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芝商所經濟學家諾蘭:明年美元走弱機率不小,4種貨幣有機會轉強

2019-11-14
作者: 洪綾襄

▲(圖/Pixabay)

全球經濟成長放緩,各家預測機構紛紛下修明年GDP成長率,但股債市卻都維持在高點,引發各界對明年景氣預測眾說紛紜。「我認為美國經濟成長率將從去年的3%,今年將落回2%,隨著減稅政策鈍化以及降息機率增加,明年可能只有1%,」美國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執行董事兼高級經濟學家艾瑞克.諾蘭(Erik Norland)分析。

顯然,諾蘭比其他經濟學家悲觀。他直言,歷史上有兩次股債同創新高的時期,一次是1999到2000年網路泡沫前,一次是2006到2007年金融海嘯前,當時股市屢攀新高,主要是因為企業對獲利與前景樂觀,然而債券價格卻也悄悄攀升,表示對未來景氣悲觀,而上述兩次經驗也證明,債市對市場預測比較有紀律。

系統性風險崩盤機率不高,長時間成長放緩較有可能

這是否表示系統性風險也逐步升高?諾蘭初步評估,貿易戰對美國企業獲利的衝擊約為減損2%,目前中美談判看來平和,但影響層面將持續擴大,例如華為被列入黑名單等事件的衝擊就很難衡量。不過目前2020年出現系統性風險崩盤的機率不高,比較可能發生的是較長時間的放緩。

作為一個商品交易所的經濟學家,諾蘭的獨到之處在於,他將波動度強/弱和貨幣寬鬆/緊縮設定為座標,確定目前處於景氣末端,進而得出美元在未來8到10年之間由強轉弱的機會相當高。

「2011年以來美元相對於其他貨幣強勢,主要是因為美元這期間升息了9次,但是下個10年,我們認為美元可能轉弱,兩個原因,因為美國聯邦政府赤字上升,另外聯準會將採寬鬆政策並且擴大資產負債表。」諾蘭認為,儘管聯準會表示不會再降息,但6個月仍有機會,進而造成美元弱勢。

商品貨幣也會走弱,主要是中國經濟下行,仰賴出口原物料到中國的國家貨幣,如加幣、澳幣,這些國家經濟與中國相關性高,因此很有可能繼續降息,下檔壓力不小。(延伸閱讀:不用美金也能買 10檔基金今年報酬逾兩成

美元與商品貨幣走勢疲弱,低基期貨幣走強

反觀,有4種貨幣有機會走強,分別為歐元、日圓、英鎊和瑞士法郎。諾蘭指出,其實是因為這些貨幣之前太弱了,下檔有限,不是因為通膨增加或是經濟刺激,而是被迫走強的。

其中,負債比低、財務槓桿低的國家有機會繼續維持零負利率的財政政策,像是像是北歐、荷蘭、德國,瑞士央行也認為零負利率對其經濟成長有很大的助益。

延續美元走弱的預測,諾蘭也認為,與美元反向相關的黃金,可能是目前唯一值得投資的商品。目前黃金已漲至今年的滿足點,明年若美元再走弱,黃金仍有機會走強。

至於亞洲以製造業為主的國家貨幣,如越南、南韓、印度和台灣,介於美國和中國之間,走勢就很難預測。諾蘭坦言,「美元仍是全球主要儲備貨幣,如果美元指數下跌,台幣或印度盧比可能相對強勢,但也會受到新興貨幣和商品貨幣的影響。」(延伸閱讀:謝金河:迎向零利率的新時代!與陶冬論經濟大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