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黃哲斌

新聞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政大新聞所,曾任記者、編輯、新聞網站主管;目前網路活動地點是Medium及Twitter,帳號都是Puppydad

黃哲斌:米老鼠的網路串流戰爭

2019-11-28
作者: 黃哲斌

▲(圖/Pexels)

99年前,當華德.迪士尼與友人合創動畫工作室,鐵定沒想到,他的名字見證了娛樂媒體從電影、無線電視、有線電視,一路蛻變演化;如今,不但躍為好萊塢片廠霸主,幾乎吃下超級英雄電影市場,甚至挑戰網路串流巨頭,回頭威脅傳統電視產業。11月中,Disney+在美加、荷蘭上線,第1天就宣稱超過千萬名訂戶,正式擂動串流市場的戰鼓,這場眼球與現鈔爭霸戰,有哪些可預見的衝擊?

眼球與現鈔的爭奪戰 爆炸的選擇題

首先,握有收視投票權的觀眾面對爆炸選擇題,除走得最遠的Netflix、剛被迪士尼收進葫蘆裡的Hulu、預定明年推出的NBC環球集團Peacock,美國至少有7家大型綜合影音平台,還有20家分眾的串流服務,陷入收視大亂鬥。

至於台灣,目前可訂閱的串流服務,Netflix、愛奇藝、LINE TV、KKTV、Apple TV+,每月合計就要逼近千元,還沒算上MOD、公視+、Catchplay、friDay,以及尚未登台的Disney+、蓄勢待發的HBO Max。隨著網路影音平台陸續增加,勢必出現「注意力時間」與「家庭娛樂預算」的雙重排擠效應。或許你會問,不到600元吃到飽的傳統有線電視,豈非更有競爭力?答案很複雜,可預見的未來,有線系統還會存在,就像報紙雜誌的主戰場雖漸移往網路,紙本發行仍然存在,服務不同客層。然而,也像紙本媒體經歷一場緩慢的典範轉移,5年內,電視頻道與有線系統將體驗這種「手腳冰冷的失血感」。

去年,全球影音串流服務訂戶達6.13億,首度超越有線電視訂戶的5.56億,這是永不回頭的黃金交叉。以美國為例,10年前,家中未安裝付費電視的成年人只有約1000萬人,今年底,預估將達4600萬人,幾占總人數1/5,明年估計突破5000萬人。

群眾快速萎縮的流沙感,讓迪士尼決心放手一搏,不但花26億美元買下串流技術公司BAMTech,斥資713億美元天價吃下21世紀福斯,更寧願放棄每年約45億美元授權金,逐步終止自家影片在Netflix等平台上架,就為了整軍經武,盤點旗下迪士尼、ESPN、Hulu、Fox的內容資源,搶奪全球影音串流市場。

焦慮感早已瀰漫整個影視圈,Netflix瘋狂燒錢、瘋狂擴張,撼動好萊塢與電視產業,不只迪士尼,同樣橫跨頻道與系統的康卡斯特/NBC環球、AT&T/華納/HBO,無不犧牲原有授權業務,積極準備推出自家串流服務。

拉遠來看,這場串流大戰,有幾個趨勢重點:

1、我們正目睹影視產業的王朝交接,就像30年前,有線系統挾著利基頻道,破壞無線電視的獨霸地位,甚至將後者吸納為「基本套裝」;不久將來,串流服務極可能成為主流,吃下現有頻道生態系。

2、以往,迪士尼等頻道商專注生產內容,透過戲院、系統商接觸觀眾;如今,迪士尼、HBO、NBC環球等強勢頻道,搭配集團的資源,直接建立與消費者的聯繫,學習Netflix運用收視資料等大數據,取得下一輪內容產製的叫牌權。

3、Netflix雖有先行優勢,但今年以來,在美國的新增訂戶明顯遲滯,第2季甚至負成長,全靠海外用戶支撐。隨著本土競爭加劇,Netflix勢必加緊搶占全球用戶,代價是增加區域性內容,文化磨合是一大挑戰,首部台劇《罪夢者》褒貶不一就是例證,這也是跨國串流平台的共同功課。(延伸閱讀:歐巴馬投資電影黑特美國、吹捧中國製造?謝金河:我看了兩遍,現在有不同想法

隨選隨看成新收視習慣 有線電視將崩壞

4、Netflix公布第3季財報時,宣稱串流市場競爭只會把餅做大,不會衝擊自身發展,「唯一輸家是傳統電視業者」。姑不論前半宣稱是否樂觀粉飾,後半預言顯然是業界共識,當「隨選觀看」成為網路世代的收視習慣,提供等同龐大影視資料庫的無窮選擇,傳統線性、無法倒轉或儲存、無法一次追劇的有線電視,勢必面臨靜脈放血式的剪線潮,不致一夕崩毀,但會日漸衰弱。(延伸閱讀:林坤正:傳統電視末日降臨

未來,一般家庭收視戶的合理選擇,將是訂閱1~3個串流服務,頂多搭配有線電視的基本套裝。當盤勢底定,現有頻道為求生存,若非自營數位平台,就是靠行大型串流業者,以延續收視生命,等到訂閱市場趨近飽和,串流平台之間,也可能結盟相互搭售,交叉淘洗訂戶。

在板塊斷裂移動的交界處,台灣影視內容及電視產業能否順利跨接,找到數位新生命;或只能依附跨國集團,在夾縫中困苦求生,已不只是科技挑戰,更是傳播與文化議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