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何瑞燕:無國界的心靈雞湯

2020-01-19
作者: 何瑞燕

▲林昭亮(左1)等音樂家演奏的舒伯特《鱒魚》五重奏,據說是此曲在厄瓜多的首演。(圖/林昭亮提供)

「只要安全許可,我一定來。」林昭亮老師如此說。

音樂無國界,是超越種族、衝突和偏見的人類共同文明資產。多年來隨小提琴家巡迴演出全世界,經歷過不少人、事和迥然不同的文化,漸漸洞悉不論是東西方或是南北人,心中嚮往的理想世界其實大同小異,而音樂是心靈溝通最直接的途徑。尤其身居移民複雜、文化多元的美國社會30多年,這更是明顯的親身體驗,平常在生活中你爭我奪,唯有美妙的樂章,能在剎那間化矛盾為烏有。(延伸閱讀:何瑞燕:小提琴大師的絕對痴迷

因此,當大提琴家蓋瑞.霍夫曼(Gary Hoffman)的高徒弗朗西斯可.維拉(Francisco Vila),邀請林昭亮到其家鄉厄瓜多,參加埃斯梅拉達斯國際音樂節(Festival Internacional de Musica de Esmeraldas)時,林老師義不容辭,「以音樂串聯情感,增加彼此了解」,向來是小提琴家不辭辛勞奔波的重要動力之一。

憑空創立音樂節何其難,想辦好更是不易,曾擔任4個不同音樂節藝術總監的林昭亮深有所感。尤其厄瓜多以西班牙殖民地為建國基礎,本身即充滿矛盾:它是歐洲文明在美洲的新大陸,還是從歐洲物種入侵復原的美洲國?畢竟源於歐洲文化的古典音樂,在厄瓜多有太多說不出的歷史包袱。音樂節經費全由弗朗西斯可一人募款,他回鄉拓廣音樂教育的精神,深深感動音樂家們,林昭亮參與的柴可夫斯基《佛羅倫斯回憶》6重奏、舒伯特《鱒魚》5重奏,據說都是該國首演。

沉浸美妙樂聲,化解衝突矛盾

原先對南美洲一無所知,直到參加埃斯梅拉達斯音樂節,與來自哥倫比亞、委內瑞拉、祕魯和巴西等地學生接觸之後,才恍然大悟南北美洲不同在於,南美洲物產豐富,曾孕育媲美歐洲殖民統治者的偉大古老文明;而北美洲一大片荒涼草原,早已被西部牛仔踩平了。美國的多元文化是外來移民造成的,南美洲的多元文化是本身自然形成的;美利堅合眾國是各州地主、商人,為抵禦英國苛稅建國而成,而南美洲歷代強人曾試圖武力統一,卻失敗連連,想必是經濟的說服終究勝於流血的武力。然而過度不平衡的社會主義造成經濟危機,是連民主社會都無法避免的示威暴動。

失去了音樂,哪裡還有希望?

埃斯梅拉達斯音樂節在抗議暴動陰影下,以音樂慶祝得來不易的談判成功。每一位參與的音樂家和愛樂者,沉浸在美妙的樂聲中,深深感受到和平的脆弱和此刻的難得。席中觀眾不少是2次世界大戰逃難到此的歐洲移民,此情此景更是猶如當年,只是角色扮演有所不同。回家途中,慶幸自己在2次世界大戰的庇護下,享受到空前的經濟繁榮、和平歲月,成長無憂無慮,不免撫心自問:許多無心之舉是否造成未來無可避免的動盪不安?(延伸閱讀:何瑞燕:安地斯山城的音符饗宴

近年,抗議暴動像流行病般蔓延全球,不限於南美洲,倒像是法國「黃背心運動」的連帶效應,一如當年的法國大革命。2018年底法國總統馬克宏,為了減緩地球氣候暖化,致力再生能源研究,計畫以提高燃油稅,來提供投資資金,油價上漲導致「黃背心運動」,30萬人街頭抗議、四處暴動;甚至蔓延至義大利、比利時、波蘭、瑞典、愛爾蘭、希臘等地,至今沒完沒了,且演變成反資本家、反回教徒、反猶太人等各式極端暴動。

2019年底,法國又開始另一反「養老金制度改革」大罷工抗議,導致全法國交通癱瘓長達3個月,耶誕節、新年假期間,火車、飛機停擺,千萬人進不來、出不去,至今尚無解決方案。香港「反送中運動」自2019年3月起至今,從和平遊行靜坐激化成示威暴動,影響青年學子無數,令人擔憂。香港機場一度全面關閉,令人不可思議。

11月時,波士頓交響樂團打電話問林昭亮,是否應該取消2020年2月和鋼琴家布朗夫曼到香港的巡演?身為香港國際室內樂音樂節音樂總監的林昭亮,是否決定1月8日如期演出?

失去了音樂,哪還有希望!「只要安全許可,我一定來。」身為音樂總監的林昭亮如此說。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