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習近平集權、鬥爭兩頭抓 解讀中共四中全會的公報與耳語

2019-11-21
作者: 蔣清平

▲汪洋(前)是習近平屬意的下屆總理人選。(圖/達志,以下同)

集權是一條不歸路,習近平自去年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之後,近兩年內外危機不斷升高;而他的回應也只能不斷強調「鬥爭」,並強化官員效忠,建立一套全面監控的政治體系。

「堅持黨的集中統一領導⋯⋯」,10月最後一天,中共19屆四中全會拉下帷幕。對比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於9月在中央黨校的談話,提了58次「鬥爭」,四中全會的公報中,則不斷重複「堅持」達55次。自去年主導通過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修憲案,習近平近兩年來面對的內外危機不斷升高,他的回應是強調對內外的鬥爭,並要求官員效忠,從而建立一套與個人集權及全面監控相匹配的政治體系。

北京大學國關學院一名教授指出,習近平把習思想入黨章,重回終身制以來,強人領導下的中國並無光芒萬丈,銳不可當,反而是遭到美國全面壓制,喪失經濟活力。近幾個月來,民生物價飆漲,香港抗爭日益激烈,「習近平擁有的權力是江澤民以來最大的,但面臨的危機也是六四事件以來最嚴重的」。(延伸閱讀:金融時報精選》建國大閱兵之後 世人應如何解讀中國背後的政治訊息?

習近平的退休權力盤算?軍委主席身分不會交出

9月15日,中央黨刊《求是》舊文新刊,登載習近平5年前慶祝全國人大成立60周年的講話,提到「評價一個國家政治制度是不是民主的、有效的,主要看國家領導層能否依法有序更替」。在講到執政黨權力「能否得到有效制約和監督」時,習近平稱中共在解決這些重點問題上都取得了決定性進展,具體表現包括「廢除了實際上存在的領導幹部職務終身制」。

《求是》由中央黨校主辦,校長是習的親信陳希,背景是中央書記處,沒有事先知會,不可能敢以習之前的談話,來打臉他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這也呼應近期北京官場耳語:習近平可能在2022年中共20大時退休,並於隔年政府換屆時,卸下已任兩屆的國家主席。另一消息則指稱:無論是否續任,習近平肯定會在20大讓接班人先出任政治局常委。

目前習近平最屬意的接班人選,還是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國家副主席就是他了!」多名重慶官員透露,陳敏爾接班態勢非常明顯。來自北京的消息則顯示,習近平就算要延任,在中共20大上也必須讓接班人浮出水面,陳敏爾會在20屆一中全會獲選為政治局常委,在隔年出任國家副主席。到2027年中共21大時,習近平如下台,1960年9月出生的陳敏爾,屆時剛滿67歲,符合進常委七上八下(67歲續任、68歲退任)的年齡線慣例。

▲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接班態勢明顯。

未來交棒給陳敏爾?習可能循鄧小平模式

當然,習近平在20大直接交棒給陳敏爾的可能性,也不能完全排除。但經過軍改後,軍方已經成為龐然大獸,出身文膽的陳敏爾與軍方毫無淵源,習極可能仿效鄧小平「扶上馬、送一程」,陳敏爾出任總書記兼國家主席,習則續任軍委主席,穩住軍隊。

既然習不可能自中國政壇上完全退出,下一屆的總理人選就更顯得重要。現任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到20大舉行那年,正好67歲,可續可退。但李續任總理可能性不大,倒是政協主席汪洋作風開明幹練,傳已獲內定為下任總理。他到2022年,也剛滿67歲。

當然,習可能退休的耳語,也不排除是政敵的刻意操作。10月2日,中國剛以大規模閱兵慶祝建國70年的隔天,《求是》刊載習近平在去年1月對新進中央委員等主要領導幹部講話的內容,他舉蘇共垮台為例:「在那場動盪中,竟無一人是男兒,沒什麼人出來抗爭。什麼原因?就是理想信念已經蕩然無存了。」他指出,奪取政權不容易,鞏固政權更不容易,「我看能打敗我們的只有我們自己,沒有第二人」。

一名北京黨政消息人士認為,四中全會公報中罕見地提到「一致認為,面對國內外風險挑戰明顯增多的複雜局面」,正是習近平團隊當下處境的寫照,尤以搞砸對美關係影響甚大。該人士透露,目前中共官僚體系中,廳局級以下的官員,有子女在美國就學就業的、資產在美國的,太多了,這批人對於美中關係惡化十分不滿,加上夾雜政治鬥爭的反貪,更讓中高階官員無所適從,如果有民調的話,恐怕八成的官員都是不滿習的。

但他也提醒,這批人恰恰是擁護中共一黨專政,他們擔心的是習近平過於躁進,把紅色江山給砸了,危及他們的既得利益;因此,別把反習勢力解讀為「改革派」。就以公報中追認給予證監會前主席劉士余留黨察看兩年的處分來說,當時中紀委形容他是「身為中央委員,背離初心使命,政治立場動搖,黨性原則缺失,落實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不力」。北京黨政消息人士指出,這是目前官員中最大的問題,就是政治上「兩面人」,說一套、做一套。習近平的強國夢,沒有官員確實執行,夢醒還是一場空,所以公報中,不斷重申黨的領導,強調要「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健全總攬全局、協調各方的黨的領導制度體系」。

習近平要續作強國夢?官員說一套做一套

習近平把中共中央的集體領導制改成一人獨大制後,必須把整個中國政治制度改造成他的側翼;「他是在從未來30年的角度來看這個問題,」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教授田飛龍說,「這個體系在與各種外部力量做鬥爭上還不夠強大,因為它還有很多漏洞。」可以說,集權與鬥爭,是他推動制度與治理改革的兩大最大目標。

四中全會閉幕之際,在太平洋的另一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哈德遜研究院智庫晚宴致詞時,首度把中共與中國人民分開,「他們(指中共)正在尋找向美國和世界構成挑戰的方法,我們大家需要共同對抗這些挑戰。」美國眾議院前議長金瑞契警告,中國是自1770年代美國獨立戰爭以來對美國最大的威脅。四中公報所楬櫫的政治體系更迭,注定美中對抗最終是一場意識形態之爭,兩種價值的對撞。(延伸閱讀:面對美國兩手策略 中國忍吞一口怨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