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科技風雲

蘋果,台灣製!

2012-12-24
作者: 陳良榕

▲在中國政府推波助瀾下,中國沿海製造業人力成本將在2015年追上台灣。(圖/陳俊松攝)

2015年,台灣、中國科技業將出現關鍵轉捩點;中國沿海地區製造成本開始超過台灣,人口紅利開始耗盡;下一個電子業大洗牌即將出現。連人工成本遠高於台灣的美國,都敢要求蘋果製造回流,成為美國總統大選的熱門話題。台灣也應主動出擊,只要兩成iPhone產能移到台灣,就可以帶動相關產業合計超過10萬人的就業機會,以及超過五百億元的勞工所得,接近100億元的政府稅收。

蘋果創辦人賈伯斯曾在一個加州晚宴與總統歐巴馬碰面,歐巴馬當時問了賈伯斯一個關鍵問題:「要怎樣做,iPhone才能在美國生產?」

這句話延燒了1年多。現在,蘋果,這家地球上市值最高的公司,有沒有可能大發慈悲,將旗下的iPad、iPhone移回美國生產救經濟?成為這次美國總統大選的熱門議題之一。最近一次電視辯論,CNN的主持人甚至追問歐巴馬和羅姆尼,應如何說服蘋果製造回流?

《紐約時報》也在訪問大批蘋果主管、離職員工之後;提出質疑,既然蘋果曾經在加州生產旗下電腦產品將近20年,現在為何不能回到美國製造?《紐約時報》以美國工資和中國比較計算,將iPhone產線從中國移回美國,只會讓iPhon目前超過5成以上的毛利率降到3成多;這樣的獲利數字其實還算健康。

從中國出走潮分杯羹 蘋果產品移到台灣生產 不是不可能

連人工成本遠高於台灣的美國,都做起製造回流的春秋大夢。在中國薪資飆漲、工潮不斷,外資熱錢紛紛撤離北京、上海的當下,台灣能不能在這波中國製造出走潮分上一杯羹;甚至,讓蘋果最夯的產品,例如iPad mini、iPhone 5部分產能移到台灣,也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畢竟,蘋果的桌上型電腦iMac,2004年之前,都還在桃園龜山生產。

在當前的台灣,不但「製造回流」蔚為話題,討論焦點也已從中小型台商,首度移到千億規模的大型電子代工廠,政府並對此祭出史無前例的優惠政策。

行政院可望在11月實施的「台商回流投資方案」,計畫大幅放寬產業雇用外勞的規定,最高可從目前的2成左右提高到4成。

外界認為,此舉相當程度呼應仁寶董事長許勝雄、宏碁董事長王振堂、可成董事長洪水樹近來的一再呼籲,希望政府在中國投資環境空前惡劣之際,能夠以大規模的優惠措施,吸引電子大廠將部分新產線移回台灣。

「政府要抓住這次機會吸引台商回流,否則下次台商再面臨轉型,恐怕得再等20年、甚或30年。」許勝雄說。

許勝雄擔任理事長的全國工業總會10月初發表的說帖,表示政府該以「再製造化策略」的角度,看待鬆綁外勞配額之後,對台灣產生的附加價值。

工總引用中華經濟研究院的估算,只要台灣廣達、仁寶、緯創、和碩等四大電子代工廠,每年合計約3兆元營收之中,有10%的製造活動移回台灣(或相當於蘋果iPhone兩成產能),就可以帶動相關產業合計超過10萬人的就業機會,以及超過500億元的勞工所得,和接近100億元的政府稅收。

2015年,中國民工薪資與台相當廣達、可成等代工大廠最有危機感

其實,各種角度來看,現在都是台灣吸引電子代工業回流的黃金時期。因為這些雇用數10萬台、陸員工,對台灣經濟影響極大的龍頭產業,也到了人心惶惶,四處尋覓下一個落腳處的時刻。

首先,前兩年聲勢浩大的電子業西進潮,因為重慶市前黨書記薄熙來的貪腐案,已讓台商建廠進程因此緩了下來。一位大廠主管分析,薄熙來在任時祭出的政府補貼和租稅優惠,未來持續性實在令人不安,因此「目前大家還是觀望為主」。

鋁合金機殼廠可成董事長洪水樹因此最有危機感,他四處奔走、大聲疾呼:「現在是關鍵時刻,過了這個時間點,不會再有廠商想要回台投資了!」

此外,中國沿海省分連年的薪資飆漲,更是讓電子大廠人人心想「不如歸去」的最重要推力。幾個大廠高層不約而同的預言,到2015年,中國上海、廣東一帶的民工雇用成本會追上台灣。

本刊取得一家位於江蘇周邊的台商大 廠線上工人薪資試算表,根據該廠估計, 在近幾年基本工資一再調高,加上新增的社會保險支出;每位員工的雇主負擔,將 從0211年的3332元人民幣,激增到2015年的6833元人民幣。等於4年間,漲了1倍有餘,而且到時,台商每個員工的月平均開銷(含週六、日加班費)果真 達到3萬1978元台幣,「跟在台灣請人差不多了。」這家大廠的高層頻頻搖頭嘆息。

然而,最近2年中國各省的調薪潮,已搞得台商、外商人仰馬翻,為何台商仍一口咬定,未來三年還會持續往上加?

眾口鑠金,都說中國官方有個「所得 倍增」計畫,在「十二五規畫」期間,一舉讓國民所得翻倍。但經本刊查詢,官方版的125規畫報告,雖無相關文字;然而,今年2月中國國務院頒發的《促進就業規畫2011至2015》卻是第一個證實此事的官方文件,內容明確寫到在這5年間,「最低工資標準年均增長13%以上」。印證了傳言。

中國漲薪缺工現象只會更嚴重 熱情擁抱台灣的廠商會愈來愈多

此外,2015,這個125規畫的最後一個年分,對中國製造業而言,還有另一層重要意義。

這是中國人口紅利結束的一年。中國勞動年齡人口預計要到2015年達到高峰,拜30年前的一胎化政策之賜,勞動未來將開始快速萎縮,台商缺工的現象勢 必雪上加霜。瑞銀經濟學家王濤在最近一份研究報告預言:「年輕勞動年齡人口在過去10年每年增加0.2%後,將在未來10年每年銳減1.4%。」(詳見另文)

其實,,缺工現象已提早在中國沿海城市發酵,鴻海集團的最新「醜聞」─雇用童工,便是明證。鴻海最近公開承認,該公司煙台廠聘雇了一批年紀最小為14歲的建教合作生,並表示是對方學校送來時故意謊報年齡所致。

但此事凸顯一個業界普遍現象,鴻海等電子大廠,現在有相當高的比率,都靠一車車政府送來的高職生,以「建教合作」名義維持工作人力。部分廠區建教生比率甚至高達5成。但礙於規定,同一批學生最多只能待上6個月,難以養成熟練工人,廠商對此也大感頭痛。

而且這股由漲薪、缺工,加上不時掀起的工潮交織而起的沉重壓力,在可預見的未來幾年,只會更加嚴重。也難怪,連電子業都將眼光移回老家。「他們一直想 回台灣想很久了。」一位前筆電業高階主管證實。

科技業的茁壯,中國電子業工程師的待遇也今非昔比。現在一家上海上市手機設計公司的研發工程師,起薪就要1萬元人民幣,身價與員工分紅入股份費用化之後,領不到股票,降為「科技新貧」的台灣工程師已經相差不遠。

級城市的基層以上主管,身價甚至已經超過台灣同儕(詳見另文)。惠普、戴爾因 此近兩年在台灣大幅擴充研發規模、裁撤 上海研發中心,熱情擁抱台灣忠誠度較高、而且相對「便宜大碗」的科技人才。

他的一位大學同學,在昆山台商大廠擔任廠長,甚至常在抱怨,連當地工程師 薪資已經比台灣貴了。

而且根據外商人力顧問公司的調查,中國科技業位階愈高,待遇飆得愈高。一級城市的基層以上主管,身價甚至已經超過台灣同儕(詳見另文)。惠普、戴爾因此近2年在台灣大幅擴充研發規模、裁撤 上海研發中心,熱情擁抱台灣忠誠度較高、而且相對「便宜大碗」的科技人才。

既然連台廠的「頂頭上司」,這些美國電腦大品牌都率先「研發回流」台灣,台灣代工大廠要「製造回流」,將智慧型手機、平板電腦等最新的高階產品,拉回台灣組裝生產,似乎也不是那麼不可思議的事。

製造回流,不等同血汗回流 擺脫二元思考 有製造才會有創新

事實上,廣達就曾在2010年,在加拿大大廠RIM的要求下,在林口重啟產線生產平板電腦。只不過後來因銷售不佳,遂在翌年結束生產。

而且,宏達電去年賣出的五千萬支智慧型手機,也全由桃園龜山廠的一萬多名員工負責生產。

一位筆電零組件大廠老闆表示,如果政府能順利解決外勞和土地的問題;雖然「台商今天在大陸投資這麼大,不可能說搬就搬,未來3、5年一定有機會」。

然而,不少人質疑,以增加外勞名額的方式,吸引台商回流,等於跟中國比賽廉價勞工,形同產業升級開倒車。部分社運團體甚至以「血汗台商回流」形容之,認為台灣需要的是創新、高附加價值產業。

對此,可成財務副總巫俊毅有點激動的駁斥,「在景氣這麼不好的時候,還能掏錢回來投資的人,會是沒有競爭力的廠商嗎?」、「會說這種話,顯然是對產業了解不夠。」

近年因主張「製造回流美國」而聲明鵲起的美國哈佛商學院教授史兆威,他剛出版的新書《製造繁榮:為什麼美國需要一場製造復興》,便對上述論點提出有力反擊。

他認為,傳統將製造和創新視為產業光譜的兩端;一個是靠腦的高薪工作,一個靠手的低薪、低技術工作,然而,這樣的二元化思維是個迷思。

史兆威書中的主要論點之一,就是許多科技的創新,需要與製造群聚互動,才會發生,尤其某些複雜的高科技產品,「要從研發移轉到生產是件繁瑣的工作,要靠研發和製造雙方極為緊密溝通和學習移轉。」

因此,「當一個國家失去製造能製造回流,不等同血汗回流擺脫二元思考有製造才會有創新力,就失去創新能力!」(詳見另文)中華經濟研究院第三所副所長王素彎也認為,現在社會的觀念,是對製造業「挑肥揀瘦」,「每個國家都想挑好的產業,都只想挑好的,把不好的丟出去。

但事實上,廣達就曾在2010年,在加拿大大廠RIM的要求下,在林口重啟產線生產平板電腦。只不過後來因銷售不佳,遂在翌年結束生產。

是產業是一個完整的產業鏈⋯⋯。」

於是,當初最耗人力的電腦組裝廠先移到中國,便將整個產業鏈磁吸過去,耗人工相對少、適合留在在台灣的機殼、印刷電路板,也隨之過去。

一位大廠主管敘述那段心路歷程:「我們廠商過去慢慢外流,其實一開始不覺得對台灣有什麼影響,剛開始,台灣還是供應鏈的核心,上游在台灣,下游組裝到大陸,我們和台灣是分工,可是漸漸的,廠商覺得上游沒有在旁邊問題很多,就慢慢整個都到大陸去了。

一回頭來看,哇!2000年的時候,台灣接單海外生產的比率是13%,但去年已到50%,以資訊電子業來看,比率更高達8成。」

這個過程,其實與美國製造外移的慘痛經驗雷同,史兆威對此做了精確描述:「這些個別的決策,分開來看,每一個都很有道理、很完美,但是逐步累積起來,就對整個國家和個別公司產生嚴重的後果。」

▲即使是設備高度自動化的金屬機殼廠,也需要外勞負擔某些繁重工作。(圖/楊弘熙攝)

台商回流還缺臨門一腳看政府的決心與誘因有多大了!

據說在那場著名的加州晚宴上,賈伯斯最後告訴歐巴馬,如果政府有辦法多訓練一些工程師,或許,有一天蘋果可以移一些技術型的製造工作回美國。

連美國都可以,那人工成本只要美國一半的台灣,自然當仁不讓。而現在所有蘋果產品的組裝代工,都牢牢掌握在鴻海、廣達和和碩等台廠手中;幾個主要零組件,例如供應相機鏡頭的大立光、機殼的可成和美商捷普,也分別在台灣中南部都有龐大產能。友達更新近成為iPad mini的面板主要供應商。

鴻海一連串的跳樓、罷工潮、雇用童工等意外,讓業界愈來愈不看好鴻海高度集中、人海戰術型的生產模式。(詳見另文)未來蘋果產品的生產,勢必走向自動化、分散化。

一旦蘋果有意尋找中國以外的第二基地,以台灣完整的供應鏈及歷史淵源,勢必成為蘋果執行長庫克的第一選擇。蘋果或者其他外商的手機、平板電腦,果真從「Made By Taiwan」變回「Made In Taiwan」,台灣經濟也可望止跌回升。

如果電子業也做得到,何況是其他產業!就看台灣能提供多少誘因,把想回來卻缺乏臨門一腳的台商拉回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