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生技醫療

台灣試管嬰兒著床率全球第二!3個數字看台灣生殖醫學如何創造奇蹟

2019-11-30
作者: 蔣宜婷

▲(圖/今周刊)

2014年,梁小姐向香港公司請了幾天假,隻身飛了一趟台灣。

她始終記得那趟旅途有多忐忑。梁小姐當時34歲,結婚已經3年,但和丈夫一直懷不上孩子,如果還不能排上香港公立醫院的人工受孕療程,她再一年就將升格高齡產婦,時間所剩不多。生育對她而言,也將是更艱困的挑戰。

「我當時不太了解台灣技術好不好,但我看到很多成功例子。很多香港人去台灣,他們在網路上分享怎麼買機票、第一天住哪,診所價錢也比香港便宜很多,當時我就決定去台灣諮詢看看。」梁小姐接受《今周刊》電話訪談時說,朋友間來台灣做試管嬰兒是常見選擇;18年,香港TVB電視主持人甚至親自在節目中來台示範凍卵,「台灣行」因此更為普遍。

台灣生殖技術 亞洲首屈一指   療程數量 外國患者占一成

這個現象其實不只發生在香港,亞洲許多不孕夫妻都特地從日本、東南亞遠道而來,尋求台灣生殖醫學協助,一圓求子夢。

每年,有上千外國不孕家庭來到台灣。根據衛生福利部統計,17年,外國人在台灣進行人工生殖的療程數量,就有4219個週期(一次不孕症治療通常以週期計算),已經占了全台灣總治療週期的10分之1,是16年的1.5倍。其中,多達42%的患者來自中國,香港及日本人數則分別占32%和11%;同時,台灣的國際醫療門診住院比率上,婦產科排名第2,僅次於健檢中心,比醫學美容還高。

「在亞洲,我們的確是最先進、技術也是最好的。」台灣生殖醫學會祕書長何信頤難掩驕傲地說,台灣目前植入單胚胎的成功率相當高,醫師不需像從前一樣,重複植入或植入多個胚胎,而是一次就成功的機率大幅提升;「國際監測生殖輔助技術委員會」(ICMART)13年統計也顯示,台灣整體試管嬰兒治療著床率高達36.7%,居國際排名第2,直逼美國水準,是亞洲地區試管嬰兒治療的龍頭。

服務品質高、收費親民  每治療週期價格 僅需全球一半

除了高水準的醫療服務,台灣還有另一項吸引國際病患的優勢:價格親民。香港TVB主持人在節目中便曾感嘆:「在台灣凍卵是10萬元,香港做也是10萬元,但(幣值)是港幣!」

生殖醫學會調查發現,台灣試管嬰兒治療每週期平均價格約為新台幣12至18萬元,是世界各地平均價格的一半;台灣的費用甚至只有香港、菲律賓和新加坡的4成。

不過,真正讓台灣打開國際市場的,則是有特殊需求的不孕患者,都能在此獲得充分治療。日本《讀賣新聞》17年曾以頭版報導,14到16年間,日本至少有96位婦女來台灣接受受贈卵子治療,110個孩子因此誕生。

隨著婦女生育年齡上升,卵巢漸漸衰竭、無法取卵,已經是不少夫妻做試管嬰兒時碰到的困境。07年,《人工生殖法》在台灣上路,便規定已婚婦女可以接受匿名、非直系或非四親等內旁系親屬的第三者捐卵。

國泰醫院生殖醫學中心主任賴宗炫指出,國際不孕患者的流動通常與法規有關,由於中國捐卵不合法,日本則尚未完備關於第3者捐精卵的人工生殖法規,台灣這方面遂成為亞洲地區首選;如今全台也有多達85家登記在案的人工生殖機構,許多診所積極提供國際醫療服務。

「07年我們就決定走國際化,現在我們客戶一半來自海外,他們都有共同特質:周遊列國。他們在別的地方做很多次都沒成功,身心靈都受傷了,而我們可能是他們的最後一站。」台灣最具規模的生殖診所之一、送子鳥生殖中心院長賴興華認為,台灣不僅卵子冷凍技術先進,卵子來源也較豐沛;送子鳥便號稱有亞洲最大的卵子庫,隨時有兩百顆卵子可以配對。

這幾年,「第3代試管嬰兒」、「第3.5代試管嬰兒」更是吸引許多中國、港澳病患來台灣就診的熱門選項。何信頤說明,其實台灣醫界並沒有「第幾代」的說法,坊間所指的第1代,便是傳統試管嬰兒:單純將卵精取出、混合形成受精卵後,放回子宮中;第2代是因應部分男性患者精蟲數目太少,發展出「顯微注射」技術,將精子打進卵子內強迫受精。

至於第3代,是應用新興基因技術,在胚胎植入子宮前,先做胚胎切片、進行染色體篩檢或基因診斷,用以排除有唐氏症或是特定基因遺傳疾病的胚胎。第3.5代則是加上子宮內膜容受性的基因檢測,了解患者子宮這個「窗口」接收胚胎的最佳時機,藉此增加胚胎著床的成功率。

設備先進、臨床經驗充足  立法20年 8.6萬試管嬰兒誕生

「胚胎是鑑定過的,子宮內膜的窗口也鑑定過,兩邊都對了,懷孕率就提高了!這與傳統(試管)賭每個女人都一模一樣、套同一個公式,很不一樣。」賴興華強調「個人化精準試管嬰兒」是目前趨勢,這些技術雖不是台灣獨有,但最新技術、設備與藥品,台灣都與歐美先進國家同步,臨床經驗也相當充足。

隨著部分診所主打一條龍式服務、在中港日等地開設辦事處,病患來台灣的意願也更高。病患可以在當地婦產科預約,抽血、照超音波及打排卵針,直到取卵時再飛來台灣待個幾天;胚胎可以視病患意願,3、5天後植入,或冷凍起來,下個月再來植入。

「其實我請假總共不過四、五天,台灣醫師服務態度非常好,跟香港不一樣,不能生孩子已經不開心了,但他們對你很了解、很關心。」梁小姐說,台灣有些診所甚至包交通食宿,院內又有圖書館、藝術品展覽空間,氣氛與想像中截然不同。

如今,梁小姐的女兒已經5歲了。今年11月,近40歲的她又來了台灣一趟,希望能拚第2胎。雖然還不確定驗孕成果,但電話那頭的她,語氣聽來相當有信心。

台灣的生殖醫學,其實還有不少努力空間。何信頤指出,代理孕母草案已經躺了10年,不少女性仍受無法懷孕之苦,加上台灣同性婚姻合法化,愈來愈多人對代理孕母有需求;《人工生殖法》也應適度鬆綁,例如允許未婚女性也能進行試管嬰兒、有條件開放性別篩檢以及兄弟姊妹間的精卵指定捐贈等。

17年,台灣已經有9590個嬰兒透過人工生殖出生,20年下來,總數超過8萬6000人。這個從生命源頭開始的醫學革命,雖然仍遭受部分保守人士反對,但毫無疑問地,台灣醫療已幫助上萬海內外家庭,圓滿了一個心願。…(更多內容,請參閱最新一期《今周刊》第1197期)

延伸閱讀:

每個月該存多少?第一名分析師用「4%存錢法則」,40歲財務自由

因為吸引力?還是戰利品?男人偏好年輕女子,是因為「這些」原因

飛機上「用嘴幫忙吸尿」半小時...因病人膀胱快破裂 仁醫:這是職責和本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