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財訊書房
HOT

民間熱、官方冷 在歷史情結擺盪的中日關係

2019-12-06
作者: 傅高義

▲(圖/達志)

中國和日本在新時代該如何合作,才能既造福彼此,又能有利於其他國家?然而,這其中的一大前提,是雙方能否處理好由歷史問題造成的情緒反覆。(延伸閱讀:中國打安全牌拉攏日本 弱化台灣戰略地位》習近平部署第一島鏈元首外交的精算

在西方探險家、商人和傳教士到來前,中日兩國是靠一個由中國文明主導的、鬆散的區域秩序聯結起來的。但現在,這兩個國家都是全球秩序的一部分,這一秩序儘管很不完美,卻是根據一套最初由西方國家建立、比中國秩序複雜得多的規則和程序來運作的。即使將來超過了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中國仍是西方人創造的這個全球體系的一部分。

中國在世界各地獲得影響力與籌碼後,已開始發揮更大的作用;同時,中國也正在帶頭創建新的區域和全球制度。儘管為中國所建,這些制度在運作上與其說是按照中國處理與外部世界關係的傳統方式,不如說更像在美國及其他西方國家領導下所建立的制度下運作。

旅遊與經濟往來密切 民間頻交流 歷史上首見

自同盟國軍事占領的那天就臣服於美國的日本,仍然是一個重要的全球經濟強國,並將繼續在美日安全同盟的框架下運作。但自從川普政府上台以來,美國與區域及全球組織的聯繫日益鬆散,日本變得更加自主,慢慢開始在全球政治中扮演更積極的角色,在處理與中國的關係上也變得更加主動。

現在中日兩國人民彼此間的聯繫,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要多得多。時至今日,中日間商品交換和人員往來的規模是1972年兩國重新建立正式外交關係時的100多倍。今天,兩國間單日人員往來與商品交換的數量,就超過清朝與德川時代10年間的總量。從二戰後到1972年間,兩國年度貿易額從未超過10億美元;但到2017年,兩國年度貿易額已高達3000億美元。1965年是中日關係正常化前日本訪華人數最多的1年,除去參加廣州交易會的日本人,全年只有不到5000名日本遊客來到中國;而在2018年,日本政府發給中國旅客的簽證超過800萬份,來華的日本人超過268萬。到了2018年,中國旅客單日赴日人數約為兩萬多,該數字還在不斷增加。

中國現在有超過3萬家日本公司,比任何其他國家的外資公司都要多得多。即使一些負責地方經貿關係的中國官員在公開場合表達反日情緒,實際上卻很務實,願意與日本人合作。日本公司也透過電子商務為中國消費者提供產品。(延伸閱讀:謝金河:失落30年的日本變與不變

儘管如此,與其他主要國家領導人的交流相比,中日領導人之間的交流,互信程度低、共鳴不多、坦誠交流的次數也很少。他們的交流方式比較嚴肅、更加官樣,沒有任何一方的高層政治領導人與對方國家的國民有私誼或深交。兩國最高領導人偶爾會趁參加區域或國際組織會議之便,安排一些短暫的場外會談,但他們長談的次數,5年間不會超過1次。按照中國接待外賓的標準,日本官員通常得不到高規格接待,有時甚至根本得不到接待。

1894~1895年甲午戰爭前,東部沿海大城市之外的大部分中國人幾乎沒有意識到日本的存在。甚至直到1937~1945年中日戰爭期間,除了那些生活在大城市或日本軍事基地附近的人,占中國人口80%的農村人口沒有收音機,幾乎沒有人知道日軍在中國做了什麼。而現在,中日兩國幾乎所有人每天都能透過電子媒體得知關於對方國家的新聞和專題報導。

歷史情緒反覆 政治缺互信 關係難穩定

在中國,主管國家媒體的官員們監控著傳播給大眾的信息內容。1992~2014年,中國民眾在媒體上到處可以看到日本侵略者的形象。日本媒體關於中國的報導中,有中國示威者向日本商店投擲石塊、中國軍艦與飛機騷擾尖閣諸島(釣魚島)附近的日本船隻這樣的電視畫面。兩國播出這類新聞所造成的後果,就是一種普遍的、互相的、公開的敵意,這種敵意在2010~2014年間到達高峰。儘管如此,隨著中國人均收入開始提高,日本工業產品倒是獲得了中國人的青睞。(延伸閱讀:謝金河:一部刻劃大時代的好電影—戰地琴人

因此,中日間民眾交往以及經貿關係建築在一個脆弱的基礎上,受制於兩國民眾間普遍的敵意以及政治領導人間因缺乏互信而導致的兩國關係的波動。因為中日關係裡的諸多情緒歸根到底來自對歷史的看法,除非他們處理好由歷史問題造成的情緒反覆,兩國關係就很難建立在一個更堅實、穩定的基礎上。

▲中國與日本-傅高義的歷史思索。(圖/天下雜誌提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