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外有美國助攻、內有台商回流 台灣經濟左右逢源

2019-11-27
作者: 郭庭昱

▲川普(左)、習近平(右)的貿易協議何時簽?怎麼簽?是2019年的壓軸大戲。(圖/達志)

智利取消了11月中旬主辦的APEC(亞太經合組織)會議,原本要簽署的美中貿易協議只好延遲,但雙方仍積極協商,靠著美國總統川普的推特維持溫度,再加上中國商務部釋出訊息,稱美國同意取消關稅,帶動美股國為首的道瓊、標普五百、那斯達克3大指數創下歷史新高。

值得注意的是,中美各自的說法仍透露出重大差異。11月7日中國商務部發言人高峰表示,貿易戰由加徵關稅而起,也應藉由取消加徵的關稅而止,雙方同意隨協議進展,分階段取消關稅,有利穩定市場預期。(延伸閱讀:智利不辦APEC了! 美中貿易協議哪裡簽:可能在澳門

貿易戰不只關稅  結構性對抗才是核心

美國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隨後回應高峰的說法,他對媒體表示,「貿易戰」的說法不正確,美方最終目的,是要結束中國對美國經濟的結構性攻擊,竊取知識產權,強迫技術移轉、操縱匯率等,因此,第一階段協議會集中處理上述某幾個議題。川普隨後在11月8日發推特「我什麼都沒答應,他們(中國)比我們更想達成協議」。可見,中方要面子,關鍵字是「關稅」;美方要裡子,關鍵字是「結構」。

如果12月真的如預期,美中簽訂協議,最值得關注的議題,並不是取消關稅或者稅率下降了多少,而是當爭端發生時,是否仍以關稅為解決的手段?如果不動用關稅,又要用什麼方式解決爭端呢?長期而言,應該把重點放在美中雙方「結構性」的問題。

▲總統蔡英文7月訪美受到高規格禮遇,接著美國通過《台北法案》,台美關係融洽。蔡總統近日明白表示,美國是台灣最重要的戰略跟經貿夥伴。(圖/取自總統府網站)

在美國眼裡,中國的結構化問題,根源出在中共的極權領導,本質在於極權和民主制度的不同,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的本質不同,副總統彭斯最早敲響警鐘。2018年10月彭斯在保守派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發表演說,從外交、軍事、政治、經濟、人權、宗教等各面向,火力全開批評中共,被視為開啟美中「新冷戰」的趨勢。

相隔一年,2019年10月彭斯又在華府發表演說,重提美中關係、新疆人權、香港問題、宗教自由。他力挺香港人民,並支持台灣民主,更舉耐吉為例,重炮抨擊美國企業為了商業利益向中共叩頭是不對的,彭斯的結論很明白,「僅憑經濟參與,無法改變中共的威權體制」。(延伸閱讀:美中科技新冷戰讓全世界選邊站 謝金河:台積電無法逃避

彭斯連續兩年從橫切面闡述中國的結構性問題;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0月30日在哈德遜研究所的演講,則是從歷史的縱深,反省了過去3、40年來,美國對中國走向的誤判,進一步宣示新的方向。

蓬佩奧、季辛吉同台  美台關係40年大轉折

蓬佩奧指出,美國以前一直期待中共治理下的中國,隨著經濟好轉,能轉變為民主國家,幾十年來多方面對中共縱容,但是現在終於意識到,中共對美國一直持敵視態度。他強調,中共不等於中國人民,美國和全世界必須共同應對中共的挑戰。同樣地,蓬佩奧也提到台灣,他說「我們過去把長期朋友台灣的關係降格,以和平解決『台灣問題』作為條件,與北京關係實現正常化…」。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蓬佩奧演說時,台下坐著高齡96歲的前國務卿季辛吉,季辛吉從1971年與周恩來見面,一手主導1979年的中美建交、台美斷交,被中國領導人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

季辛吉雖未發言,但無聲勝有聲,他坐在台下聆聽蓬佩奧承認美國對中國的誤判︱誤以為扶植中國經濟,將使中國走上民主制度及資本主義,還換來中共的敵視。季辛吉現身,也代表美國過去40年「親中方向」大時代的終結;相對地,也開啟1979年以來,台美斷交以後的新時代來臨。

作為世界霸主的美國,巧妙定位了敵人、夥伴的關係,從60年代選擇日本、台灣,對抗共產主義的蘇聯、中國,70年代由季辛吉主導「聯中抗蘇」戰略,1979年與中共建交、台灣斷交,80年代日本崛起,美國認定半導體涉及國安,抵制日本半導體產業,再配合《廣場協議》,開始打壓GDP(國內生產毛額)全球第2的日本。90年代蘇聯解體、日本經濟泡沫,中國又碰到天安門事件,外資大量撤退,給台商立足機會。

不過,美國自80年代,定調與北京關係正常化,而「降格」台灣地位,總是釋放「台灣不要鬧事,等到中國民主化,兩岸問題就好解決」,沒想到事與願違,中共除了在南海大肆擴張,還用經濟利益影響意識形態,竊取智慧產權,走向更極權專制的領導,美國只得來個亞太戰略大迴轉,台灣又被選作夥伴關係。 2019年6月美國國防部的《印太戰略報告》,將台灣視為美國夥伴的「國家」(country)。隨後10月底又通過《台北法案》,要求行政部門積極支持台灣,強化與印太地區及全球各國的正式外交關係與非正式夥伴關係。接著11月美國國務院鼓勵500大企業投資台灣,包括谷歌、亞馬遜、微軟、高通、美光等,均宣布大型投資案。(延伸閱讀:美台關係40年大轉折  「親中方向」時代終結

迎接投資新局  今年的好成績只是起點

美國選定台灣為亞太區的夥伴,在外交、國防上面加持,也鼓勵企業投資台灣,以行動和實質投資加持,當然有帶動效果,而從台灣今年的經濟成長率、出口成長率均優於競爭的韓國,也優於同為亞洲四小龍的新加坡,至於香港在反送中的衝擊下,經濟衰退,不適合與台灣比較。

而中國經濟快速奔馳30年,台商自90年代即開始投資,目前中國除了政治管制持續收緊,資金流動強力管制,面臨景氣收縮循環,再加上第1代台商台幹的退休潮,以及中美經濟戰引領企業遷出中國,回台投資,這是台灣內部的力量。

以2018年3月美國發動經濟戰為起點,台灣外有美國及其夥伴加持,內有台商回流,均有利於內需和外銷,2019年台灣交出的經濟成長及出口優於對手的成績單,只是起點。更何況,過去很多年,台灣經濟都處在低成長,低基期加上左右逢源的助力下,台灣完全有條件迎來加速成長期,台股有許多題材未發酵,投資機會將呈現豐富的面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