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台灣科技業薪資 被中國追上了!

2014-12-24
作者: 朱致宜、陳良榕

▲台灣高科技人才曾被譽為科技新貴,如今薪資卻被中國一線城市薪資比下去。(圖/王均峰攝)

中國經濟迅猛成長,台灣卻因股票分紅費用化與金融海嘯襲擊,科技產業薪資水平已被中國一線城市迎頭趕上。外商紛紛悄然把研發中心移回台灣,值此薪資交會點,台商應更積極以實際加薪行動,把握住最有競爭力的關鍵人才

談起薪事,30多歲的和碩產品經理阿樂(化名)就有滿腹苦水。他在2007年加入和碩(當初還屬於華碩的製造部門),該年科技業景氣大好。那一年他的月薪約38000元,看似不高,但年薪可實領14個月,加上林林總總的季獎金、年終獎金,以及幾張股票分紅,他領到了人生第一次百萬年薪──約104萬元。

眼看傳說中科技新貴動輒2、3百萬元的超高年薪,已是唾手可得。孰知2008年,員工股票分紅費用化正式開始實施,擁有國外名校碩士的阿樂儘管表現良好,屢獲升遷,但失去股票光環加持的年薪從此增加有限。他估計,和碩現在進來的資淺產品經理,比起5年前他進來那年,實拿的年薪少了2、30萬元。

而且,人比人氣死人。去年,他有兩個同事被挖角到北京聯想。雖然同事對新工作的細節保密到家,但從他們毫不猶豫的攜家帶眷遷到北京,甚至租了傳說月租2萬元人民幣的高級公寓的舉動來看,待遇顯然遠比台灣優厚,「我估計至少年薪300萬元以上」,阿樂判斷。也就是說,是他們台灣薪水的3倍以上。

本刊記者拿這個例子向中國北京的獵人頭公司主管詢問,她毫不猶豫地表示,現在中國最缺的就是具國際經驗的產品經理。「在聯想,年資10年、有國際經驗的資深產品經理,平均年薪是50萬人民幣(約250萬台幣)。」

這個結果,對於許多人都是震撼。儘管大家都知道,中國經濟火速起飛、沿海民工工資飆高,都是不爭事實。過去也常聽說金融業、餐飲旅館業等內需型行業人才,一去中國,薪資就三級跳。但能在全球舞台揚威的高科技業可是台灣的驕傲,怎麼可能被一個人均GDP僅是台灣1/4的中等收入國家趕上呢?

專業調查機構證實:科技業薪資輸給中國一線城市

然而,專業薪酬數據諮詢機構的研究,也出現類似結果。根據美商韜睿惠悅的統計,2012年,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這四個一線城市,高科技業者的一般員工薪資雖然仍比台灣略低,但從基層主管開始,薪水全都比台灣科技公司同級職位優渥;而且職等愈高,差距愈大。

韜睿惠悅台灣分公司副總經理暨首席顧問郭千嘉,從事薪酬諮詢工作超過10年,對於這項統計結果,她無奈笑道:「台灣薪水真的是有夠低!」

本刊記者也實際針對科技產業各領域做了地毯式調查,發現在台灣科技業薪資大倒退,而中國薪資飆漲的一退一進下,除了半導體領域,台灣科技新貴薪水被對岸超過的心碎事實,已是極普遍現象。

科技人才兩樣情:同樣年紀有人差中國5倍

一位北京獵頭公司主管便提到一個案例,她在中國最大的手機設計公司之一,上海希姆通硬體部門擔任總監的朋友,或許最能反映這兩年中國研發薪資飆漲的情況。

這位總監是1980年出生、大學畢業後就進入西姆通工作,當時固定月薪約有2.5萬元人民幣(約新台幣10萬元),2007年起年年升官、薪資也跟著調漲,但最驚人的加薪幅度是在智慧型手機大起的2011至2012年之間,他爬上硬體部門總監的位置,年薪也從2009年的30萬元大躍升到50萬元人民幣,約台幣250萬元。

「這是事實,台灣一點優勢也沒有了。」一位台灣手機IC設計公司大廠主管對此並不意外。他解釋,因為近來中國智慧型手機商機大爆發,Android作業系統人才嚴重供不應求需求,西姆通此類手機設計公司的工程師薪水才會水漲船高。

而在台灣,同樣30來歲,一流國立大學工學院碩士,一樣在系統代工大廠工作幾年,仁寶研發工程師阿黑(化名)可沒這麼好運。同樣1980年次、國立大學研究所畢業,他去年起碼每天工作12個小時,並且頻繁出差,零零星星加總,去年合計有將近兩個月時間待在中國。如此拚命,去年終於年薪破百萬元,但阿黑對工作的熱忱已被消磨殆盡。

今年開始,為了擺脫爆肝生活,他寧可不要加班費,更盡量推辭出差。阿黑估計他今年的年薪恐怕只剩下80萬元,而且必須付出更大的代價是,在主管面前「黑掉」,恐怕升遷無望。

中國人又貴又難管:NB產業鏈外商轉進台灣

中國高階人才工資飆漲之快,外商尤其感同身受。考慮諸多因素,他們開始重新考慮在台灣擴充研發人力。金融海嘯後盤點再出發的2010年,兩岸正式直航,尤其成為外商回流的關鍵轉捩點。

那一年,外商回流台灣最經典的案例就是戴爾(Dell)。據業界透露,戴爾原先由上海研發中心負責個人電腦研發,台灣負責筆電研發,但在上海薪資飆高之下,遂資遣當地10多個研發工程師,並在2010年將個人電腦研發業務移回位於台北市敦化南路的研發大樓。

戴爾台灣研發中心執行總監諾蘭.范諾斯對本刊記者親口證實研發資源從2年前開始移回台灣,「戴爾在中國已經沒有任何一座研發中心」。他表示,成立10年至今,台灣研發中心人員編制已擴充至800人,和戴爾位於全球其他地區的研發中心相比毫不遜色。

同年,惠普也把2002年就在台灣設立的產品設計中心,升級為囊括研發、設計、行銷的「資訊整合中心」,人數一舉從當年的百人躍升為千人規模。惠普全球科技總經理蕭國坤說,資訊整合中心3個月到半年就要推出一台新品,需要的靈活度很高,全世界只有台灣人辦得到。諾蘭的看法大致相同,他說,看好完整的上下游供應鏈和研發人才庫,戴爾才敢在台灣加碼投資研發。

與NB業者合作緊密的BIOS(基本輸出輸入系統)業者美商鳳凰科技也在2009年結束南京研發中心、並加碼台灣100多名研發人員。大中華區總經理吳惠瑜點出在中國設點的隱形成本。她說,中國員工的「五津」補貼很重(養老、醫療、工傷等津貼),比照兩岸法令,企業在台灣只要多付薪資20%作為勞健保等津貼開銷,但在中國上海,企業用於員工津貼的支出高達年薪的43%,這是非常可觀的支出。(鳳凰於上海仍有研發中心)

▲蕭國坤說,惠普在南港有整整6個半的樓層都是研發人員。(圖/王均峰攝)

還不到最壞時刻:力保競爭力企業主趕快動起來

針對外商將研發焦點重新移回台灣,郭千嘉認為,不能全以薪資成本論定。另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研發中心屬高度機密組織,員工忠誠度非常重要。「大陸員工的誠信度偏低、流動率高,法令不周延,缺乏積極的訴訟能力」。

其實擁有特殊技術的關鍵人才,在台灣薪水不見得比中國一線城市差,而中國企業也仍願意花高薪挖角。韜睿惠悅統計資料顯示,台灣高科技產業關鍵人才薪資和中國一線城市相比仍有競爭水準。而專門從事中高階獵才的瑞星管理顧問市場開發總監蔣宗芸也證實,草根性較重的中國企業為求取得關鍵技術,不乏祭出「薪水一樣、幣值從台幣換成人民幣」的近5倍薪水、甚至更驚人的數字挖角。近來友達控告旗下光電事業2名大將跳槽洩密,就可看出中國企業TCL大手筆挖人的情況。據檢調提供資料,原友達光電顯示器開發中心最高主管連水池跳槽後,身價為3年300萬美元(約新台幣1億元),而OLED技術處經理王怡凡的年薪則翻漲至新台幣500萬元,相當驚人。

「台灣的企業家,不要再那麼保守了!」郭千嘉經手許多高科技公司的薪酬建議,她說,2008年金融海嘯的確讓台灣科技業狠摔一跤,造成企業主多半仍保守地把錢放在口袋隨時準備過冬,不敢大幅調薪,頂多在下半年以紅利發放方式鼓勵員工。「要標舉同樣能力的市場、薪資就應該看齊同樣的競爭對手。」她呼籲,只要公司營運目標有達到,每年定下的調薪率,企業主應該勇敢的執行,才不會讓兩岸薪資愈差愈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