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吳佳璇

精神科醫師 守備範圍從醫學中心到離島衛生所,兼作歷史人物隔空診斷

吳佳璇:追逐智惠子的純愛天空

2019-12-11
作者: 吳佳璇

▲(圖/吳佳璇提供,以下同)

我從東京上野站跳上東北新幹線,沿途聽著抗癌成功復出的桑田佳祐合輯《I LOVE YOU —now and forever》,差點兒錯過換乘東北本線區間車的郡山站。目的地二本松在郡山北方,兩地同屬福島縣「中通」地區,西側是奧羽山脈,東側有阿武隈高地。一出車站,我連忙抬頭,仰望桑田一路吶喊「真正的天空」。

那是合輯中新曲《想大聲唱出的日本文學》第2段,出自高村光太郎詩集《智惠子抄》:「智惠子說東京沒有天空,想看真正的天空」。正是這首以10部近代文學名作入詞譜成的流行樂曲,為我打開光太郎與智惠子的純愛世界之門。(延伸閱讀:吳佳璇:走進日本傳說之鄉

日人典範!《智惠子抄》是愛的編年史

《智惠子抄》是日本著名雕刻家、畫家與詩人高村光太郎(1883~1956)寫給妻子智惠子(1886~1938)的情詩集,創作年代橫跨30年,被譽為「愛的編年史」。1941年問世以來有多種版本,單單新潮文庫版已累計127刷,不僅被佐藤春夫改寫為小說,還改編成舞台劇、廣播劇、電影和各種音樂作品,使這對為了追求純粹的美與愛情,終身甘於貧窮的藝術家夫婦,成為日本人心中的愛情典範。

兩人其實出身不凡。光太郎是雕刻家高村光雲長子,繼承家業成為雕刻師,似乎是天經地義。未料明治時期的現代教育,加上歐美留學3年經歷,徹底改造光太郎的藝術眼界,也種下他對父親、乃至於主流藝術界的不滿,拒絕東京美術學校教職,並放棄繼承家產。

抱著濃厚的悲劇自覺,光太郎跼躅於藝術之路。就在這當兒,經友人介紹認識了福島縣知名釀酒商之女長沼智惠子。女大家政科畢業後,智惠子好不容易說服父母,繼續留在東京以便學習油畫。不過,老家並不知她同時參加女性運動,為進步雜誌《青鞜》設計封面,更不知她與浪蕩不羈的高村光太郎墜入情網。大正3年(1914),智惠子與光太郎不顧雙方家族反對結婚,開始展開同棲生活。

婚後,智惠子仍熱中研究油畫,卻在精進藝術與操持家務間左右為難,為了不中斷丈夫的雕刻工作,她縮短自己的練習時間,改做黏土雕刻,或嘗試草木染與編織,但好強的她始終不願承認,內心已對油畫斷念。默默承受重大挫折,加上肋膜炎(結核病)一犯再犯,智惠子常臥病在床,1年中總有幾個月必須回娘家靜養。

光太郎發覺,當愛妻離開嘈雜混濁的東京,重新呼吸北國穹蒼下的清凜空氣,病況便漸漸好轉。快意的鄉間漫步被寫入《樹下的兩人》:那是阿多多羅山/那發光的是阿武隈川/這樣緘口不言地坐下 睏得昏昏沉沉的腦海中/一味吹拂來自遠方的淺綠松風/這巨大的初冬山野中/不要把與你兩人之間悄悄燃起愛意牽手的喜悅/藏匿於俯視大地的那朵白雲之家⋯(中譯:倉本知明)

如何拯救病妻?光太郎以詩句寫下哀傷

我緩緩登上離車站不遠的二本松城,佇立在《智惠子抄詩碑》前,試著辨認詩集裡反覆出現,令智惠子魂牽夢縈的故鄉山川,感受陽光普照下「真正的天空」。

▲智惠子抄詩碑。

離開城山,沿著靜謐街道繼續前往智惠子老家。其實,長沼家早在智惠子弟弟手中破敗,一家離散(1929),直到1992年,原址因地方創生事業,才復舊為智惠子紀念館。

▲智惠子娘家,後改建為智惠子紀念館。

長沼家的沒落,是打倒智惠子的另一記重擊。或許是出身富裕,智惠子並不在意自身窮困,卻多次試圖協助重振娘家事業,無奈事與願違,從此無家可歸。智惠子健康急速惡化,開始出現精神病症狀,光太郎也陸續寫下「鳥兒從腳邊飛上去 自己的妻子發瘋了/自己的衣服破碎了」,以及「瘋掉的智惠子緘口不語/只能領會藍鵲和白鴿的話」等哀傷的詩句。(延伸閱讀:吳佳璇:日本第一女醫的追尋

智惠子確診精神分裂(現改名思覺失調),是在她仰藥自殺獲救後。光太郎竭盡所能地回報拯救他頹廢靈魂和支持他創作的唯一女神,無論是讓智惠子入籍高村家、回二本松溫泉地、抑或前往千葉九十九里濱妹妹家療養,都無法穩定病情,最後只能住進南品川的詹姆斯坡病院,度過人生最後3年歲月。

到訪紀念館當天,我是唯一來客,真難想像開幕迄今,已逾百萬人入館。除了復刻長沼家酒造2階木造建物,仿倉庫的混凝土建築則用來展示相關史料與智惠子作品,以住院後用指甲剪剪裁、拼貼各色和紙而成的剪紙畫為最大宗。透過作品,我可以感受到,總是繃緊神經的智惠子,在飽受疾病磨難之後,終於找到適合的創作方式,一刀一剪記錄下她的生活、情緒,和對人世的愛。

▲智惠子住院期間的剪紙作品。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