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瑞典升息終結負利率 全球貨幣政策風向球

2020-01-08
作者: 陳曉陽

▲瑞典央行總裁英格維斯惟恐各界過度解讀,強調零利率仍屬超低水準。(圖/達志)

瑞典中央銀行(Riksbank)創立於1668年,不僅是全球最古老的央行,也是最奇特的央行,原因在於它極富實驗精神,勇於嘗試新穎的貨幣政策,吸引全球各國央行及經濟學家的目光。

瑞典經濟規模小,貨幣政策調整對全球經濟與市場的影響有限,可說是貨幣政策實驗的完美場所。所以,從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一直受到其他國家央行的注視。由於各國央行大多以通膨為主要貨幣政策目標,瑞典經驗便值得借鏡。美國聯準會表示,先前在展開連番升息時,便曾仔細研究瑞典央行的作法。

瑞典央行是在2015年跟隨歐洲央行前1年的決策,將主要官方利率(附買回利率)調降到負0.25%,1年後又降到負0.5%。不過,早在2009年,該央行便創下全球首例,向商業銀行存在央行的超額準備金收取利息,而不是支付利息,方法是把這種存款的利率降至負0.25%。(延伸閱讀:肯尼斯.羅格夫:央行的財政束縛

2018年12月,瑞典央行進行7年來首度升息,幅度1碼,附買回利率升到負0.25%。接著在2019年12月19日,瑞典央行以本國通膨率接近2%目標為理由,升息1碼,終結實施了將近5年的負利率,重回2015年2月的零利率水準。然而,一如當時降息至零以下,現在瑞典央行升息的時間點亦引發很大的爭議。

貨幣政策轉向 重回零利率

負利率的作用,是讓金融機構不要把資金停泊在央行,促使他們以低成本放款給其他商業銀行、企業及消費者,進而誘使民眾增加支出與減少儲蓄。負利率也會造成本國貨幣貶值,提振出口,同時提高進口價格以拉抬通膨。藉由刺激借貸,加強民間消費,便可增進內需,讓投資支出更有利可圖。

2015年瑞典經濟成長突飛猛進至4.4%,之後兩年放緩到2.4%,2017年2.2%,不過仍高於歐元區大多國家的成長水準。今年第3季GDP(國內生產毛額)年增率1.6%,上半年成長幾乎停滯,所以許多專家質疑目前升息的必要性。不過,瑞典央行並不認為本國經濟將急遽下滑。

瑞典保險金融集團Lansforsakringar的執行長卡爾森(Jakob Carlsson),新近便向英國《金融時報》表示,負利率傷害金融體系,因為銀行業不敢把負利率施加在零售客戶,只能自行吸收;所以央行應該升息,即使經濟成長放緩。(延伸閱讀:馬克.克利夫:經濟學家仍未記取的三個教訓

負利率亦有效提振通膨,瑞典央行鎖定的通膨率,以固定利率衡量的消費者物價指數(CPIF)由2015年1月的0.6%,今年11月年增率為1.7%。同時,負利率也促使資金湧入股票與債券,瑞典投資基金協會儲蓄經濟學家史約霍姆(Gustav Sjholm)表示,負利率實施以來,共同基金的部位便達到歷史高峰。

不過,負利率達到的效果也是引發憂慮的原因。根據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瑞典民間負債在去年攀升到占全年經濟產出的285.7%,高於2017年的273.8%。在OECD 36個會員國之中,只低於愛爾蘭、荷蘭及盧森堡。可是,愛爾蘭與荷蘭的負債率正在下降。而在同時,美國同期間的民間負債幾乎沒有變動,僅由GDP占比211.3%略升至211.8%。

利率升降 歐洲央行有壓力

瑞典央行在12月19日表示,終結負利率是擔心「如果負名目利率被視為永久狀態,經濟代理人的行為可能改變,負面作用可能出現」。惟恐各界對於這次升息做出過度解釋,瑞典央行總裁英格維斯(Stefan Ingves)強調,零利率仍屬超低、異常水準。

該央行10月預告政策走向時指出,12月會議之後零利率將維持至少2年,扭轉9月時預測2020及2021年將升息數次。上週決策會議後,瑞典央行表示,「未來數年」都將維持零利率。

其他歐洲國家的利率政策並未同步。瑞士主要利率維持在負0.75%,歐洲央行的存款利率仍在0.5%。花旗集團分析師勒托(Tiia Lehto)表示,瑞典案例的分析顯示,先進國家適合的低利率下限是零利率,歐洲央行不久也將感受到必須取消負利率的壓力。(延伸閱讀:加密貨幣只是無政府主義的幻想?

同為北歐的挪威則是與全球央行逆向而行,當全球主要國家都維持貨幣寬鬆之際,到2019年9月為止的12個月間已4度升息,主要官方利率達1.5%。該央行預測挪威經濟2019年將成長2.7%,創2012年來最快速成長,核心通膨率則估成長2.3%,超越設定的2.0%目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