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馬世芳

廣播人、文字工作者,著有散文輯《地下鄉愁藍調》、《昨日書》

馬世芳:從香港抗爭到白色恐怖 2019最難忘的聲音

2019-12-28
作者: 馬世芳

▲(圖/取自返校Detention電影版臉書)

毫無疑問,未來回想2019年,首先浮現的兩個字必然是「香港」。除了街頭抗爭「無大台」的各種靈活戰術和市民不斷熱情支援,我也看到了尤其是青年世代在文宣、論述、視覺設計各方面的才華。論音樂,最大的驚喜首推傳唱極廣的《願榮光歸香港》,抗爭現場的歌終於不只已經高齡26的《海闊天空》了。《願榮光歸香港》注定會和整整40年前的《獅子山下》一齊,並列香港的「城歌」,成為一整個世代的集體印記。

千禧世代 因為電影了解當年戒嚴台灣滄桑

看著香港局勢愈來愈壞,許多台灣人都有一種「重回戒嚴時代」的既視感。這一年,電影《返校》在台港兩地大獲成功,堪稱「現象級」作品。雷光夏、盧律銘合作的《返校》主題曲《光明之日》拿下了本屆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他倆在頒獎典禮的演出動人至深,也注定會成為一代人的歷史記憶。這首歌延伸自光夏幾年前的另一首作品《明朗俱樂部》,緣自她在白色恐怖時代被槍決的外祖父的故事。今年5月,光夏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辦了暌違四年的專場演唱會,曲目揀擇極有深意。一路聽下來,整場演出就是「我們的世代留給後來者的一封信」,千言萬語都交給了歌來訴說,力道深沉,餘韻綿長。後來《光明之日》正式面世,也算「補完」了這場完整的體驗。(延伸閱讀:馬世芳:從《南方的木棉花》到《返校》片尾曲 一份白色恐怖時期的歌單

2019年,我仍看了30來場演出,其中另一場非常震撼的體驗是陳珊妮在Legacy的專場:她的新專輯《Juvenile A》是一部思維縝密、風格乖張的重量級作品,她依舊無視時俗我行我素,那些歌未必容易下嚥,然而極耐咀嚼。演唱會那些超時代的視覺設計塞滿直擊人心的訊息,精采不在話下,最讓我感動的是滿場歌迷的無上熱情,讓我覺得這個時代或許終於追上陳珊妮了。

今年首次造訪美國德州的奧斯汀,見識了SXSW(西南偏南)音樂節。最難忘獨立樂團「大象體操」在眾團聯演的「台灣之夜」所向披靡、瘋魔滿場老外。他們耗盡全力投入全球巡演已有好一段時間,2020年將會休團重整,接下來的每一場演出都值得好好珍惜。

說到獨立音樂,2019年有好幾位「怪物級新人」發行首張作品,不讓前一年的ØZI、Karencici專美於前。萬眾矚目的9m88終於發了首張專輯,而我自己的大驚喜是歌手黃宣(樂團Yellow主唱),我賭他注定成為一代巨星,而且是20年才有一個的等級,趁他還沒暴紅到一票難求,趕快把握機會去看他的演出。另一個驚喜是嘻哈歌手陳 靜,她和鄭宜農跨世代合唱的《街仔路雨落袂停》中間那段台語rap實在太銷魂,我猜她也遲早會成為「現象級」的名字。不過我私心最愛的年度新人,大概還是「百合花」樂團吧。他們另闢蹊徑,開出了一條「新新台語搖滾」的路線,技術實力和精神內核都強大無比,不但歌寫得好,男女雙主唱唱得更好。不只專輯厲害,現場演出也非常好看,衷心希望他們愈來愈紅。

《成為厲害的普通人》 蛻變公投綁大選的哀傷

年初看了中國獨立音樂人李志的台北演唱會,不知是否因為他的偶像羅大佑也在台下,李志唱得格外動感情,是我看他這幾年演出狀況最好的一次。沒想到後來他在中國被全面封殺,不但無法演出,作品也全數下架,下次要再看到李志唱歌,不知要等到什麼時候了,唉!

說到羅大佑,他去年開始連續一整年每月固定演出的收場,末場在小巨蛋,是他系列大型巡演的總結。去年我曾說大佑「舞台狀態極佳,仍有一種熊熊燃燒的飢餓感」,這種感覺一路延續到小巨蛋,實在不簡單。看到65歲的大佑和1983年一起錄《亞細亞的孤兒》的「松江兒童合唱團」在台上重聚,當年的小學生如今也平均快50歲了。他們再次合唱這首不朽的歌,也是我2019年最難忘的畫面之一。(延伸閱讀:謝金河:隱藏在大時代背後的一首歌

2019年感動我的「私人經典單曲」有好幾首:伍佰的《原本當初》老辣深沉,完美展現了野心和才情。魏如萱的《Ophelia》由李格弟寫詞、念詩,陳建騏作曲,揪心入魂,完美到這個世界幾乎不配擁有。但如果只能選一首,我的年度之歌是陳珊妮和嘻哈歌手呂士軒合作的《成為一個厲害的普通人》,只用一把木吉他伴奏的史詩,蒼涼壯烈:2018年底公投綁大選結果出爐,許多年輕人陷入沮喪,這是陳珊妮寫給他們的歌。唯有正視世界的殘酷冰冷,你的堅持和信仰才能發揮真正的力量:

我要成為小王子的那朵玫瑰

我要成為風之谷的一段配樂

我要成為當年的我的志願⋯

可以的/我們可以的/可以的

一年過去,世局變化無人能夠料想。放眼2020,這預言的歌,仍要唱給年輕世代,這世界終將屬於他們。我們可以的。(延伸閱讀:馬世芳:2018年最難忘的聲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