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邱德夫

The Keepers of the Quaich協會終身會員、台灣單一麥芽威士忌品酒研究社前理事長,以提升並推廣品酒文化為終身職志。

邱德夫:蘇格蘭威士忌的鬼故事 一個比一個靈異

2019-11-09
作者: 邱德夫

▲從山坡墓園向下拍攝的格蘭路思酒廠,流傳著神祕的鬼故事。(圖/邱德夫提供)

為什麼蒸餾烈酒會被稱為spirit有許多種講法,如煉金術士把酒精視作日光的精華,可透過蒸餾技術釋放出來,也有學者從字源上去追究,認為英語中的「酒精」來自阿拉伯語的ghoul,也就是幽靈、鬼魂的意思。無論如何,從蒸餾器裡蒸騰而出的強烈物質,一直帶著許多神祕傳說,尤其是傳承數百年的蘇格蘭威士忌,在幽谷、山區的古堡、酒窖裡,流傳著許多鬼魂作祟的故事⋯。(延伸閱讀:邱德夫:什麼是威士忌?

盡職的幽靈 默默守護酒廠數百年

去年曾造訪的格蘭路思酒廠,北側山坡是一片墓園,林立的墓碑中有一座屬於比亞瓦。比亞瓦何許人也?他是格蘭冠酒廠第2代掌門,於非洲大饑荒時期拯救的黑人小男孩,而後在酒廠從傳令做到管家,直到入土長眠為止。當格蘭路思於1979年安裝了一對新蒸餾器後,酒廠員工信誓旦旦地看過兩次一個黑皮膚、披散著頭髮的鬼魂在廠內漫遊。某一位通靈教授來廠裡研究發現,顯然是閃亮的新蒸餾器干擾了某一條看不見的能量線,因此他步入墓園,並停留在比亞瓦的墓碑前許久,似乎與他做深度交談,而後鬼魂便不再出現了。但此後,酒廠員工習慣性地敬鬼魂一杯酒,通常是格蘭路思,不過格蘭冠也具有同等功效。

以一條路、一座蒸餾廠聞名的朱拉島,荒涼孤懸於海上,但是有兩個幽靈陪伴。話說在18世紀末,朱拉島的領主禁止島民製酒,某一天領主半夜醒來,發現一個老婆婆幽靈在他床前盤旋,憤怒地抱怨島上喝不到威士忌。驚恐的領主馬上修改禁令,在一個廢棄的私釀廠裡興建了一座蒸餾廠,多年來,總有一瓶16年的酒埋置在廠內來安撫幽靈。

至於第2個幽靈大約在10年前現身,酒廠內的攝影機捕捉到一名女性身影,因此請來通靈者感應,確認這個幽靈善良無惡意,而且酒廠經理也證實,幽靈的名字恰與多年前在島上任教的女老師相同。這個鬼故事還有後續,酒廠的品牌大使住在島上唯一的旅館時,某個夜裡隱約聽到女性聲音呼喚著「小朋友都安好」,真是一位負責盡職的幽靈。(延伸閱讀:邱德夫:冰與火之歌的酒與異想

吉拉島的西側是大家很熟悉的艾雷島,在很久以前,島上的某一位佃農在颳著狂風暴雨的夜晚返回家時,突然被一個從屋子裡疾馳而去的無頭騎士嚇跌坐在地上,雙腿顫抖地走進屋內發現,桌上居然多了一瓶被喝掉一口的波摩,顯然是無頭騎士留下的禮物,嚇壞了的佃農,不願保留不祥之物,一把抓起酒瓶扔到漆黑的遠處。有趣的是,佃農的兄弟後來告訴他「上個星期我帶了一瓶酒去拜訪你,狂風把你家大門給吹開了,也把壁爐爐火吹熄。因為急著離開,所以我先開瓶喝了一口,而後用披風遮著頭離開。」佃農不好意思地承認自己眼花,所以直到現在,島上居民永遠會開一瓶酒來招待遠道而來的訪客。

位於蘇格蘭西南側金泰半島的坎貝爾鎮,於19世紀時曾經是「世界威士忌之都」,但是到了1930年僅存兩家酒廠,其中之一便是鬧鬼的格蘭帝。這家酒廠的老闆在耶誕節前夕夜裡,淹死於酒廠的湖水,但死因相當神祕,傳說他在一筆交易中失去了大筆財富而被迫自殺。不管真相如何,他的鬼魂開始在廠內遊蕩,每天天黑以後,酒廠某些區域成為員工的禁地。據說這個鬼魂特別注意小包商,當他們在廠內工作時都感覺被鬼影監視,也許不甘心的鬼魂,想確保商務交易一切正常。

神祕傳說一籮筐 不給酒就搗蛋

酒友們如果熟悉格蘭多納,一定也沉醉於酒色深邃的深雪莉桶,但或許不知,當早年西班牙雪莉酒一桶一桶地載運到港口時,一位身著黑色紅相間的衣裙、頭戴披肩頭紗的女鬼,藏身在酒桶裡偷渡進來,人們稱她為西班牙夫人。由於從豔陽高照的西班牙來到潮溼陰冷的蘇格蘭,西班牙夫人極度憂鬱,躲在酒廠的臥室四處飄蕩,許多訪客都曾看見過她,尤其是喝了幾杯酒的深夜裡。

最後,不是鬼故事,卻比盤旋在酒廠裡的幽靈更恐怖:美國總統川普於10月18日開始,針對蘇格蘭及愛爾蘭的單一麥芽威士忌和其他商品祭出懲罰性關稅。由於美國是蘇格蘭威士忌最大出口國,這個貿易戰爭一開打,未來在美國的銷售量勢必大幅衰減。所以,當搗蛋已經是事實,不知道川普會不會因此而要到糖吃?(延伸閱讀:邱德夫:脫歐陰影下的蘇格蘭威士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