將是投入2022年的縣市長選舉,「作為一個堅持公平正義、打貪腐不分藍綠的政黨,時代力量已經有實績,接下來我要準備好追求執政機會,才能讓選民看見,讓我做一次,會有什麼不一樣。」

時代力量既然有意爭取地方執政,黨內能見度最高、又沒能連任立委的黃國昌,當然是被各界點名的頭號戰將;甚至黃國昌被排在不分區立委安全名單邊緣的第四順位,政壇就有傳言他可能與柯文哲合作,問鼎下屆台北市長。

「就再看看吧。」問政一向非黑即白的黃國昌沒把話說死,更讓人留下想像空間。

全面換血的時代力量立院黨團,未來四年是否還能維持同樣戰力?卸下立委職務後的「戰神」,又能否將揭弊履歷轉化為參選地方首長的正面資源,仍舊充滿問號。…(更多內容,請參閱最新一期《今周刊》第1204期)

延伸閱讀:

為什麼最後一天上班的張忠謀,支持蔡英文、台積電根留台灣?

全面解析韓國瑜的暴起暴落:為什麼2018年會出現瘋狂的「韓粉」

「這個人很可能成為國民黨中流砥柱」 FB逾百萬人追蹤,力量不可小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