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股神巴菲特:社會責任不要老賴給企業

2020-01-16
作者: 金融時報精選

▲巴菲特崇尚資本主義,以捍衛股東利益為最優先考量。(圖/達志)

企業必須承擔環境與社會責任,已經成為當代企業經營管理的新顯學。不過,巴菲特對建立美好社會所抱持的願景很簡單─推動變革的,必須是政府政策,而非資本主義。

波克夏.海瑟威公司(Berkshire Hathaway)透過旗下事業,投資了近300億美元在愛荷華州的風力渦輪發電機和基礎設施,投資目標是要把愛荷華州變成「全球風力之都」、「風力發電的沙烏地阿拉伯」。

換成另一種資本家,一定會說:從化石燃料轉向再生能源,反映了企業的社會責任感,是一種「做好事、做得好」的事情。這也是全球企業目前的共識—無論真誠與否,幾乎都在公司年度報告與公關宣傳中如此宣示。(延伸閱讀:丹麥「風機之父」車庫創業傳奇:如果沒有他,現在全球風力發電機可能都缺一支葉片

但是波克夏.海瑟威的巴菲特(Warren Buffett)卻不來這一套。公司之所以投資風能,只是因為這麼做政府會出錢。他說:「若是沒有生產稅抵免,我們是不會做的。」

投資風電利益考量 巴菲特直說:政府會出錢

素有「奧馬哈聖哲」之稱的巴菲特,甚至借題發揮。他先前接受英國《金融時報》訪問時說,企業把「企業應行善」的觀點加諸社會是不對的。它們憑什麼認為自己知道更多?他說:「這是很難做到的,給我20家最大的企業,我也無從知道20家中哪家表現最好。我曾是20家上市公司的董事,我認為很難評估他們的表現⋯非常、非常困難。例如,我很喜歡吃糖果,而糖果對我有好處嗎?我不知道。」

而即使波克夏.海瑟威的管理階層,知道什麼對世界來說是好的,但據此投資也是錯誤的,因為他們只是公司股東的代理。巴菲特說:「這是股東的錢。」在波克夏.海瑟威的經營運作裡,慈善捐助原則上是被排除在外的。巴菲特諷刺地指出:「許多公司的經理人譴責政府運用納稅人稅金的方式,但對自己如何運用股東的錢卻維護有加。」

巴菲特所表達的企業觀點,對當下環境是一個了不起的評論,也說明了他的過人之處。芝加哥大學的經濟學家米爾頓.弗里曼(Milton Friedman)50年前即曾寫過:「企業的社會責任是提升利潤。」從商學院到董事會都一向認為此一觀點是佳音,直到最近卻有了變化。

為波克夏.海瑟威創造了巨大的財富後,巴菲特最大成就可能就是樹立了資本主義家「好爺爺」的完美公眾形象。這給了他敢言人所不敢言的空間,但也非只有他獨樹一幟。

增加股份價值 遠優於社會環境考量

工業感應器公司康耐視(Cognex)董事長希爾曼(Robert Shillman),在公司上1年度報告中表達了他「對打壓自由企業體系與企業業務趨勢的關切」。他特別指出,「對公司的監督⋯特別是在環境、社會及管理方面(ESG)」的問題,儘管政府尚未成功做到對這些活動的監督,但「不幸的是,大型機構基金經理人卻反而要扮演這樣監督的角色」。

希爾曼認為,資產管理人在行使由共同基金投資人賦予他們的代理投票權時,向「公司施壓,要求公司在做出商業決定時,納入環境、社會與管理的考量因素」,是越格的行為。他說:「如果他們問基金投資人,你希望公司董事會與經理人在環境、社會和管理問題上花費時間和精力,抑或希望他們將所有時間和精力都花在增加所持股份價值上?我相信絕大多數的人會選擇後者。」(延伸閱讀:誰說環保不能發大財!丹麥「用風發電」:GDP成長113%,碳排放卻降4成

近年來,「環境、社會及管理」驅動的投資基金猛增,顯示希爾曼可能錯了。不過,「利害關係人資本主義」(stakeholder capitalism,顧及員工與社區利益的資本主義)的倡導者也會指出,希爾曼的問題是以錯誤的選擇為前提,因為如果資本主義不為創造更好社會做更多事,公司的營業執照可能被撤銷。

正如投資銀行古根漢合夥公司(Guggenheim Partners)董事長施瓦茨(Alan Schwartz)今年初所說:「歷世歷代以來,我們看見,當大眾認為精英階層得到太多時,就有兩件事發生:立法重新分配財富⋯或是革命重新分配貧困。」

但是,即使那些同意資本主義已經變得危險、不穩定的人,也並非個個都認為根本問題出在對股東回報的看法太過短視。對沖基金艾略特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的辛格(Paul Singer)持相反觀點:正是由於董事會和管理階層的自我服務行為,加上不良的政府政策,才讓人感覺資本主義是受到操縱的遊戲。

辛格認為,企業資本主義是一種體系;在這體系中,是投資人擁有公司,是投資人任命董事會制定企業戰略和聘請管理團隊來執行這些戰略。辛格在2017年的一次會議上表示,當前的現實是:管理層選擇董事會,並為自己的利益選訂戰略,而投資人只是次要的。他說:「美國資本主義⋯因自斷手腳而無效力的現象充斥,最典型的例子是,大銀行中的管理團隊渴望冒大險,而董事會衰弱無力造成了金融大海嘯。」

▲投資風力發電有其美好的社會願景,但也要有政府 政策引導。(圖/達志)

強化股東資本主義 企業界不應自斷手腳

回應金融海嘯所發動的寬鬆貨幣政策,結果推高資產價格,小民無助,從而加劇人民對資本主義的不滿。辛格指出:「金融產業、資產所有人表現出色,而中產階級卻承受著巨大的壓力,這是民粹情緒暴漲原因的一環⋯造成民眾對廣泛的接受經濟自由有所質疑。」換句話說,此刻需要的是股東資本主義更純淨、更嚴格的版本,而不是加以軟化。

巴菲特對建立更美好社會抱持著更簡單的願景。他認為,推動變革的,必須是政府政策而非資本主義。他以波克夏.海瑟威投資的燃煤電廠為例,指出:「人們若希望我們廢棄所有的燃煤電廠,那麼我們的股東或消費者要為此付出代價。你可以說:很不幸,是消費者得為此付出代價。但是問題是,如果他們恰好生活在50%能源都來自煤炭的地方,他們就要為此付出代價;但他們若碰巧住在其他地區,就無須付出代價。因此,總有人得付出代價⋯問題是如何吸收這個代價,而在絕大多數情況下,這必須是政府的行動。」(延伸閱讀:肯尼斯.羅格夫:建立世界碳銀行的必要性

這位也許是當代最偉大的在世資本家說:「政府必須扮演修訂市場體系的角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