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科技風雲

5大警訊齊發 韓國面臨失速

2020-01-14
作者: 林苑卿

▲南韓5大警訊齊發,是總統文在寅手上急欲擺脫的燙手山芋。(圖/達志,以下同)

2019年第4季,台灣不只在棒球場上完封韓國,在出口表現上,也比韓國更加亮眼。

2019年11月,台灣出口較去年同期增加3.3%,財政部表示,第4季出口也有望出現正成長。但2019年第4季,英國《金融時報》形容,韓國卻正經歷「50年來最糟的成長狀況」。

外界原本預期,2019年韓國經濟成長率仍有2.6%,但韓國中央銀行11月底表示,2019年韓國經濟成長率將下修至2%,這是1954年以來,韓國經濟成長率罕見連續兩年都低於2.5%。

連續兩年遲滯 情況很罕見

根據韓國貿易協會(KITA)出口金額統計也顯示,2019年已連續3季出口大幅衰減,預估第4季仍將維持衰退態勢。韓國貿易協會原本預期2019年出口會增加3%,卻在6月已調降,較2018年減少6.4%。

過去韓國曾經歷過更大的危機,但多半在第2年就出現強勁反彈,連續兩年停滯的情況,可說是相當罕見的現象。

關鍵1:出口高度依賴中國。韓國經濟高度仰賴出口,根據《金融時報》報導,出口占韓國GDP(國內生產總值)45%,其中,中國占韓國25%(根據KITA資料,約逾30%),韓國經濟高度依賴中國。

從出口的商品劃分,根據韓國貿易協會統計數據,記憶體在內的半導體占出口的最大宗,約達20%;2019年上半年,韓國半導體和石油產品的出口金額下降,已占總出口金額下降的80%以上。

因此,韓國貿易協會歸咎於美中貿易戰緊張局勢升級,導致記憶體需求復甦延遲及中國經濟疲軟,造成韓國出口前景黯淡。(延伸閱讀:不想受制於日本 文在寅搶救5G、半導體

文在寅一著錯棋 失業飆高

關鍵2:國內失業率攀高。韓國經濟的另一項指標,也亮起紅燈,根據韓國央行的統計,2019年上半年失業率都高達4%以上,2月時甚至飆高至4.7%。

台灣智庫國際事務部主任董思齊分析韓國失業率攀高的原因,在於韓國總統文在寅上任後,主打充分就業、提高工資、縮短工時等改善就業環境的政策,卻造成更大的困境。

最顯著的例子就是過去韓國很多24小時的餐飲業,但是在政府推行提高工資、降低工時政策後,造成很多餐飲業者難以負擔調漲的人力成本,所以紛紛取消24小時營業的模式,且減少聘請的員工數,造成工作集中在少數人力。聘用人數減少,薪水也沒有增加,民眾的社會觀感上,只感受到生活更加困苦。

韓國大企業在國際市場失利後,也隨即衝擊到韓國的就業市場。董思齊指出,韓國大部分的就業人口仍集中在中小企業,所以中小企業生存不健全,就業市場就會造成很大的影響。

根據統計,韓國前10大的財閥就占GDP高達80%,因此大財閥對經濟影響甚巨。而且,一直以來,韓國的中小企業是強烈依附大企業生存,如今,大企業在國際市場不利後,馬上就會反映在對中小企業的採購訂單量上,連帶導致就業市場失衡。

關鍵3:通縮壓力大。韓國經濟還有一個燙手山芋,就是—通膨壓力持續低迷。2019年底時,韓國央行行長李柱烈公開坦言,「確實存在通縮的擔憂,因為國內的消費價格上漲已大大放緩,而通貨膨脹預期也有所下降。」

通膨壓力仍低 可能再降息

根據韓國央行統計數據,自2013年以來,消費者物價指數(CPI)一直低於2%,這年的消費者指數為1.3%,2012年還有2.2%。韓國央行公布最新通貨膨脹預測,將2019年通膨率由0.7%下修至0.4%,遠低於央行的目標值2%,引發外界對於韓國可能出現通貨緊縮的疑慮。

李柱烈不諱言,未來需求面的通膨壓力仍維持低迷,但供應面的通膨壓力將緩解。韓國央行於2019年11月29日公布的新聞稿中預期,2020年通膨率將高於2019年,將達約1%,2021年則攀升至1.3%。「向目標通膨率2%邁進的增長速度是漸進的。」

為減緩外界對通貨緊縮的擔憂,李柱烈也鬆口,由於經濟成長趨緩,以及需求面的通膨壓力仍維持在低水平,因此央行將持續維持貨幣寬鬆立場。外界也預測,這代表韓國央行有機會再度降息。

關鍵4:GDP增速創6年來新低。除了失業率與通膨壓力低之外,韓國GDP增速也創6年來新低點。韓國央行公布,2018年韓國GDP增速僅為2.7%,是6年來最低值。

而根據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布世界經濟展望報告,預計韓國於2019年、2020年的GDP增速為2%和2.2%,較4月預期分別下降0.6%。相較於2019年全球經濟增速預計為3%,2020年全球經濟增速將回升3.4%,韓國表現低於全球平均值。

台灣經濟研究院景氣預測中心副主任邱達生分析,造成韓國GDP增速創新低的主要肇因是,貿易戰衝擊韓國出口,而持續提升最低薪資又導致企業裁員或倒閉,衝擊消費內需。

服務業投資 外國公司縮手

關鍵5:FDI下滑。韓國深陷內憂與外患,也讓外資投資偏於保守。根據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的統計廳數據顯示,外國人直接投資(FDI)金額出現明顯變化,過去外國人對韓國已連續5年投資超過200億美元,不過2019年卻出現驟降態勢,從2018年的269億美元,驟減為203億美元。「感覺2020年對韓國市場的看好度沒有提升。」董思齊觀察。

此外,日韓貿易戰開打,更讓韓國政府也意識到關鍵材料、還有尋找新興市場的重要性,以及確保國內勞工人口充分就業,才能安定國內政治與經濟,「但重點是要產業轉型。」董思齊分析。(延伸閱讀:三星危機——記憶體價格崩盤、面板龍頭拱手讓人

▲日韓貿易戰開打,韓國民眾集會抗議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擴對韓的貿易限制。

雖然三星、樂金,甚至是中小企業紛紛訴求要轉型,然而無論大企業或中小企業轉型都需要時間發酵,因此經濟成長動能趨緩。韓國短期經濟表現,除了寄望記憶體價格止跌和石油出口狀況改善之外,就要看韓國企業轉型的速度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