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讓「鐵鏽帶」再次偉大 川普差強人意

2019-12-24
作者: 博立特

▲對於川普(右2)課徵鋼鐵關稅的措施,許多藍領勞工表示滿意。(圖/達志)

底特律南部大鋼鐵廠Great Lakes Works的白天班結束時,「K先生酒吧」裡大約只有10來名顧客圍桌而坐;這裡啤酒要價僅1.5美元,29歲的酒吧老闆阿曼達哀怨生意清淡。自工廠閒置一爐、宣布今年裁員200人以來,鋼鐵工來酒吧點漢堡的數量也少了。阿曼達說:「鋼鐵業景氣向來起伏,有些年好、有些年不好;但我感覺很久沒有像現在這麼糟糕了。」

這家由美國鋼鐵公司(US Steel Corporation,總部位於賓州匹茲堡,簡稱美鋼)經營的工廠,反映出今年美國製造業的慘澹;美國工業停滯不前,幾個「鐵鏽州」的情形尤其嚴重,可能決定總統川普明年是否能夠連任,令白宮與其貿易政策蒙上陰影。

藍領工業區 就業率未回春

2017年川普推動激進的貿易保護主義議程,包括2018年初開徵25%的進口金屬關稅、升高與中國的關稅戰,目的是要使全球化衝擊下的藍領工業區如底特律附近城鎮回春。川普的全球商務衝刺所帶動的震盪,重擊世界經濟,加劇了中美地緣政治緊張、激化了全球市場的動盪,也觸怒其歐洲、北美與亞洲盟國。

但川普在國內經濟上卻無甚斬獲,尤其是在鐵鏽帶。去年,美國製造業就業水平全面穩定成長,但今年卻又回落了。ISM的美國製造業活動指數過去3個月已呈緊縮。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選戰中,川普在密西根州以1萬出頭的得票險勝希拉蕊。根據美國勞工部數據,10月分密西根的製造業就業率下降4.2%(即26800個就業機會),縱使這數據因已落幕的通用汽車罷工而壓縮,密西根州的就業表現也沒什麼值得喝采的。(延伸閱讀:肯尼斯.羅格夫:保護主義終將失靈

底特律韋恩州立大學商學教授馬斯特斯(Marick Masters)說:「汽車業疲軟,鋼鐵業也就疲軟,我們開始感受到關稅的漣漪效應,環境更加不確定,對前景也更加持疑。」這種不確定性的背景是川普掀起的貿易戰。

過去兩個月美中不斷討論有關停止爭端、避免關稅進一步升高,但即使達成協議,本質上也都受限。中國料會多買美國農產品,並在智財權、貨幣和市場開放等方面做出承諾,以換取美國取消關稅。但它並不準備依川普堅持的路線改變中國經濟模式,取消工業補貼並強制技術轉移。美國官員堅持,棘手的問題會在下一階段的談判中解決。但如果談判不能在2020年大選前達成,川普將會成為箭靶,指責他在貿易上虛張聲勢,美國工業得到的好處微不足道。

鋼價腰斬 幾家工廠都裁員

1901年摩根(John Pierpont Morgan)創立的美鋼,一直是美國工業的主力,它受困的情形尤其刺激川普團隊。美國貿易代表萊特海澤(Robert Lighthizer)多年來一直是美鋼最高貿易律師,領軍與進口鋼材作戰。去年7月,川普特別選了一家位於伊利諾州格蘭尼特市(Granite)、曾經閒置的美鋼廠宣布他的政策奏效,給美鋼的時運不濟加了一層象徵意義。川普說:「經過多年停工和減產⋯工人又回來上班了,新的美國鋼材再次回到國家的脊梁骨。」

但是話可能言之過早。在那次講話後,徵收進口關稅後即告飆升的美國熱軋鋼基準價格,從去年11月的每噸1000美元跌到567美元左右,美鋼的股價目前還不到2018年初的1/3。美鋼財報顯示,今年第3季虧損8400萬美元,是2017年以來首次出現虧損。除密西根州裁員外,印第安那州的蓋里(Gary)、伊利諾州的東芝加哥和明尼蘇達州鐵嶺(Iron Range )工廠也都因「充滿挑戰的市場條件」而難逃裁員厄運。(延伸閱讀:美股》美鋼鋁關稅引來報復!鋼鐵股紅翻黑 道瓊臉綠

不只美鋼一家工廠陷於困境而已。最近數月,俄亥俄州的AK Steel關閉了在肯塔基州的一家設施、路易斯安那州的Bayou Steel申請破產;北卡羅萊納州紐科(Nucor )這類比較不依賴傳統高爐,而採用先進電弧爐的「迷你鋼廠」表現則好一些。美鋼自己投資了阿肯色州一家鋼廠7億美元,技術水平高於其現有設施,然而分析家仍認為鋼鐵業的困難清楚可見。

美銀美林的美洲礦業和金屬分析師譚納斯(Timna Tanners)說:「去年是派對,今年是宿醉。開始徵收進口關稅後,美國鋼廠提高供應,使用率也有所提高⋯但隨後需求疲軟,過多的庫存現在就必須消減。」美國鋼品今年需求不振等幾股趨勢加在一起,造成美國鋼鐵業今天的困境。企業傾向使用減稅收益而不是增加資本支出,造成美國商業投資資金枯竭;同時,出口導向的製造商因全球經濟放緩而受到打擊,而全球經濟放緩的部分導火線也是美中貿易戰。

自由主義色彩濃厚的智庫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貿易政策分析師萊斯特(Simon Lester)說:「我們不僅做鋼鐵,還做鋁,然後我們罰中國交關稅,又威脅要徵收汽車關稅,最終造成鋼鐵業苦苦掙扎、製造業苦苦掙扎。」當鋼鐵與鋁關稅剛剛公布時,生產商鬆了一口氣,但美國鋼鐵消費者(如汽車製造商及建築公司)卻因必須投入更多、價格高升而不得喘息。川普政府最初免徵澳大利亞、巴西、阿根廷與韓國等國的金屬商品進口稅,今年又取消對加拿大、墨西哥商品徵稅,也對個別公司提供若干豁免,這麼多紛雜不一的決定,難免也削弱了川普政策的影響力。

川普政府從未後悔決定徵收金屬關稅。川普的製造業和貿易顧問納華洛(Peter Navarro)上月在紐約世貿研討會上說:「數10億美元投資到全美新建或重整的鋼廠、鑄造廠上,上帝祝福關稅措施,保佑美國內陸各州。」美國官員強調,趨勢顯示捍衛美國的政策要持續下去,失業率仍接近歷史低點、股市處於歷史高檔、美國經濟夏季衰退的擔憂緩解、製造業下滑已經觸底光明在望。

全球供給過剩 中國惹的禍

但即使是那些同情川普強硬貿易姿態的人也認為,以上種種對鐵鏽帶而言並不是一記灌籃得分。美國製造業聯盟主席保羅(Scott Paul)說,儘管鋼鐵關稅確實減少進口數量,但仍然未能解決造成鋼鐵業困難的根本原因—中國造成的全球市場供給過剩。保羅說:「開徵鋼鐵關稅最令人失望的是無法直接解決全球大規模產能過剩的問題;關稅提供了一定的保護,但是這種保護很單薄。」他認為,川普政府在與北京談判鋼鐵產能過剩問題時,應與包括歐盟與日本在內的盟友聯手,一同對中國「出拳」,效果會更好。

在華盛頓代表北美鋼鐵生產商的美國鋼鐵協會主席吉布森(Tom Gibson)指出:「中國仍在策動產能過剩;關稅,能給國內工業一些喘息空間」。他強調:「我們過去堅決支持(關稅),未來也堅決支持;沒有關稅,我們會置身何地?」

目前美鋼只裁了大湖區工廠200名工人中的58人,令人擔心的是,如果繼續疲弱,還有更多的冗員要裁。工廠所在地胭脂河(River Rouge)與埃克斯(Ecorse),兩地中間收入家庭的所得遠低於全國平均水平,超過1/3的居民生活在貧困中。

▲即使徵收進口關稅,但美國不少鋼鐵廠還是難逃關廠命運。(圖/達志)

硬頸相挺 希望川普做更多

工廠為該地區的汽車廠提供服務,但美國汽車業從2016年頂峰走下坡以來一直都在苦撐局面。密西根州安娜堡(Ann Arbor)汽車研究中心副總裁德齊澤克(Kristin Dziczek)說,她預計明年汽車銷量會下降約50萬輛,降到1600多萬輛,進一步不利於鋼鐵需求。埃克斯市官員馬許(Richard Marsh)表示,美鋼今年初曾討論在他所在城市擴建廠房,城市的情緒突然轉變。

在地人很少把一切歸咎於川普的貿易政策,但他們也承認它不是萬靈藥。地方申訴委員會主席坎珀(Bob Kemper)表示,若不施加鋼鐵關稅、美國總統對貿易保護主義態度若不夠強硬,情況會「更不堪」。他說:「毫無疑問,有了適當的貿易政策,製造業可以回到美國;但還要做更多才行。」(延伸閱讀:川普提升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產品關稅,法人說蘋果供應鏈衝擊大

做過鋼鐵工的胭脂河市長鮑德勒(Michael Bowdler)說,居民當中許多是「藍領民主黨」,他們對鋼鐵關稅措施感到「滿意」。他說:「我並不是說他做對了,但若不採取任何行動,美國的鋼鐵廠會一家都不剩;我堅信如此,我素來都開美國車。」密西根州議會民主黨議員卡特(Tyrone Carter)在鎮上一個了無生氣的希臘小館裡說:川普曾是工業復興的「推銷大將」,但現實卻相去甚遠,「你必須肯定川普這一點,他把點滴注射到人的靜脈血管裡,然而人們漸漸說這不是他推銷的內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