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馬世芳

廣播人、文字工作者,著有散文輯《地下鄉愁藍調》、《昨日書》

馬世芳:「金音創作獎」走過10年 台灣原創音樂的強韌生命力

2019-11-30
作者: 馬世芳

▲第10屆金音獎最佳另類流行單曲由鄭宜農的〈玉仔的心〉獲獎,重新詮釋漸漸失根的母語。(圖/翻攝自鄭宜農臉書)

一眨眼,「金音創作獎」已經辦了10年。這個鼓勵台灣原創獨立音樂的獎項,一路跌跌撞撞,從去年開始進行3年的「轉型大工程」,評審團轉型成「主席制」,評審名單由主席確認邀約,並加入海外評審,有跟金馬獎看齊的意思。希望有一天,金音獎能成為真正的「亞洲獨立音樂大獎」。

評審高度投入 討論超熱烈

我想關心的人都會同意:第10屆金音獎已進化出全新的形貌,和台灣原創音樂場景有愈來愈深的連結。評審團改由主席邀約,讓評審過程更易形成共識,彰顯一貫的價值,評審們也有某種共同的「榮譽感」。我在決審擔任會議主持人,每一位評審無不掏心掏肺,投入極深的感情,又保持開放的心胸,誠心聆聽不同的觀點。這真的是我參與10幾次金曲、金音評審以來,最「有愛」的一次經驗了。

我知道金音獎得主對普通聽眾來說,多半比較陌生。底下是我從入圍、得獎名單裡挑出來衷心推薦的代表作品,從這份名單,不難感受到台灣音樂莽莽然的生命力:

今年「年度專輯」大獎首次由爵士樂作品奪標:鐵琴演奏家蘇郁涵的《城市型動物》氣韻靈動,錄音製作水準極佳,是我去年的私愛專輯。不管你聽不聽爵士樂,都值得請一張回家。「評審團獎」給了另一個我的私愛團體「落差草原WWWW」,我曾在2018年終回顧形容他們的作品「繁複堆疊如露如電如夢幻泡影,把你拽進迷幻深邃的異次元」,這屆金音獎他們還拿下了「最佳現場演出獎」─我和眾評審在典禮前一天去看了他們的Live house入圍演出,短短半小時的表演,一氣呵成,層次細膩、精準、震撼力十足。

看現場演出的另一個驚喜是Yellow,這個小子渾身是戲,唱作俱佳,加上一流的樂手班底,彼此默契爐火純青,演出極好看極過癮。這屆沒得獎沒關係,我賭他必成巨星。

和金曲獎依語種分類不同,金音獎是按音樂類型給獎。想提一提兩張突破「台語搖滾」既存框架,大破大立的厲害專輯:最佳創作歌手廖士賢的《西部》,和最佳新人暨最佳搖滾專輯:百合花的《燒金蕉》。廖士賢已經拿下金曲獎最佳台語歌手,《西部》以情景交融的凝鍊歌詞,唱出台灣西岸海口地帶的故事,搭上法國音樂人尊室安沉鬱細緻的電音和古典配樂,深邃而動人。百合花則走出另一條路線,一方面深深浸泡在台灣民樂的傳統,做足了功課,一方面又接受製作人拋出來的千奇百怪的西方樂史實驗經典,讓聲場有了更豐富的想像。歌詞回歸吟唱本能,充滿了解放的快感,貌似隨興,歌樂結構卻又嚴整大氣。這朵百合,是《抓狂歌》之後30年又開出的台語搖滾的燦爛奇花。

順帶一提,鄭宜農的〈玉仔的心〉拿下最佳另類流行單曲,也是一首「不一樣」的台語歌,很美也很酷。這屆金音獎讓我看到青壯世代音樂人用他們自己的方式,拾回在台灣社會漸漸失根的母語,賦予新的詮釋方式,誠然可喜。(延伸閱讀:馬世芳:覺醒音樂祭10週年 年輕人扎根在地文化

若你以為獨立音樂不是很吵就是很怪,我推薦你試試看入圍民謠專輯和單曲的柔米,這位姑娘有著得天獨厚的沙嗓子,彷彿歷盡風霜,其實她年紀還很輕。首張專輯《新的。人。事物》不走理所當然的民謠編曲,樂器編制時有奇想,聲場很鬆很溫暖卻毫不膩口,非常耐聽。

記得前些年金音獎初設「節奏藍調」獎項的時候,每年入圍名單都很尷尬,沒有人說得清這個類型到底該怎麼定位,以至於後來一度撤掉這類獎項。誰想得到台灣青年竟在這兩年瘋起R&B,愈玩愈有模樣,和嘻哈大潮一起洶湧而來,這個項目終於能對到正在發展的音樂場景了。∅ZI在勇奪金曲新人之後,又以出道作《∅ZI:The Album》拿下金音最佳節奏藍調專輯,另一位才華橫溢的新人Karencici以〈長期有效〉拿下節奏藍調單曲。聽聽他們的歌吧,這是更鬆、更奔放、更自由的新生代的聲音。

連結南島語族 生命的謳歌

我也想請你聽聽「跨界或世界音樂專輯」得主:查勞.巴西瓦里的《SALAMA》。為了做這張專輯,查勞差點心臟病發死在馬達加斯加,幸好吉人天相、有驚無險。這張專輯的音樂,連結台灣原住民和馬達加斯加的南島語族記憶,訴說的故事卻是查勞親哥哥的一生:一位曾經滿腔夢想、如今卻落魄孤單的漁人。這些樂聲鮮活、情意真摯的歌,的的確確是用生命換來的。

若你願意騰出時間聽聽,我想你也會同意:台灣原創音樂真的很精采,其中最好的作品,拿到世界任何地方都足以抬頭挺胸。套兩句古老的歌詞:「我們這裡有勇敢的人民,我們這裡有無窮的生命」。謝謝這片自由多元的土地,謝謝台灣!(延伸閱讀:馬世芳:百花齊放的台灣原創音樂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