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心適

專業古董收藏家,25年收藏經驗,現年53歲

心適:曹興誠割愛 包袱瓶身價漲10倍

2019-11-12
作者: 心適

▲左:聯電名譽董事長曹興誠、右:清乾隆《料胎畫琺瑯鳳舞牡丹包袱瓶》。(圖/黃郁修、心適提供)

每年10月初,香港的拍賣會和各種藝術展覽紛紛登場,觀光客和參觀人潮,用摩肩擦踵來形容並不為過,但今年受到「反送中」街頭抗爭的影響之下,人潮明顯不如以往。全亞洲最頂級的古玩藝術博覽會(FINE ART ASIA)參展業者無不卯足全力,將最精采的物件推出,也是所有收藏家和古董商尋寶揀漏的地方,今年冷清多了,許多參展業者和參觀的朋友閒嗑牙的情況處處可見,聊的內容幾乎都和香港目前紛擾的現況有關。

依循多年慣例,每年到這個時候,我都會到香港走一走,拜訪一下老朋友。在博覽會裡,大部分的朋友都差不多會到場,不必東奔西跑,省去很多麻煩,順便也看看市場的變化,行有餘力的話,遇見喜歡的古玩也買一點。

走味的香港! 抗爭不斷 博覽會提早結束

在我到港的第一天,剛好碰上《禁蒙面法》通過,而且隔天生效實施,立刻引起群眾不滿,中環、金鐘各政府機關和車站等地都發生抗爭,警民衝突急劇升高。博覽會官方為了與會參觀者的人身安全,廣播宣布提早打烊,並且一再提醒要注意安全。(延伸閱讀:香港政治危機擴大 投資人該如何應對流動性風險?

被迫提早離開會展中心,天色已暗,灣仔街頭的景物還是那麼熟悉,只是呼吸的空氣變得不太一樣了,大廈頂樓各色霓虹燈,只剩下唯一一個熟悉的品牌「李錦記」,不禁停下腳步駐足凝視了幾分鐘;這個做蠔油起家在香港發跡的廠商,創立於清光緒年間,100多年來,相信全世界華人味蕾記憶中一定有個李錦記的位置。人們透過李錦記的調味、滋潤豐富我們的舌頭,超過一個世紀的老味道沒變。

但香港變了,空氣中彌漫一股不確定的迷惘,街道上除了書法家李漢所寫的北魏楷書招牌之外,更多的是各色噴漆噴寫的抗議字眼。去茶餐廳吃個飯,餐廳裡每個人眼睛都盯著液晶電視播放即時新聞報導街頭衝突的畫面,到底吃了些什麼東西?味道如何?早已沒人在乎,生活還是要繼續,但香港不再是過去的香港了。

身價翻倍漲! 奕訢王府寶物 秋拍驚天價
 
無論如何,藝術品拍賣還是在這個詭譎的氛圍底下綻放一朵美麗的小花。此次蘇富比拍品裡,一件清乾隆料胎畫琺瑯鳳舞牡丹包袱瓶,被記錄成為全球御製料器的最高價。畫琺瑯是清代獨具的彩繪工藝,康熙時期開始燒製,雍正、乾隆時成熟,其中銅胎和瓷胎畫琺瑯較常見,料胎(玻璃)畫琺瑯則相對罕見,因為玻璃的熔點低(攝氏約660度),燒製的成功率非常低,多見如鼻煙壺或文玩之類的小型器物,此一料胎包袱瓶高18公分,據北京故宮瓷器專家耿寶昌先生指出,它是「所見最大尺寸的宮廷製料胎畫琺瑯器,是不可多得的藝術珍品。」

說起這件包袱瓶,來頭可謂十分顯赫,原係恭親王奕訢府中寶物。先後由巴爾(A.W.Bahr,1877-1959),白納德伉儷(Paul and Helen Bernat)收藏;1988年這件包袱瓶出現在香港蘇富比拍賣會,香港大亨劉鑾雄以200多萬港元得標;2000年秋拍劉鑾雄將此料胎畫琺瑯包袱瓶送拍,當時以破紀錄的2400萬港元成交,納入樂從堂主人曹興誠(聯電名譽董事長)的典藏。(延伸閱讀:心適:當年,蔡辰洋沒買到的百寶嵌蓋盒…

今年蘇富比香港秋拍,此包袱瓶再次粉墨登場,原本預期會超過兩億港元,也許是受了香港騷動的影響,最終以2億700萬港元(含佣金)成交,和原先的預期相去不遠,希望這朵美麗的小花能盡快繁衍成一座茂密的森林,為低迷的市場帶來另一個春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