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吳嘉隆

AIA Capital 財富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學家

吳嘉隆: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背後的弔詭

2019-12-25
作者: 吳嘉隆

▲(圖/達志)

美中之間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其實有文章,就是其中的條件中方很可能做不到。例如在農產品採購方面,要在2017年的240億美元的基礎上,再增加160億美元,以便達到美國總統川普所說的每年400億到500億美元的採購。中方對美國農產品的採購曾在2013年達到最高紀錄的290億美元,現在要連2年每年買400億美元以上,這做得到嗎?

在擴大貿易方面,根據美方的說法,把上述的農產品算進來,中方承諾在未來2年在製造、農業、能源與服務4大領域增加採購2000億美元;可是,目前中方從美國的進口約在1300億美元,突然要每年平均增加1000億美元的進口,這中方做得到嗎?

其中一個關鍵是能源產品。中方必須把向伊朗與俄羅斯買的石油與天然氣轉來買美國的頁岩油與頁岩氣,這樣做還不見得能完全消除貿易失衡,但是若不這樣做,貿易失衡一定無法解決。問題是,伊朗的石油有70%是賣給中國,如果中共決定轉向美國買,那麼伊朗的經濟將大受打擊,中共能這樣拋棄自己的盟友嗎?(延伸閱讀:吳嘉隆:貿易談判中的暗度陳倉

至於竊取智慧財產權與強迫技術移轉,這需要立法的規範與各級行政部門的配合。如果美國真的要在中國境內設立執行辦公室,處理美國企業的投訴與爭端,將有侵犯中國主權的疑慮,實際交涉起來也很耗時費力。

於是,我們不禁要問,一個中方很可能做不到的協議,而且美方對這一點應該也心裡有數,為什麼還要高調去推動呢?

美國貿易主談人萊特海澤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說了一段耐人尋味的話。他說,這個初步協議能做到什麼程度取決於中方,如果是強硬派來做決定,我們會得到一種結果;如果是改革派來主導,我們可能就可以得到我們希望的結果。(延伸閱讀:吳嘉隆:川普無心協議,準備對貿易戰收網

這話在暗示,美方看出中共內部有主戰派與主和派,於是希望做球給主和派,希望他們有力量在中共內部壓倒強硬派,來推動美國要的結構性改變。同時,中方會勉強接受這個初步協議,應該是內部經濟壓力太大。於是美方有必要適度放緩,以免中國經濟撐不住而出現金融危機與大量難民。因此我們看到的是,美方在拖時間,要打長期消耗戰,要製造中共內部的分裂。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