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李克強點出中國兩大問題:政府項目拖欠帳款、融資難

2019-12-24
作者: Money DJ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表示要確保農民工及時足額拿到工資、決不允許拖欠。。(圖/Money DJ)

《央視新聞》報導,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23日表示要確保農民工及時足額拿到工資、決不允許拖欠。他要求加快解決政府項目拖欠帳款問題,對不按合同執行、久拖不還的責任單位和責任人要予以處罰。

李克強指出,國家會加大對中小銀行的支持、進一步研究採取降準和定向降準、再貸款和再貼現等多種措施,降低實際利率和綜合融資成本,推動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明顯緩解。

事實上,李克強在將近半年前就已發表類似談話。

Thomson Reuters報導,李克強7月2日在大連世界經濟論壇表示,中國將削減銀行存款準備金率(RRR)並尋求降低實質利率、以協助小型企業壓低融資成本。

Reuters 12月20日報導,交易商和分析師表示,基於農曆新年假期期間可能會湧現高達2.8兆元人民幣的流動性短缺,中國人民銀行預估最快在2020年1月份就會削減銀行必須持有的儲備現金量。信用評等機構標準普爾11月25日指出,中國民營企業(POE)被拒於債券市場之外、越來越多的民間公司面臨債務違約的衝擊,2014年以來POE的累計違約率達到12%、遠高於中國國有企業(SOE)的不到0.2%。

MarketWatch報導,李克強12月18日表示,中國經濟在2020年可能面臨更大的下行壓力,政府計劃採取措施將經濟成長保持在合理範圍內。

南華早報報導,阿里巴巴集團創辦人馬雲12月21日透露,他在前一天接到很多朋友要求借錢的電話、一天之內就接到5通這樣的電話。馬雲說,過去一週有10個朋友試圖出售他們的不動產、這對他們來說確實是困難的。

根據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的《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9)》,中國經濟金融面臨的不確定因素仍然較多,國內經濟運行週期性、結構性問題仍然存在,金融風險正在呈現一些新的特點和演進趨勢。例如,地方政府隱性債務存量規模大、公司信用類債券違約壓力較大。

《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9)》顯示,4,355家中小機構(含3,990家中小銀行和365家非銀行機構)中,被列為高風險機構的佔比報13.5%。

日經亞洲評論12月20日報導,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駿在接受《人民日報》附屬財經報紙專訪時警告說,如果一些「地方政府融資平台(Local Government Financing Vehicles;LGFV)」違約、可能會引發「連鎖反應」。

中誠信國際信用評級公司預估,截至2018年底為止中國地方政府持有的隱性債務金額為人民幣42兆元(相當於6兆美元)、預估今年底將升至45兆元左右,明年可能逼近50兆元。

中國財政部預算司11月27日宣布,為加快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使用進度,經國務院同意,財政部近期提前下達了2020年部分新增專項(例如:用於土地開發、基礎建設)債務限額1兆元、佔2019年當年新增專項債務限額2.15兆元的47%,控制在依法授權範圍之內。

中國財政部要求各地盡快將專項債券額度按規定落實到具體項目,做好專項債券發行使用工作,早發行、早使用,確保明年初即可使用見效、確保形成實物工作量,儘早形成對經濟的有效拉動。

中國人民銀行12月1日公布,2019年第23期《求是》雜誌刊發人行行長易綱文章《堅守幣值穩定目標 實施穩健貨幣政策》。易綱指出,即使世界主要經濟體的貨幣政策向零利率方向趨近,中國也應堅持穩中求進、精準發力,不搞競爭性的零利率或量化寬鬆政策。

(本文由「Money DJ」授權轉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