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吳嘉隆

AIA Capital 財富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學家

吳嘉隆:紐約市長彭博參選,打亂貿易戰步調

2019-11-20
作者: 吳嘉隆

▲曾經3度當選紐約市長的彭博,角逐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圖/達志)

11月8日曾經3度當選紐約市長的彭博,在阿拉巴馬州民主黨初選報名最後期限前幾小時登記為參選人,為角逐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鋪路。這件事對美中貿易戰會有什麼影響呢?

彭博確實是民主黨參選人當中最有實力,也最有可能打敗川普的人。一個重要原因是,相對於華倫與桑德斯,彭博不會那麼意識形態左傾,而是比較溫和,比較能被華爾街接受;而相對於拜登而言,彭博則沒有那些弊案。所以,如果他確實參選,會對川普構成重大壓力。

中國應接貿易戰的主要策略,就是設法讓總統川普連任失利。為了這個目的,中方願意討打,刺激川普在第1任就一直加關稅,因為北京希望在美國企業還沒有完全撤出中國之前,讓川普來加關稅,這樣會引來美國企業、進口商與消費者的反彈,對川普的連任是不利的。何況,中方認為川普急著與中國簽貿易協議,以便有政績可以競選連任。於是中方在貿易談判上採取強硬立場,要求川普取消關稅才願意達成協議。(延伸閱讀:吳嘉隆:習近平對貿易戰的新思維

如果川普的連任有可能失利,就會改變川普對貿易戰的思考。第一,中方應該會繼續拖延下去,索性引誘川普加關稅,讓美國企業與消費者更有理由反彈。如果中方想這麼賭一把,即使川普這邊讓步,中方也可能提出更多要求,好讓川普吞不下去而破局。

第二,川普會想「買保險」,很多原本要做的事不能拖到第2任再做了,而是要在第一任就趕進度,因為時間可能會不夠用。所以,一旦彭博參選,川普在貿易戰上只能更強硬。因為如果川普動搖放軟,就等於對中國屈服,美國選民反而會看不起為了個人選舉利益而犧牲國家利益的人。

第三,通常共和黨的反共是基於商業與金融利益,民主黨的反共則是基於人權與意識形態。川普的出現改變了美國的這個政治光譜,綜合了利益與意識形態。於是,一旦川普強硬下去,民主黨可能只好更加強硬,同時國會方面也會跟進,於是形成鷹派路線的大車拚。預期美中關係將因彭博的參選而出現硬碰硬,讓雙方的讓步再也不能滿足另一方的胃口。貿易戰將更外溢到國家安全與地緣政治,逼台灣要選邊站。(延伸閱讀:面對美國兩手策略 中國忍吞一口怨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