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財訊書房
HOT

氣候變遷 經濟學無法精算的難題

2019-11-13
作者: 威廉.諾德豪斯

▲(圖/Pixabay)

氣候變遷經濟學簡單而明瞭。我們做的每一件事情,幾乎都直接或間接牽涉到燃燒化石燃料,並把二氧化碳排放到大氣層;二氧化碳累積了10年、百年,改變了地球的氣候,造成很多可能有害的衝擊。

問題是產生排放的人並沒有為這種特權付出代價,受害的人也沒有得到補償。你買一棵生菜時,會為生菜的生產成本付錢,農民和零售商會因為自己的辛勞得到補償。

但是生產生菜時必須燃燒化石燃料,以便抽水灌溉生菜田,到最後,還要為運送生菜的貨車加油;這段過程當中,卻沒有考慮一項重要的成本,也就是排放二氧化碳所造成傷害的成本。經濟學家把這種成本稱為「外部性」,因為這種成本不包括在市場交易內。外部性是經濟活動的副產品,會傷害無辜的旁觀者。

生活中充滿了外部性。但全球暖化是所有外部性當中的龐然大物,因為全球暖化牽涉到極多的活動,它影響整個地球,發揮了幾10年,甚至幾百年的作用;最重要的是因為所有個人單獨行動時,絲毫不能延緩這種變化。

何謂外部性? 有殺傷力的經濟副產品

全球暖化是特別棘手的外部因素,因為暖化是全球性問題。今天人類面臨的很多關鍵問題,其實同樣是抗拒市場及政府控制的全球性問題,全球暖化、臭氧層破洞、金融危機、網路戰爭、油價震撼和核武擴散等等,都是這樣的例子。

全球暖化變成特別的問題,其實是出於兩大主因:第1、全球暖化是全世界人口在日常活動中,利用化石燃料和影響氣候的其他手段,造成的全球外部性;2、全球暖化為未來投下一道長長的陰影,影響全球、世界人口和自然系統幾10年,甚至幾百年。(延伸閱讀:科技救得了被霸凌的亞馬遜雨林?

經濟學教導大家一個和外部性有關的教訓,就是市場不會自動解決自己製造的問題。在二氧化碳之類的有害外部性中,不受約束的市場會過度生產,因為市場並未為二氧化碳排放造成的外部傷害訂出價格。噴射燃料油價格不包括排放二氧化碳的成本,我們因此會過度飛行。

經濟學家談到,市場上有一隻「看不見的手」會訂定價格,以求平衡成本和欲望。然而,重要的外部性出現時,不受約束,看不見的手會訂出錯誤的價格,因此政府必須介入,加以規範,或是針對具有明顯有害外部性的活動課稅。全球暖化和其他外部性沒有不同,需要政府的積極行動,以便減輕始料未及的有害影響。

處理有盲點! 沒有世界政府扼制危機

全球外部性會變成特殊的難題,是因為我們沒有可行的市場或政府機制可以處理這種問題。我們沒有世界政府,不能要求世界上的每一個人參與解決方案;沒有世界政府,害我們難以阻止過度捕鯨、控制危險的核武技術、延緩全球暖化。

如果決策官員希望延緩並避免未來氣候變遷的危險,氣候變遷同時具有市場外部性和全球性的事實,將變成決策官員未來必須克服的主要障礙。

探討全球暖化時,大家通常從二氧化碳和其他溫室氣體在大氣層中的排放和累積開始談起;然而,人類及其日常活動才是真正的起點。(延伸閱讀:肯尼斯.羅格夫:建立世界碳銀行的必要性

我要以身為美國中型都市居民的經驗開始談起,但是大家可以同樣順當地談論奈及利亞的石油工人、德國的啤酒釀酒商或印尼的織布工人。

假設我受邀到康乃狄克大學演講,離我在紐哈芬的家大約80公里。最方便的交通方法是開車,來回路程約160公里,考慮困在車陣和市區駕駛的因素後,我的車每加侖油大約可以行駛32公里,因此我要消耗掉5加侖汽油,產生約100磅的二氧化碳,再經由排氣管排放到大氣層。我看不到、聽不到,也聞不到這些氣體,通常我甚至連想都不會想這種氣體。

但是全世界有70多億人,每天、每年都要做很多次類似的決定;假設每個人都像我一樣每週開車兩次,消耗等量的化石燃料能源,用來取暖、照明、烹飪以及從事其他活動,所有這一切會像2012年的全球排碳量,每年為大氣層增加約300億噸的二氧化碳。我們做每一件事情的過程中,幾乎都埋藏了一些二氧化碳。你可能認為騎自行車不會排碳,但是製造自行車時會排出一些碳;鋪築道路或人行道時,會排放相當大量的碳。

氣候賭局 ─延緩氣候變遷 vs. 風險與不確定性,經濟學能拿全球暖化怎麼辦?
作者:威廉.諾德豪斯( William Nordhaus) 
譯者:劉道捷 
出版:寶鼎出版 
出版日期:2019年11月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