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科技風雲

國巨陳泰銘vs.華新科焦佑衡 兩個男人戰爭宛如一部產業風雲史

2019-12-11
作者: 林宏達、林苑卿 

▲(圖/CTPN)

「5G相關訂單,會從2019年好到2020年!」華科事業群高階幹部肯定地說。2019年10月,被動元件供應鏈傳出,5G供應鏈正在增溫,中國移動估計,2020年,5G手機銷量將達1億5000萬支,還不包括5G基站等高階需求。

而這塊大餅,早已觸動被動元件天王國巨董事長陳泰銘和華新科董事長焦佑衡的競爭。

佳邦經營權爭奪戰,就是最明顯的例子。2018年4月,國巨孫公司凱美宣布,在市場上買下1萬多張佳邦股票,有意「強娶」佳邦,佳邦經營團隊急得跳腳。關鍵在於,佳邦有完整的保護元件和天線解決方案,誰拿下佳邦經營權,在5G競賽中,就多了一隻下蛋的金雞。

兩強交鋒高潮迭起 佳邦經營權之爭 焦佑衡後發先至

2個月後,焦佑衡旗下的華新科宣布,參與佳邦私募,成為持有3成股權的大股東,凱美出脫佳邦股票,焦佑衡拿下佳邦主導權。 

回顧自1992年,焦佑衡接手華新科開始算,過去27年,他領導的華科事業群,是少數能在被動元件市場上,跟國巨一樣高速成長的電子零組件公司。

經營被動元件產業有多難?被動元件單價經常不到台幣1毛錢,比牙籤還要便宜,投資卻經常以億元為單位計算,還會受景氣劇烈波動影響。

1995年時,華新科只是一家年營收5億元的小公司,國巨同年營收22億元,華新科還不到國巨的1/4。

到了2018年,國巨營收站上771億元,相較於1995年成長了35倍,稅後淨利338億元,淨利率44%。至於華新科在2018年的營收也達到477億元台幣,較1995年成長95倍,稅後淨利達205億元,淨利率43%。從成長率和獲利表現來看,華新科在被動元件市場的表現,並不輸國巨。(延伸閱讀:國巨陳泰銘最不忽視的對手 華新科焦佑衡聯合艦隊來襲

華新科展現後勁 積極橫向整合追上國巨

陳泰銘是台灣被動元件市場的天王人物,他創立的國巨不但是台灣第1家上市的被動元件公司,今年他砸下28億美元收購美商基美(Kemet)後,國巨營收將突破30億美元,進入全球領先群。

但是,焦佑衡也不容小覷,2018年,焦佑衡旗下的華科事業群營收已達1100億元,比國巨和凱美、奇力新、同欣電的總營收加起來還大。即使是面對超強對手陳泰銘,他仍能保持高速成長和不錯的獲利能力。

研究這兩個人的競爭,就能讀懂台灣被動元件產業的投資邏輯。焦佑衡是華邦集團焦師傅的3子,雖然有集團的幫助,但他投入被動元件產業的前10年,也摸索了10年。

國巨是台灣第一家上市的被動元件公司,1994年時,陳泰銘就發行GDR(存託憑證),到新加坡、德國併購公司,打入海外市場。1996年,華新科也到新加坡,成立百分之百持股的子公司,衝海外市場。國巨在美國矽谷成立研發中心,華新科則在日本投資研發中心。

在生產和行銷上也是。1997年,國巨在高雄擴廠投產;2002年,華新科也獲准在高雄加工出口區設立營運總部。2000年時,國巨和美國通用半導體簽約,擴張北美市場行銷通路;2003年,華新科也跟Vishay Electronic GmbH等外商簽約,建立在歐、美的行銷通路。

但是,成立前10年,華新科就遇到2次危機。1998年,華新科稅後淨損3億4000萬元,賠一個資本額;2001年,華新科又淨損1億6000萬元。因為被動元件和景氣循環高度連結,擴張過快,景氣一旦反轉,就有大賠的風險。

2002年是華新科發展的轉捩點。這一年,陳泰銘控告焦佑衡,還大手筆向法院聲請30億假扣押。當時媒體報導,國巨2000年以180億元併購飛利浦被動元件部門後,飛利浦建元廠68名員工被挖走31位,國巨認為產品蒙受侵權損失,國巨2001年因此兩次下修財測。

這起風暴在焦家極力斡旋之下,和解收場,焦佑衡有很長一段時間遠離鎂光燈,從這一年開始,他開始走與陳泰銘不一樣的路。

焦佑衡著眼於產業拼圖 陳泰銘押寶規模優勢

這一年,焦佑衡接下瀚宇博德副董事長的位置,開始經營PCB(印刷電路板)產業,圍繞著被動元件和PCB,變成電子材料和服務的整合者。

他經營公司的思維,有點像在拼圖,一般人只看到手上的那塊拼圖,但他看到的卻是這塊拼圖放在整張圖裡,能產生什麼新價值。2019年,他旗下的瀚宇博德取得嘉聯益24%股權,就是這樣的思維。去年,蘋果供應鏈大廠可成曾一度入股嘉聯益,最後卻退出,嘉聯益今年初錯失蘋果訂單,導致大幅裁員,焦佑衡卻選擇大力投資嘉聯益。他認為,「未來20、30年要再進入軟板,我認為是不可能的。」嘉聯益有很好的客戶群,仍看好嘉聯益。

另一家新併進來的佳邦,要開發新的天線,就用得到嘉聯益的軟板材料;焦佑衡分析,兩家新公司湊在一起,就會出現有意思的新局。

有趣的是,華科事業群旗下的公司,很多是從別的集團「頂讓」來的,例如,2005年,他從台泥手上,以換股方式取得信昌電主導權,掌握被動元件的上游材料,2006年,他從三菱綜合材料手上,接下釜屋電機,切入高階被動元件,2010年,再從技嘉和寶成集團手中接下台灣精星和精成科。

焦佑衡曾說,「其實好的公司不會來找我啦;但也不表示做這樣辛苦的公司,將來不會變成好公司。」他從來不是刻意去追求併購,但如果有公司遇上挑戰找上他,他就會評估雙方合作的綜效。

這兩年,華新科和國巨都積極投資車用、5G等應用,但切入的方式卻不一樣,2018年,華科事業群旗下的精成科技取得日本ELNA公司主導權,打入日本汽車用PCB市場。國巨則是選擇併購美商基美,直接拿下全球大型車廠的高階被動元件市場。(延伸閱讀:5G大爆發 華新科三雄搶先受惠

併購手法大不同 陳泰銘要主導,焦佑衡重視互補

這幾年,國巨的併購案多次選擇買下百分之百股權,例如,美商基美在國巨併購後,就將成為國巨的全資子公司。相較之下,華新科在併購時,則多半只拿下2~3成股權,願意和其他人共享利潤。

在2018年的被動元件缺貨潮中,國巨的供貨方式,台灣的網通廠和系統廠付出不小代價;相較之下,華新科仍願意遵守承諾,盡力供貨。兩種不同風格,也各自成就一方之霸。

現在,市場仍然能從這兩家公司的策略決定中,看出產業風向。例如,2013年開始,國巨連續幾次減資,為後來的千元股價打基礎;華科事業群在經歷2012、2013年的虧損之後,2016年也開始減資。

兩強相爭,讓台灣被動元件產業更加精采 。兩家公司併購後布下的新局,會在未來,讓這兩家台灣公司逆勢成為區域型的大型公司,甚至出現全球被動元件產業的領導者。(延伸閱讀:華新科焦佑衡奉獻聽障公益 背後有洋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