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張宏嘉重返三陽 是當家還是當人頭? 市場派奪下經營權 新老闆鍾情土地開發

2014-07-02
作者: 黃靖萱

三陽經營權從第三代經營者黃悠美手中掉棒,落入從土地開發出身的吳清源手上,再請來從第二大股東變成打工仔的張宏嘉出任董座;一場經營權之爭,有新老闆的精心盤算,還牽扯出家族二代恩怨,誰才是最大贏家?

創下股東會董監選舉投票時間最長紀錄,三陽董事長黃悠美仍舊無法力挽狂瀾,以九鼎開發執行長吳清源為首的市場派順利取得董事會過半數席次,股東會最後,黃悠美忍不住哽咽,掌控一甲子,黃世惠家族就在三陽60週年之際,丟失了經營權。

 
三陽變天,其實市場派早在3年前就開始布局。
 
3年前,黃悠美升任副董事長,但她的個性固執,不容易信任別人,自她接掌公司,許多議案都無法決策,造成許多人不滿,這是公司內部開始有人向外尋找資源,結合市場派力量想換掉黃家經營權的主因之一。
 
另一個對市場派來說的絕佳時機,則是黃家面臨財務危機,持股過少。黃世惠家族的慶豐集團轉投資橫跨銀行、人壽、科技,還包括製造福斯T4的慶眾汽車,全盛時期集團營收上千億元,曾是台灣前十大企業集團。但遭遇亞洲金融風暴以及經營不善,黃世惠手上的三陽股權幾乎全向銀行質借,質借的股票也陸續被銀行斷頭拍賣,使黃家能掌控的持股已不到兩成,給了市場派可乘之機,在2011年董監改選前,大量買進三陽持股。
 
也就是這一年,含吳清源在內的市場派,取得兩席董事,黃家的經營權開始鬆動。
 
市場派進駐 吳董是大股東
 
三陽預計7月3日召開董事會,若無意外,父親張國安為三陽創辦人之一的張宏嘉,將被推派為三陽新任董事長。外界雖都以「王子復仇」來形容張宏嘉,但三陽經營易主自此「改姓」,卻不是姓張,而是吳。因為吳清源一派,包括薇閣精品旅館老闆許調謀在內,擁有三陽4成多股權,是三陽最大股東,而張宏嘉家族則僅有4.7%的股權,吳清源才是三陽現在真正的老闆。
 
外界好奇,吳清源明明是最大股東,為何要將董事長大位讓給張宏嘉?
 
事實上,3年前持股近三成的市場派拿下三陽兩席董事時,就曾找上張宏嘉合作,但雙方持股不足,尚難以扳倒黃家,合作流於紙上談兵;3年來,吳清源持續買進,有機會掌控董事會後,再度找上張宏嘉。一開始,吳清源只打算請張宏嘉擔任三陽總經理,後來考量到張宏嘉的想法與意願,最後決定請他出任董事長。
 
吳清源深知,以他從事土地開發的背景進入三陽,形象及社會觀感並不好,但反觀張宏嘉,父親張國安當了30年的三陽總經理,張宏嘉也自稱從4歲起,就在父親創辦的三陽廠內長大,算是老三陽人,又擁有近5%三陽的股權,僅次於吳清源和黃家。「張宏嘉是銜接公司派和市場派最好的潤滑劑,」知情人士指出。
 
張國安的4個兒子裡,張宏嘉和老二張宏碩都曾在三陽體系歷練過,尤其是從小被視為接班人培養的張宏嘉,對三陽感情最深。不但從工廠現場做起,也被安排到日本本田工廠實習,之後又歷練過稽核、企畫、營業等部門,50歲才離開三陽。「他有可以將三陽經營好的自信,也是吳清源找上他的原因,」和張宏嘉接觸的市場派人士認為。
 
吳張蜜月期 外界不樂觀
 
因此說穿了,這次張宏嘉重返三陽,不再頂著大股東的光環,而是最大股東吳清源的「人頭」。即使吳清源對外一律宣稱「都讓張宏嘉全權處理」,但即使是貼近吳清源的三陽市場派人士都坦言,「其實我對於他們的蜜月期有多久,不是很樂觀,畢竟張宏嘉只是吳清源的代理人。」
 
對於所有現實的態勢,張宏嘉心知肚明。「當然是被利用,但被利用的有價值,他是為了三陽,不是為了吳董。」張宏嘉身邊的人坦白地說,「吳董知道沒有張家,他無法經營三陽,而沒有吳董的股份,張宏嘉也不會想回三陽。」
 
即使外界認為,張宏嘉很可能最後無法漂亮退場,甚至連他朋友在三陽董監選舉前,都跟他說,「為了你好,預祝你不要當選。」但張宏嘉接下這吃力不討好任務,這都是因為他的父親──張國安。
 
張宏嘉的父親張國安,當年和黃世惠父親黃繼俊在內湖共同成立了「三陽電機廠」,但黃繼俊一直以大股東身分,放手讓相差30歲的張國安經營三陽。三陽老臣回憶,到後來很多人甚至都忘了三陽還有一位董事長黃繼俊。
 
黃繼俊過世後,他在美、日行醫20多年的長子黃世惠返國接掌三陽董事長,張國安依舊主導三陽大小事,這讓一向只有「病人聽他話」的黃世惠深感不被尊重。
 
1986年,張國安無預警地遭黃世惠拔掉總經理一職,在三陽擔任營業部經理的張宏嘉,也同時跟著父親離開了三陽。
 
2000年時,張宏嘉更因反對三陽收購慶豐轉投資的3項海外事業,憤而退出董事會,家族也不斷降低持股。親近張宏嘉的人說,10多年來,張家沒有想過要重回三陽。
 
相較於張宏嘉對三陽的使命,更令外界好奇的,則是現在三陽真正的老闆吳清源。
 
以房地產及土地開發起家的吳清源認為,土地開發完就賣掉,不是能傳承的事業,為了有個「企業」可經營和傳承,因而對公司派實力相對孱弱的三陽虎視眈眈。
 
一開始市場派啟動收購三陽股權時,三陽的股價一直在10多元徘徊,經市場派計算,當時三陽的資產淨值一股就值20元,再加上三陽一○年稅後淨利近10億元,一一年則是14億元,獲利穩定。在這情況下,市場派初估,只要花不到100億元就能入主三陽,並不算貴,且極有利可圖。
 
再加上當時三陽已和美孚合作開發三陽內湖廠,以三陽擁有46%的分屋比率來計算,光是這項開發案,潛在處分利益就高達120至160億元,以三陽股本89.6億元計算,一股可貢獻13元以上。
 
只不過後來並未如市場派所願,去年以來三陽股價一路上漲,甚至漲到60元,吳清源最後約花了150億元才成功入主三陽,但他們心想,公司一年還是能穩定賺十億元,仍是一項很划算的投資。
 
理念大不同 衝突恐難免
 
然而現在與之前的如意盤算卻出現落差,吳清源和張宏嘉的第一個挑戰是本業虧損。三陽一二年的獲利驟減至4億元,去年更因為汽機車銷售均下滑,虧損4.74億元,是自三陽和本田汽車終止合作以來首次虧損。「我們真正看的還是經營價值,過去是獲利10億元,但現在是虧5億元,看起來這投資就貴了,」市場人士嘆口氣說。
 
第二個挑戰則是雙方合作理念的問題。6月18日三陽股東會結束後,吳清源不諱言地說,除了三陽機車及汽車事業外,入主三陽後,將發揮他的強項,活化三陽的土地,打造三陽第三隻腳。
 
除了內湖廠已經接近開發完成外,三陽的海外轉投資事業,包括分布在南越、北越及廈門等地的土地資產都相當可觀。甚至,三陽還有位於新竹新豐,鄰近近年來土地價格不斷高漲的湖口工業區的大片土地,都是可以開發的標的。「為了開發土地,也不排除遷廠,畢竟那座工廠設備非常老舊了,」一位市場派人士說。
 
但站在張宏嘉對三陽的感情上,一定希望更專注汽機車本業的經營,這樣的經營觀念差異難保未來不會發生衝突。
 
一邊是新老闆吳清源,一邊是王子變成打工仔的張宏嘉,外界都在看,雙方未來將合作為三陽經營帶來轉機?抑或是持續上演經營之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