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楊森

財經專欄作家 曾任財信出版總編輯、《財訊》雙週刊總主筆、顧問

楊森:告別2019,鍍金時代的結束

2019-12-25
作者: 楊森

▲(圖/Pexels)

要給2019年畫下句點,或許得從30年前說起,特別是關於2019年遍地烽火的反政府浪潮。從鄰近的香港、印度,到中亞東歐的伊朗、黎巴嫩、波蘭,再到西歐的法國,更遠至中南美的墨西哥、委內瑞拉、智利,無論先進國家或新興市場,雖然各地示威的訴求有所不同,但一個重要背景,是經濟落後者累積的不滿,最後引爆成反政府的群眾抗爭,這代表過去30年的全球發展模式,可能已經走到了臨界點。

1989年影響後來的最重要事件之一,是東歐共產國家的政治劇變。從波蘭團結工聯取得政權,到匈牙利、捷克、羅馬尼亞等共產政權垮台;而最具代表性的事件是10月18日的柏林圍牆倒塌;隨後12月3日,美蘇兩國領袖老布希與戈巴契夫會面,宣告冷戰時代結束。

在當時西方人的眼中,這是民主與市場資本主義的全面勝利,全球化將加速推進,西方媒體以「一個世界、一個市場」作標題,宣告新時代來臨。但是多年過去,現在我們很清楚,歷史並未就此終結,民主不保證包容性成長,市場資本主義甚至使財富分配更加惡化。

全球單一市場化 亞洲新興國家受惠多

全球單一市場化確實讓世界經濟在後來的30年裡維持3%以上的高成長,但成長的好處主要給了新興市場,平均每年成長4.8%,尤其是亞洲新興國家的7.5%最搶眼。相較之下,G7(7大工業國)先進國平均只成長1.9%,連新興市場的一半都不到;更嚴重的是,全球化讓先進國家內的低技術勞工處於更不利地位,成為後來催生民粹主義的重要根源。(延伸閱讀:馬克.克利夫:經濟學家仍未記取的三個教訓

而且,民主政治也沒有積極正視全球化的受害者,反而在保守意識形態和既得利益的驅使下,根據供給學派的經濟論點大幅減稅、解除經濟管制,結果使分配不均更形擴大,經濟成長也日趨疲弱。根據經濟學家史迪格里茲的說法,20世紀末美國很多成長是來自資產泡沫的推升,結果使經濟更加不穩定;而且資產泡沫創造的價值,只是讓資產持有人得到好處,不像生產所創造的價值,可分潤給其他利益關係人。

美國股市的財富累積是最好的例子。學者分析1989年前後,驅動美國股市財富增長的主要因素,從1989~2017年間,美國股市非金融企業的股權實質價值增加了23兆美元,平均每年增長8.4%,比1989年前的29年間,平均年增長4.5%高出許多。

問題是,在這兩段期間非金融企業所創造的實質淨附加價值,其每年平均成長率在1989年前為4.5%,1989年以後只剩2.5%,也就是說,過去30年美國股價主要不是反映生產價值的上升;那麼,股價究竟反映了什麼?

研究顯示,1989年以前,經濟成長對股價變動的解釋力高達92%,但1989年以後卻只剩下24%;其他因素,包括低利率與低風險溢價的解釋力各約占11%,剩下來影響最大的54%因素,則是資本與勞動兩大生產要素競逐企業利潤,並由資本奪取更高比重的影響。也就是說,過去30年股市財富的大幅增長,並不是因為資本承擔風險投入生產所致,而是資本從勞動手中掠奪更多利潤所造成。

因此,過去30年可以說是資本持有主最好的新「鍍金時代」,但對絕大多數勞工,卻是經濟地位下滑、被剝奪的時代,也因此當爆發特定政治經濟問題時,很容易就會激起經濟落後群眾的反彈。

美中脫鉤 台灣下一步怎麼走備受關注

接下來會如何?反全球化浪潮預估仍將持續,除了經濟落後者的民粹抗爭,還有因為中國崛起導致「大國競爭」下的美中脫鉤,這部分已對全球產業鏈造成衝擊,未來在高科技領域、全球政經關係上都會有持續性的影響。這也是歷史學家弗格森所稱,2019年是第2次冷戰開始的真義所在。至於是否會抑制全球經濟成長的腳步?對台灣來說,由於美中脫鉤,兩邊押寶的空間縮小,究竟要向左走、向右走?都是值得關注的議題。(延伸閱讀:魏尚進:反全球化偏見傷了公共政策

另一方面,分配不均日益受重視,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民主黨訴求開徵富人稅、加強金融管制的主張也廣泛被討論,不過即使民主黨最終勝選,也不代表資本市場將馬上從「資本累積」時代進入「資本重分配」時代。回顧過去,即使在民主黨歐巴馬執政時期,美國也沒有一家銀行因金融危機而被懲處,甚至最近美國與歐洲還醞釀要放寬金融管制。既得利益盤根錯節,鍍金時代不會馬上結束,只可能慢慢凋零。

2019年可能意味著一個時代的結束,期待會是另一個更好時代的開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