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謝金河

《財訊》社長兼發行人 1959年生於台灣雲林、政治大學東亞所碩士、財信傳媒董事長 東森《老謝看世界》、年代《數字台灣》節目主持人

謝金河:台灣命運分水嶺的重要抉擇

2019-12-25
作者: 謝金河

▲(圖/攝影組)

2019年即將走入歷史!人生進入第4節,才驚覺日子過得飛快,才剛剛過完一個年,新的年又在眼前。而再過幾天,攸關台灣未來大局的總統選舉也將出爐,2020年的台灣將充滿了變化,我試著來談談台灣未來板塊變化的藍圖。

每4年一次的台灣總統大選,總是像一把刀般,把藍綠、統獨的選民切成兩塊。我記得最激烈的一場選舉是2004年的阿扁遇上國民黨最強的組合連宋配,那年連宋配在各項民調都領先;為了逆轉勝,綠營在前總統李登輝與時任總統陳水扁及民進黨前副祕書長李應元奔走下,策動了一場「牽手護台灣」的全台大連線,很多民眾走出來,大家牽著手,從基隆拉到屏東,參與了這場活動的人,內心感動不已,當年阿扁逆轉勝,兩顆子彈是關鍵,但是「牽手護台灣」震撼人心,這才是底蘊。

這次的總統大選,國民黨推出2018年在高雄捲起韓流旋風的高雄市長韓國瑜,對上競選連任的蔡英文總統。經歷了2018年韓流旋風,眼看民進黨很可能丟掉執政的江山;但2019年是巨變的一年,從年初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強力推銷一國兩制,繼而在香港想強行從一國兩制轉化為「一國一制」,掀起了反送中抗爭,這半年的香港抗爭,掀起了全球高度注目;而貫穿全局的美中貿易戰仍此起彼落,美中冷戰全面鋪陳出來,呈現在台灣政壇天空,也出現了巨大變機。(延伸閱讀:「國民黨若正常,沒道理淪落成這樣」 呂秋遠:台灣人,你是在哈囉?

向左或向右?這一役關乎台灣大未來

首先是這場總統大選最後的結局,是台灣人自由意志選擇下的生活方式對決,台灣人民的這一票,牽動未來幾10年變化的方向。套句范疇先生的話,台灣人到底擁抱華盛頓或中南海?這是一個一刀切的劃分,但在政治光譜中,蔡英文總統代表親美方的力量,也是代表民主自由的一方;而代表國民黨的韓國瑜,他奉守九二共識,認為是解決兩岸問題的「定海神針」,也被歸納為親北京的力量。(延伸閱讀:民進黨搭順風車 反滲透法能修成正果?

這次總統大選,假如是蔡勝出,延伸出來的是台灣走向親美路線;反之,若韓勝選,也代表中國勢力將長驅直入台灣,這也是台灣未來巨變的分水嶺。過去一年來,美中不斷在台灣使力,中國頻頻壓制,美國則強力加持。

最顯著的例子是,中國在2019年8月1日宣布陸客自由行暫停,9月又宣布團客來台人數減半,使得陸客來台人數有如溜滑梯般驟減,中國想用經濟手段來挫挫民進黨執政的經濟元氣。但美方加持台灣的力道逐步加重,例如,《台灣旅行法》、《國防授權法》相繼通過外,美國還採購台灣的番石榴,美國國務院、農業部也聯名致函美國五百大企業來台投資,谷歌、微軟、臉書、美光等都以實際行動加碼投資台灣。

從這個態勢來看,總統大選除了是民進黨、國民黨及親民黨3方各自使力外,台灣政治的天空也有美中兩強在使力,而當中又有香港反送中抗爭帶來的變數。香港抗爭對很多的台灣年輕人影響重大,他們從中感受到台灣未來的處境,這次總統大選, 也是年輕人自由意志抉擇台灣出路的一次投票。(延伸閱讀:【總統政黨號次懶人包】一次看懂2020大選,各陣營鐵粉怎麼投!

2020年元月11日的選舉結果揭曉,台灣的政治天空將呈現一個全新的局面。假如蔡英文總統一如民調勝出,也代表台灣將走親美路線,兩岸關係緊繃狀態暫時無解。很多政壇人士頻頻示警,在美中兩強中,台灣不要選邊站,但未來美中可能從貿易戰轉向為科技冷戰,台灣恐怕沒有不選邊站的自由,這也是台灣下一步必須承擔的風險。

假如蔡英文順利連任,那麼大家會開始尋覓2024年的下一位領導人,下一輪競逐大位的要角將會浮現,像台北市長柯文哲已預告2024年將角逐總統大位;而在這次國民黨總統初選失利的鴻海集團郭台銘先生也會伺機而動;國民黨的焦點會在誰是下一位黨主席?一位可能是競選總統失利的韓國瑜,在韓流力拱下,回頭搶攻黨主席大位,當然韓國瑜還得面對後院失火,高雄市長可能被罷免的危機。如果韓流搶下國民黨主席大位,國民黨會蛻變成「國瑜黨」,會加速「新黨化」。(延伸閱讀:1221遊行前哨戰 挺韓、罷韓陣營捷運站狹路相逢 2019-12-22 作者: 郭瓊俐

美中新冷戰加劇,台灣的衝擊也加大

但國民黨還有一股朱立倫與侯友宜的力量,這次朱立倫在國民黨初選失利,仍出任韓國瑜競選總部主委,一方面輔選,一方面也在為下一任黨主席鋪路;而朱立倫的最佳盟友侯友宜,執政成績愈來愈受肯定,將成為朱立倫重整國民黨的一大助力。

而如果蔡總統勝選,民進黨下一個接班梯隊也將浮現,被視為「儲君」的副總統賴清德,如何累積政治能量,他在黨內將與執政聲望很好的桃園市長鄭文燦或是交通部長林佳龍等競爭。到目前為止,鄭文燦與賴清德是領先群。

從這個態勢來看,2020年以後,台灣政壇的大咖人選有賴清德、鄭文燦、侯友宜、柯文哲、郭台銘,這5人組合是台灣政壇最亮眼的焦點,誰能腳踏實地耕耘台灣這塊土地,贏得人心,會是下一個大位爭奪戰的贏家。

當然這是小英勝選下的棋局,但如果是韓國瑜勝出,那將意味台灣人民用自由意志選擇了北京,台灣的政治風向將出現巨大變化;也可能因為這場選舉,選擇了「去美化」,未來的命運將出現非常巨大的變化;再往後延伸,也代表美國在美中冷戰中,失去台灣這塊「堡壘」要塞之地,在南海的軍力競逐中,將完全處在下風。

過去30年,中國原和美國是夥伴關係,如今明顯轉化為敵對狀態,這也讓中國壓力倍增。美中冷戰加劇,台灣的衝擊也加大,但中國面對美國的壓力也加大。在經濟戰略上,過去30年,台灣的產業以西進為主軸,大家把生產基地移向中國,充分利用中國的廉價生產基地,很多傳統產業或是電子業的電子5哥,這30年來技術升級有限;但美中貿易戰後,眾多台商從中國出走,倚重大量人力的低階製造業移師東協,高階製造則班師回台。

全世界人才爭奪戰,台灣如何趕上?

2019年,台商回流是台灣產業很大的質變與量變。過去30年,製造業出走,形同對台灣產業的一次大掏空,現在台積電、大立光根留台灣的效應顯現,成了台灣產業的最大亮點,也給未來執政者更多的啟發。台灣的未來面臨幾個大轉機,一是從中國產業鏈轉向美國供應鏈。美國重新加持台灣,重建製造業供應鏈,尤其在半導體高階製造,台灣將扮演關鍵性角色,這可從荷蘭艾司摩爾(ASML)與台積電的合作關係,美光回頭鞏固台灣,聯發科日漸壯大,都可看出端倪,台灣的產業以技術升級為基礎,以創新逐鹿全球,這是重要一大步。

二是台灣必須進行鬆綁運動。我們對金融管制幾乎是全世界最嚴格,台灣的金融業日漸邊陲化,這次香港之變是台灣的大機會,但我們在金融監管、租稅法規上毫無競爭力,完全沒有承接香港資金、人才流出的吸納力。

除金融、租稅外,未來的世界也會是人才爭奪戰的時代,全世界都在搶人才。美國之所以偉大,是美國設計了一套制度,可以讓全世界最有競爭力的人才到美國尋夢。台灣單是名目稅率高達40%,就沒有號召力,未來在人才爭奪及人才獎賞激勵措施,如何迎頭趕上,這是執政者必須思考的焦點。最重要的是政府要改變心態,不能一直是監管者,必須蛻變成服務的角色,像一例一休,政府以牧民的角色,禁止人民加班,這是上位者強加在人民身上的枷鎖,必須徹底拿掉這種牧民心態。

2020年的大選,台灣向左走或向右走?決定台灣的命運,這是人民必須承擔的。而未來的執政者也要以更寬廣的心,為台灣開啟一個全新的大局,這是2019年年終歲末,我的深切期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