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科技風雲

國巨陳泰銘最不忽視的對手 華新科焦佑衡聯合艦隊來襲

2019-12-11
作者: 林苑卿 

▲(圖/彭世杰攝)

位於華新麗華大樓的華科事業群(PSA)總部內,24層的高樓把台北市信義計畫區盡收眼底,華科事業群董事長焦佑衡就坐在窗邊、氣定神閒地說:「這幾年企業做得稍微好一點,我們有多餘的力氣能夠回饋社會。」談到CSR(社會企業責任),他甚至表示,「其實每個人都希望能夠做一點對社會回饋的事情;但是在企業還沒有做到很好的時候,當然沒有資格來做,你連自己都照顧不好了,你憑什麼?」

憑什麼?截至2018年,焦佑衡領軍的華科事業群,旗下共計9家上市公司,總營收衝上1100億元。從規模來看,華科事業群的總營收,相較於由大哥焦佑鈞領軍的華邦電,規模足足多了1倍;相較於已經成立53年的華新麗華集團,成立17年的華科事業群營收,也有華新麗華集團近60%水準。

▲華新科近年快速擴張,站穩產業領先地位。(圖/彭世杰攝)

焦家4兄弟壯大最快的事業體 陳泰銘最強力對手近年快速崛起

華科事業群在2002年正式組成,堪稱是焦家4兄弟中,壯大最快的事業體。

從市場競爭來看,華科事業群過去一直被拿來與國內被動元件龍頭國巨比較,去年發生的佳邦經營權爭奪戰,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2018年4月,國巨旗下凱美對佳邦發動惡意併購,「我們不要錢也不要利,最重要就是一個骨氣嘛!我們那時候下定一個決心,一定要讓陳泰銘碰到一個馬蜂窩,現在蜜蜂還沒出來,正在飛。我們加入華科集團,就是要讓華科集團撿到1支槍。」佳邦高層私下表示。今年6月,焦佑衡旗下的華新科宣布,參與佳邦私募,成為持有3成股權的大股東,凱美幾乎出脫佳邦股票,焦佑衡拿下佳邦主導權。

從被動元件市場一路到併購角力,焦佑衡更是陳泰銘在市場上最難以忽視的競爭對手。

一位專業操盤人還透露,去年國巨高層對被動元件產業前景太過樂觀,讓許多基金經理人在高檔大舉投資,結果損失慘重;現在基金經理人看被動元件產業,都會觀察焦佑衡的說法,如果華新科也看好未來發展,才真正表示產業確實有好轉。焦佑衡所帶領的華科事業群,儼然已是市場觀察產業發展,重要且真實的指標。(延伸閱讀:國巨陳泰銘vs.華新科焦佑衡 兩個男人戰爭宛如一部產業風雲史

專注做小慢慢變大 焦佑衡已成業界的小巨人

過去焦佑衡很低調,但未來你不能不認識。他不僅是國內第2大被動元件廠華新科的董座,自去年以來,焦佑衡更接連取得佳邦、鈺邦、嘉聯益、Elna Printed Circuits等被動元件與印刷電路板廠的主導權。

然而,在焦佑衡眼中,這都只是剛剛起步的好光景而已,他看好明年華科事業群的印刷電路板與被動元件業務,會因為5G而有大成長。焦佑衡所率領的華新科就像是航空母艦,正將華科事業群打造成聯合大艦隊,未來他的動向,勢將成為投資市場的焦點。

不過,誰能料想得到,有今日榮景的華新科,過去27年曾歷經過兩次重大挫敗。「焦佑衡個子小小的,從最小的事業做起,沒想到現在做得這麼大。」一位熟稔他的企業界人士這樣形容眼中這位「小巨人」。

27年前,焦佑衡在台灣電子產業還沒沒無名,最讓外界熟悉的身分是台灣首家電線電纜公司太平洋電線電纜公司、華新麗華集團創辦人焦廷標(人稱焦師傅)的3子。

或許外界都認為,華新科是焦廷標傳承給焦佑衡的事業,但是焦佑衡接受《財訊》專訪時卻直言,「華新科不是父親傳承給他,而是他自己出來創業的。」

從兩次危機中重新出發 從競爭者找到新方向

時序回到1989年,華新麗華集團買下國內第1家發光2極體製造商—萬邦電子,原本是由長子焦佑鈞擔任董事長;爾後,據了解,焦佑衡認為被動元件有發展性,說服父親焦廷標與焦佑鈞把萬邦與華新麗華集團的電子事業部門合併,於1992年成立了華新科,投入被動元件量產,董座也由焦佑衡正式接任。

1998年,被動元件產業的景氣跌落谷底,華新科大虧逾3億元,年衰退率高達411%,當時資本額才2.6億元,虧損大於資本額下,讓華新科營運面臨巨大挑戰。這是焦佑衡接手後面臨的第一次重大挫折。

當時產業盛傳,焦佑衡曾經動了要賣掉華新科的念頭,一度找上陳泰銘,卻因為陳泰銘給了一個讓焦佑衡「難以接受的數字」而作罷;《財訊》向華新科求證,華新科回應「純屬傳言」。

但無論如何,焦佑衡確實也因為摔了這麼一大跤,隔年便展開破釜沉舟大計,實施廠辦合一政策,藉此提升經營效率與控制成本支出;漸漸地,讓華新科在1999年開始營運績效好轉,也順利撐過被動元件產業寒冬。

2000年,被動元件產業景氣大翻轉之際,華新科上櫃的股價也從1999年最低點的8.65元一路飆漲,至2000年4月曾高達328元,登上新股后的寶座,同年還獲得《亞洲週刊》評選為亞洲1680家股票中,過去1年投資報酬率最高的「亞洲最佳個股」。

只不過,這堪稱華新科的輝煌時期,竟也悄悄埋下第2次重大危機。

一位熟識焦佑衡的人士透露,焦佑衡年輕氣盛時,喜歡刺激性的活動如潛水、登百岳,焦佑衡足跡踏遍世界各地,如地球極北端的阿拉斯加深海域等,而這樣的個性也表現在他創業時期的經營風格,敢衝、有拚勁。

▲焦廷標(左5)的4個 兒子,在產業各擁一片天。如今焦佑衡(右2)領軍的華科事業群,是成長最快的事業體。(圖/攝影組)

管理風格大突破 不追求做大,但要做好

2000年,焦佑衡為進一步提升獲利能力,與陳泰銘都同時相中飛利浦的全球被動元件部門。不過,同年5月,國巨宣布以180億元天價,併購飛利浦全球被動元件部門。不久後,卻爆發華新科大幅挖角,讓陳泰銘一怒之下,於2002年掀起訴訟,並創下國內第1樁最大金額的假扣押案,包括華新科及焦佑衡名下銀行存款與不動產統統都遭到假扣押。

2001年之前,華新科的稅後淨利最高也才10.9億元,假扣押金額就高達30億元。後來,在大哥焦佑鈞、2哥焦佑倫出面下,歷時8個月,該訴訟案才出現峰迴路轉的和解。

時隔17年,焦佑衡回想起這段往事,感觸很深地說:「我覺得很感激他(陳泰銘),他有一些經營的模式、思考的方式,其實讓我成熟很多。」他緩緩地表示,「我自己有疏忽的地方,但是這個疏忽的地方讓我成熟,我覺得這是1件很好的事情。」

在經過這起訴訟案後,焦佑衡漸漸地在經營風格上出現很大的轉變。一位熟識焦佑衡的產業界高層觀察,「訴訟案和解後,相較於陳泰銘,焦佑衡併購的公司都不再是產業界具備領導指標的投資標的,但是焦佑衡會很有耐心,願意花時間去磨,讓併購進來的公司慢慢長大。」

若仔細觀察華科事業群的組成公司,的確都不是產業界最頂尖的公司,但是焦佑衡就是有耐心讓公司慢慢熬到變成會賺錢的小金雞,如信昌電、精成科等就是鮮明的例子。

「我父親從小就告訴我們,生意不要做太大,把它做好就好。」這是焦廷標留給他的觀念。焦佑衡說,在市場上,焦家4兄弟經營的事業永遠都不是最大的,但是總能持續賺錢。

另一個焦廷標留給焦佑衡的經營理念,就是誠信。「這當中的講誠信,其實是非常困難的!」焦佑衡有感而發說,去年被動元件爆缺貨潮時,別人願意用更高的價格去買,為了股東權益,必須要放棄某種誠信,「但是我們承諾給人家的東西不要去改變它,寧願少賺點錢。可是股東可能會告你背信啊,因為你沒有百分之百維護他的權益;但是相對地,你又會希望客戶會因為尊重你的誠信,願意長期跟你做生意時,你得到長期的生意,所以很兩難。」

一位華新科客戶高層指出,焦佑衡沒有趁機拉抬價碼,所有客戶都按照合約走,盡力做到供貨無虞,因此「養」了一群華新科派的客戶,會優先採購華新科的被動元件,未來這些客戶也將會是華新科5G時代重要的夥伴。(延伸閱讀:5G大爆發 華新科三雄搶先受惠

整合集團平台提升戰力 可成吃不了的他照樣拿下

除了兩大理念,焦佑衡的管理模式和其他的兄弟其實不太一樣;他傾向於充分授權,建立互惠互利的管理模式。焦佑衡不諱言,「我沒有真正針對公司的運作開會,管理方式與其他企業管理方式不太一樣。我只管理華科事業群的現金流,只看各家公司營運的大方向。」他比喻華科事業群就像是一個平台,所有事業群的公司可以在平台上分享自己的專業,讓其他事業群的公司可以利用這些資訊,提升個別公司的經營績效。每個月旗下12家公司的管理高層會群聚到總部開會1天,分享對市場的看法,「重點是市場情報的交換!」每季,華科事業群會召開市場行銷會議,各主管會把負責的業務團隊帶來,報告最近開發哪些客戶,互相交換客戶情報。

而這樣的整合平台,更讓焦佑衡可以拿到別人拿不下來的公司。今年3月,可成參與嘉聯益現增,持股達7.42%,成為嘉聯益最大法人股東。但短短4個月不到,可成又無預警公告3家子公司處分2.6萬張嘉聯益持股,引發業界譁然。

相較於可成的「閃退」,7月底,華科事業群旗下的瀚宇博德,透過認購私募股份與換股方式,總計取得嘉聯益24%股份,嘉聯益也取得瀚宇博德6.5%股權。 

為何可成董事長洪水樹吃不下,焦佑衡卻可以?焦佑衡也首度針對嘉聯益案提出他的看法,「現在我在幫嘉聯益,依照過去經驗,我就知道要非常耐心。」他分析,「嘉聯益只是在管理上有疏失的地方,」但在軟板市場建立堅實的基礎,「未來20、30年要再進入軟板,我認為是不可能的,」更重要的是,嘉聯益有很好的客戶群,很多5G新應用都在它身上,「趁這時候救它一把,可能它就翻起來。」

▲嘉聯益歷經一番震 盪後,成為華科事業群的一份子,未來表現備受關注。(圖/攝影組)

有機會也有挑戰 焦佑衡要靠兩支箭再拓新局

去年華科事業群總營收暴衝至1100億元,年成長率高達37%,靠的就是被動元件與印刷電路板兩大塊主力業務。「被動元件與印刷電路板都是電子產品不可或缺的關鍵元件,尤其是被動元件雖然看起來不起眼,毛利率卻都是動輒30%~40%,印刷電路板更是主要收益來源。」

2020年,又將到每10年1次景氣循環的被動元件產業爬坡期,特別是在5G應用的催化下,預期被動元件與印刷電路板可望有一波大成長,也讓焦佑衡對於未來成長深具信心。

不過,華科事業群的前方也並非毫無挑戰。今年2月,嘉聯益解雇高達逾400位員工,在產業界引起不小的震盪。未來是不是真如焦佑衡所言如虎添翼?外界都睜大眼睛高度關注。(延伸閱讀:華新科焦佑衡奉獻聽障公益 背後有洋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