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科技風雲

特斯拉靠擰毛巾保獲利 台廠供應鏈仍被景氣拖累

2020-01-16
作者: 林宗輝

▲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開張,年產能預估達52萬輛。(圖/達志)

2019年5月底,如果你拿100萬元台幣投資特斯拉,到2020年1月2日,短短200多天,這筆投資的獲利將高達140萬元!

不過,如果你投資的是特斯拉的供應鏈,狀況又不一樣了,2019年上半年,台灣特斯拉供應鏈股價跌跌不休,下半年,台灣供應商股價卻沒有跟著特斯拉股價一起起飛,「慘跌有份,上漲沒份」,難道過去半年,台灣供應鏈對特斯拉的供應狀況出了問題嗎?

2019年下半年,特斯拉股價在市場需求高漲,以及上海工廠的落成量產的雙重推動之下,突破400美元,創下歷史新高,相較於2019年低點,已經大漲超過200%。這波股價飛漲主要得益於兩個關鍵因素,首先是電動車仍是長線趨勢,而特斯拉在產能和技術上都居於領先地位。

兩利多加持 股價翻倍大漲

其次,特斯拉中國布局極為順利,工廠興建完成之後,首批Model 3電動車即將出貨,年產能預期將達50萬輛,而以其搶手程度,中國2020年200萬輛電動車市場大餅,將有相當大一塊成為特斯拉囊中物,這些想像空間都成為持續推升特斯拉股價的動力。(延伸閱讀:特斯拉超級工廠確定落戶上海臨港 總投資將超過人民幣140億

不過,2019年第3季特斯拉的最新財報顯示,特斯拉汽車部門營收和獲利都較2018年第3季分別下滑12%和22%;不過,毛利率較前一季增加4%,營收則幾乎不變。根據統計,全球車市2019年下滑5%,特斯拉也受影響,只能想辦法「擰毛巾」增加獲利。

這恐怕就是台廠供應鏈沒跟上特斯拉的漲幅的根本原因。業界預估,特斯拉中國供應鏈將轉以中國本地業者為主。同時最新財報顯示,台灣特斯拉供應鏈的獲利率,較去年同期下滑。 

2018年中國對美國汽車課徵關稅,美國汽車出口中國大減近半,特斯拉對中國出貨亦受到相當嚴重的影響,特斯拉因此在上海建立千兆工廠(Giga Factory),生產電動車,最主要目的在於閃避國際關稅等政治成本的影響。

中國為確保合作關係,給特斯拉一連串優惠條件,包括讓特斯拉成為全球首家在中國獨資成立子公司,增加特斯拉的投資信心,並降低技術外流的風險;此外,中國還提供了高達20億美元的國家補貼低利優惠貸款。

為救市場 特斯拉擁抱中國

業界觀察,特斯拉也與中國政府達成協議,增加中國供應鏈在特斯拉供應鏈的比例,尤其是在電池、動力控制以及資訊娛樂系統、面板、攝影頭等中國具有生產能力的零件方面,滿足特斯拉需求。特斯拉也曾公開承認,並強調在中國本地採購料件能有效降低成本。

特斯拉頻頻推出新車款,蓋新車廠,但台灣供應鏈廠商的財報卻意外安靜。原因之一是,中國對電動車補貼退場,影響了全球電動車市場的成長力道。(延伸閱讀:特斯拉股價創新高 為何台廠供應鏈心情卻悶壞了?

原本分析師認為2019年有接近3成的成長,但結果實際出貨反而衰退,下半年各月分電動車銷售衰退幅度都有兩成左右,影響所及,全球電動車出貨也就不如預期。因此,台灣特斯拉供應鏈裡,汽車占比愈高的,受影響愈大。

像康普屬於電池上游材料,主要是提供電池業者正極材料,但其最新一季的毛利率只有9.4%,明顯低於去年年同期的14%左右水準,2019年前3季營收還低於2018年同期,因為中國電動車市的衰退抵銷了來自特斯拉訂單的幫助,成長動能與股價皆平。另一家電池材料供應商美琪瑪也有類似的狀況,該公司同樣是供應電池正極材料,但因為電動車市況不佳,拖累全球產業鏈,美琪瑪2018年前3季營收為38億元,2019年前3季營收卻只剩24億元,營業淨利也較去年同期減少2000多萬元,股價自然難有表現。

電動車市轉弱 傷台廠

提供齒輪組的和大的表現其實也差強人意,但其客戶不只特斯拉,也包含傳統車廠。2019年前3季,和大合併營收為45億元,比2018年同期54億元的營收下滑不少,營業利益率也下滑,2018年前3季,和大營業利益率還有19%水準,到2019年前3季,就只剩下14%。

相較康普與美琪瑪受到中國電動車市的影響,和大則是被全球車市2019年衰退拖累,導致每股淨利自2018年後就呈現下滑趨勢,即便有特斯拉訂單補血,也難以扭轉。

▲特斯拉電動車底盤設計領先群雄。(圖/吳尚哲攝)

貿聯的狀況就比其他特斯拉概念股好得多,貿聯2018年前3季做了156億元的生意,2019年前3季,合併營收數字成長至172億元,同一期間,營業淨利也從2018年的12億元,到2019年前3季成長為16億元,獲利的速度成長得比營收還快。但這是因為貿聯除了特斯拉,還有DYSON、HP等大客戶,受車市下滑的影響較小。(延伸閱讀:Model 3稱霸電動車市場的幕後推手》貿聯讓特斯拉不能沒有它的關鍵祕密

另一方面,傳言特斯拉在中國上海廠的供應鏈,中國廠商可能全面取代台系業者,但事實卻未必完全如此。

目前特斯拉在中國生產的電動車多數零件仍由既有供應商提供,中國供應鏈比重不到3成,且目前仍屬早期試產階段,產能尚未開出。即使特斯拉上海工廠的中國味比較重,但仍不至於完全本土化。 

那麼未來是否會受到中國供應鏈的排擠?甚至這些中國供應商外溢至除了中國以外的其他電動車市場區域?相關業者表示,台系供應商在馬達、傳動機構、晶片製造等技術服務層次方面仍有優勢,且得益於美台貿易關係的強化,中國以外市場供應鏈被替代的可能性極小。

值得注意的是,電池材料供應商康普、變速齒輪供應商和大以及電池管理線束貿聯、宣德都有在中國設廠,若中國政府未對「中國本地供應鏈」條件進行更嚴格的限制,那麼理論上仍能分享到特斯拉在中國市場的紅利,最關鍵的是,這些廠商的營收獲利恐怕還需等待全球車市復甦才可望全面回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