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陶冬

瑞士信貸董事總經理

陶冬:貿易戰之後呢?

2020-01-15
作者: 陶冬

▲(圖/shutterstock)

美中貿易談判,即將迎來第一階段的協定,資本市場鬆了一口氣。不過,美中貿易戰在筆者看來,是兩國國運之爭的一部分。

美國發起的這場貿易戰不過是項莊舞劍,目標根本不在貿易上。只要美國人過度消費的習慣不改變,貿易赤字是不會消失的,白宮所為不過是將對中赤字轉移到越南、墨西哥等其他國家去,對自身幫助不大。這場糾紛不過是美中兩國世界影響力之爭的第一章節,角力場景還會移向其他領域。

爭逐世界霸權! 日本和蘇聯,被貿易戰與軍備戰打趴

綜觀世界500年近現代史,總共出現了15次世界老大與老二之爭,其中5次老二成功取代老大,其他則是老大收拾了老二;其中5次沒有發生戰爭,剩下則以戰爭形式決出勝負的。在過去100年中,美國取代了英國成為世界老大,其後又擊敗了德國、日本和蘇聯3個挑戰者,中國是第4位挑戰者。有趣的是,美國在世界霸權的4場角力中,除了和德國打了一仗之外,剩下3場均未經過傳統意義上的戰爭而取勝。英國被兩場世界大戰耗盡了國力,而日本與蘇聯則敗在美國的另類戰爭上。

貿易戰與匯率戰,捅破了日本的房地產泡沫,這個曾經接近世界顛峰的製造業大國從此一蹶不振。80年代石油價格從30幾美元一桶跌到3美元,重創了蘇聯財政;虛張聲勢的星球大戰計畫則將蘇聯的國家資源,引導到不產生經濟效益的軍備競賽上,此乃蘇維埃帝國90年代初轟然倒下的經濟原因。

拿破崙的軍刀和希特勒的坦克,無法征服戰鬥民族,石油戰和軍備戰做到了。日本的汽車業和電子業一度橫掃世界,貿易戰和匯率戰卻打趴了它。筆者認為,世界老大與老2之爭,已經從冷兵器較量、熱兵器較量、核兵器較量,轉移到了經濟兵器較量,貿易糾紛不過是以經濟為武器的一個章節。美中角力可能時疾時徐,但一定連綿不斷。

美國政壇、社會兩極化分裂,在眾多問題上根本無法達成共識,但是在對中政策上卻呈現高度的一致,無論共和黨還是民主黨、無論左翼精英還是右翼精英、無論白領還是藍領,在遏制中國崛起問題上立場基本一致,美中之爭不會因為川普離開白宮而出現根本的改變,只是側重點不同而已。

美中之間達成第一階段共識,這份貿易協定能夠維持多久,有沒有後續的第二第三階段協議,唯有時間可以給出答案,但是有協定好過沒有協定。貿易戰打了兩年了,令全球經濟蒙上陰霾,戰後建立起的貿易秩序受到衝擊,全球化運動面臨逆轉。

或許,第一階段協定可以讓兩國的貿易糾紛暫告一段落,畢竟白宮發現提高關稅不僅中國出口商而且美國消費者需要一起埋單,美國農產品和IT行業飽受訂單下滑的衝擊;北京也發現中國製造業的產業鏈外移愈來愈嚴重,經濟信心也遭遇寒流。貿易戰未必就此結束,不過可能進入一段消化期。(延伸閱讀:吳嘉隆:川普無心協議,準備對貿易戰收網

5G通訊革命! 美國急起直追,阻撓中國與歐洲進程

以5G為中心的IT戰已經開打。美國之所以死纏華為不放,是因為5G的最大應用在軍事。由於美國自身的產業原因,美國在5G研發和推出上進展較慢,不僅慢過中國,也慢過歐洲。全球5G專利申請的公司中,前8大沒有一家是美國公司。5G距離商業化實用還需要幾年時間,以5G通訊革命為核心的一個資料時代正在醞釀中,一旦成形它將改變生產製造的業態、消費社交的模式和戰爭的場景,肯定是21世紀全球影響力的一個制高點,美國是絕對不會放棄的。美國在科研和人才上仍具有強大的競爭優勢,在5G基礎設施上開始急起直追,同時也會透過各種方式阻撓中國的5G發展,也變相阻撓歐洲的5G發展。(延伸閱讀:海思開始外賣晶片 兩大觀察分析對聯發科的衝擊

美中之間會不會爆發金融戰?筆者相信有可能,尤其在資本市場和銀行監管上。與通訊領域不同,美國在全球金融領域占有壓倒性優勢,從市場話語權到監管懲處權可以著墨之處比比皆是。美國已經處罰了3家中資銀行,正在考慮收緊對在美上市的中資企業的監管,揚言限制涉及公款的美國基金投資部分中國背景的公司,甚至在SWIFT(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體系上限制中資銀行亦非不可想像的,只是這樣做也會傷害美國的金融公信力,令其他國家和金融體系產生戒心。

美中之間就貿易談判達成首階段協定件好事,起碼舒緩了全球金融市場的焦慮和商業投資的不確定性。但是第2階段的談判會更艱難,中國考慮國企補貼、產業支持問題涉及國家核心利益,幾乎退無可退。美中之糾紛,從根本上看就是國力之爭。任何短期的談判結果、共識,都只是1個章節的結束,並非21世紀世界影響力之爭的結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