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肯尼斯.羅格夫

美國哈佛大學公共政策學教授。曾任國際貨幣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本文獲Project Syndicate授權在台獨家刊載。

肯尼斯.羅格夫:破壞力驚人的數位貨幣戰

2019-11-27
作者: 肯尼斯.羅格夫

▲(圖/Pixabay)

臉書執行長祖克柏最近對美國國會表示,美國無法壟斷對新一代支付科技的監理。他至少說對了一半。祖克柏暗示,你或許不喜歡臉書擬發行的加密貨幣Libra,但中國幾個月後可能就推出國營的數位貨幣,而你可能更不喜歡後者。

祖克柏暗示,即將崛起的中國數位貨幣可能損害美元在全球貿易和金融領域的主導地位(至少在比較大、合法、納稅和受監理的那一部分中,美元確實居主導地位)。祖克柏此言或許是說過頭了。事實上,美國監理當局擁有廣泛和巨大的權力,而且不但可以對美國國內的機構發號施令,對必須參與美元市場的任何金融業者也是這樣─最近美國強迫歐洲銀行業者遵守美國制裁伊朗的規定(這些銀行與伊朗的商業往來因此受到嚴重限制),歐洲人就沮喪地認識到這一點。

美國深厚且高流動性的市場、強健的體制和法治,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都將令中國無法威脅美元的主導地位。中國麻煩的資本管制、對外資持有債券和股票的限制,以及中國金融體系普遍不透明的性質,使人民幣至少在未來好幾1年都不可能在合法的全球經濟中取代美元的地位。(延伸閱讀:加密貨幣只是無政府主義的幻想?

美元地位難撼動!中國數位貨幣 可能影響地下經濟

不過,地下經濟則完全是另一回事。全球地下經濟(主要是逃稅和犯罪活動,但也包括恐怖主義)規模遠小於合法經濟(前者規模可能是後者的1/5),但仍影響重大。此處的問題主要不在於誰的貨幣居主導地位,而是如何盡可能減少負面影響。廣泛使用、國家支持的中國數位貨幣當然可能產生影響,尤其是在中國的利益與西方不一致的領域。

美國原則上可以要求受其監理的數位貨幣接受當局的追蹤;如此一來,如果北韓使用該貨幣雇用俄羅斯核子科學家,又或者伊朗使用它資助恐怖活動,美國就很可能偵測到這些活動,甚至可以出手阻止。但若北韓或伊朗使用的是中國監理的數位貨幣,美國可以動用的手段就會少得多。西方監理機關最終或許會禁止使用中國的數位貨幣,但無法阻止非洲、拉丁美洲和亞洲許多地方使用該貨幣,而這甚至可能在美國和歐洲製造出一些地下需求。

或許會有人問:為什麼既有的加密貨幣(如比特幣)無法發揮這種功能?它們在極其有限的程度上發揮了這種功能。但世界各地的監理機關有強大的動機禁止人們在銀行和零售場所使用加密貨幣,藉此控制這種貨幣的使用。這種限制嚴重損害既有加密貨幣的流動性,最終大大限制了它們的基本潛在價值。中國支持的數位人民幣就不是這樣,因為它可以方便地在世界兩大經濟體之一的中國使用。沒錯,中國如果推出新的數位貨幣,它幾乎一定獲得當局的許可:原則上會有一個中央結算所,而中國政府將能監控所有的交易─但美國就不能。

臉書的Libra也將是當局許可的貨幣,由瑞士當局負責監理。瑞士是Libra的正式註冊地,而與瑞士合作無疑比與中國合作好得多,雖然瑞士有保護金融交易隱私(尤其是與逃稅有關的活動)的悠久傳統。

Libra將與美元掛鉤,美國當局將可因此掌握更多資料,因為(目前)所有的美元結算都必須透過受美國監理的機構進行。但是,因為既有金融工具基本上可以複製Libra的功能,Libra的基本需求預期不多─主要可能是希望規避偵測的人對它有需求。除非科技支持的貨幣可以提供真正先進的技術(這絕非顯而易見),它們在監理上不應該有特殊待遇。(延伸閱讀:黃哲斌:加密貨幣「如果還有明天」?

臉書Libra是推手!各大央行跟進 希望促進普惠金融

Libra至少已經促使許多先進經濟體的央行加快推動提供廣泛使用的零售數位貨幣的計畫,而我們希望這有助促進普惠金融(financial inclusion)。但是,這場鬥爭並非只是為了發行貨幣的利潤;它最終攸關國家規管經濟活動和對其課稅的能力,以及美國政府利用美元的全球地位,實現其國際政策目標的能力。

美國目前對12個國家實施金融制裁。土耳其上個月入侵敘利亞的庫德族地區之後,一度遭美國制裁,但美國很快撤銷了相關措施。美國針對俄羅斯的制裁,則已經實施了5年。

一如科技已經顛覆了媒體、政治和商業生態,科技可能即將顛覆美國利用世人對美元的信心追求美國廣泛國家利益的能力。中國和其他地方推出政府支持的數位貨幣,可能擾亂既有秩序,但Libra很可能無法解決這問題。果真如此,西方政府現在就必須開始思考對策,以免為時太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