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反送中現場紀實】港警強攻香港中大 校園槍林彈雨宛如戰場...

2019-11-13
作者: 譚蕙芸

▲(圖/翻攝自譚蕙芸臉書)

香港警察昨(12)日闖入多間大學進行大規模搜捕行動,中文大學教師譚蕙芸在臉書po文,記錄下深夜港警闖入校園發射橡膠子彈、催淚彈強攻的過程。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 我身在中文大學的辦公室, 11月12日從早到晚我也待在校園,下午因拍攝警察衝入校園拘捕學生, 被警方射了一臉胡椒噴霧; 晚上警方最後驅散時, 使用了水炮車, 我和旁邊的記者以及學生由頭到腳,都沾濕了帶有催淚化學成分的水, 整個身體的皮膚灼熱得像火燒一樣, 需要立即脫去衣物清洗。但我的經驗一點也不特別,因為貴為中文大學的校長段崇智,警察也在他面前開橡膠子彈和催淚彈。

這一天,學生的防線退縮到校園裡面約百米之處,警察防線推進到踏入了校園,早上警察更曾跑入校園內清理路障,學生不滿:「為何我們作為學生,沒權利處身於校園範圍?」段校長也一度表示:「校園內的治安,由校方處理。」奈何,警察今天的佈防,比昨天又再入了校園環迴路。

▲示威者拒絕暴政, 訴求「這一代人,要讓香港,成為香港人的香港」。(圖/達志)

警方要求,學生的防線必需設定於離開中大界線的約百米以外,不能移前,學生不滿。有教職員跟警方理論,警方解釋,因為有人擲雜物到警方身處的2號橋下的高速公路及鐵路路軌,而11月12日清晨也曾發生,故此,「黑衣人不離開,我們一定不離開。」

校方在下午曾派人調停,但警方只願意退後一點,但保留5至6名警員在校園範圍的「更亭」位置,學生不接受,把防線推進,雙方於下午3時許互相以攻防約半小時,催淚彈、橡膠彈、磚頭及汽油彈來來往往,最終警察衝入校園作出拘捕。

相比前一天,警察在拘捕之後,未有退回橋上駐紥位置,而是長驅直進,衝進校園300米,並向中文大學全體學生使用的運動場,開槍並發射催淚彈。學生把運動場的跳高軟墊及一輛車焚燒,隔岸也看到中大山城升起濃濃黑煙。

學生震怒,校友震驚,原來只有百餘人抗爭,一下子整個香港的人,都衝入中大校園,有人開電單車協助義載,校友趕回來聲援。

校長段崇智姗姗來遲,他於傍晚到達警方防線,與警察商討,原計劃提出以校園保安及義務老師守護天橋以免雜物再擲入路軌及公路,但學生不滿,聲稱兩日被捕的10個同學,也有學生眼部受傷,希望校長向警方要求釋放學生。「放人!放人!」(延伸閱讀:香港律師7大指控!從「陳同佳案」預見香港司法正在崩壞

校長表示,會到警察局找學生,但由於校園內及附近所有交通都被路障阻礙,他的座駕停泊在警方防線的二號橋之後。當校長步近警方防線,學生表示:「要光復二號橋,呼籲同學帶上裝備。」我嗅到大戰之前的氣息。

段校長步向警方防線,學生緊緊跟隨,警方遙遠用揚聲器大喊:「段校長你別過來,你後面很多暴徒帶着武器!現在不是談判和對話的時候!」當時有人向警方防線方向射雷射光,警方指控這是「普通襲擊」,因而開了催淚彈,學生於是從山坡上擲下燃燒彈回應,警方於是向山坡上開橡膠子彈及催淚彈。段校長一行人唯有後逃,場面混亂,記者也在催淚霧中找路,險釀人踩人。

此時,學生一湧向前,用中式酒樓那些巨型圓型木枱面所掩護,一邊向警方扔汽油彈,一邊推進,圓型桌滾來滾去,黑衣人就以躲在後面移動,雙方激戰,警方的子彈聲,每幾秒一響,橡膠子彈打中傘陣「啪啪作響」,有一陣子催淚彈頻密得處身濃霧,完全看不到前路。

但百計學生堅持到底,持續兩個小時在漆黑的夜晚中作戰,不斷有人受傷,需要退到後方治療。在混亂中我看到一個黑衣男孩忽然崩潰哭起來,需要同伴安慰。整晚的進攻,學生以火為主題,燃燒彈、焚燒路障,山邊的乾草也起火,也有發出「招~招』聲效的煙花,消防員也曾出現在示威者防線後救火。

學生取來校園拿到的所有東西打戰,有一個手提吹風機,開動時有咆吼的聲音,原來是平日工友替中大綠草如茵的校園剪草後,用以吹走草屑的工具,學生以此來吹走催淚彈。

前仆後繼地進攻,警方也增援了人手,但學生一點一點收復了校園範圍,更把整條二號橋慢慢拿下來,他們把雜物扔到下面的公路,公路上的交通停頓了,市民塞在路上,下車觀戰。從公路上仰望,可清楚看到警方及學生的攻防場面,公路上的觀眾站着有好幾十人,大家都顯得很關心。(延伸閱讀:【香港反送中問答】台灣人從這個事件獲得什麼啟示? 呂秋遠:沒有主權,什麼都是假的

在激戰了幾個小時後,忽然吳副校長現身在槍林彈雨之中,只戴了最初階的防護裝備,他以擴音器表示:「我們已經跟警方指揮官溝通了,大家同意休戰........」奈何他被掩沒在戰火聲之中,警方防線曾經傳來向「吳校長」的廣播,但槍戰及火戰持續。

我走在示威者中間,看到他們作戰的狀態,如何把汽油彈傳遞上前,有人舉傘擋子彈的手勢不佳,同伴指點如何舉的角度才可以擋去像雨掉下來的橡膠彈。早前有學生向段校長咆吼:「我今天穿了避彈衣來中大,為甚麼?我們要守護校園,為甚麼有中大學生在中大校園內被抓?多荒謬? 我們在這裡讀書的!』

攻勢兩個小時,有人舉起並揚起「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旗子,也有學生互相喊口號鼓勵大家:「頂撚住,中大人!中大靠我們了!』其間不斷有人受傷,大喊first aid! 義務救護員衝前,把傷者抬走,有腳部燒傷,眼部受傷,不少人瘀傷,有人脫臼。學校運動場旁邊的體育館,成為了臨時醫院,有戰地救援經驗的校友醫生回來,協助設立了緊急診治服務。

但是,原來警方的確同意休戰,但卻同時派調水炮車來到橋尾,大舉向橋上的人發射。眾人走避,全身濕透。

諷刺的是,整件事的爭議,圍繞着橋下的高速公路,警方表示,要保護公路行車暢順,但被堵路而下車的市民,卻留在公路上,以最佳角度,目睹整場攻防線,有人大聲從橋下公路嗌上來,手舞足蹈地為學生打氣,而當警察的水炮車駛過來,水柱也不只射向橋上的示威者,也向橫發射射向打氣的群眾身上。

此後,警察暫時撤出中大,暫時換來平靜。段校長表示:「警察留在中大這裡,不是長遠辦法。」他於是提出由校內保安人員及義務老師管理橋的治安,可惜方案已經太遲,警方連番行動,已挑動起中大人的激烈情緒,至夜深,整個校園都有學生、校友、市民留守,校園全地也在為下一次激戰而做準備,黎明之後,一切還是未知。

(本文由譚蕙芸授權轉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