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黃哲斌

新聞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政大新聞所,曾任記者、編輯、新聞網站主管;目前網路活動地點是Medium及Twitter,帳號都是Puppydad

黃哲斌:加密貨幣「如果還有明天」?

2019-10-30
作者: 黃哲斌

▲(圖/Pexels)

歷經狂熱炒幣、暴漲暴跌,近一年,加密貨幣彷彿從雲端跌落人間。身為網路世界超強的臉書王國,Libra發幣計畫也屢屢碰壁,不但各國政府抵制,原本入夥的PayPal、eBay、Visa、MasterCard紛紛退出,迫使臉書打算改採穩定幣,與各國實體貨幣掛鉤,希望博得一線生機。

加密貨幣退燒了嗎?一方面,是。歷經幾次風波,像是被檢警視為龐氏騙局的「維卡幣」(OneCoin),以傳銷手法,聚斂高達50億美元,主謀目前還在逃。或是NBA前球星Isaac Austin,最近被控參與比特幣騙局,涉嫌詐取迦納企業近100萬美元。曾宣布參選台北市長的鄭伊廷,也捲入加密貨幣交易所OTCBTC的紛爭,至今尚是懸案。這些案例,都讓人看見加密貨幣的層層風險,讓熱錢不再一頭熱。另一方面,也不盡然。加密貨幣交易仍然活躍,比特幣歷經近兩萬美元的高點重摔,目前仍有8000美元身價,不可謂不高貴。此外,英國、加拿大與新加坡的央行,都在摸索將加密貨幣融入金融體系;最令人矚目的是中國,人民銀行研議發行「法定數字貨幣」,以國家力量推動虛擬貨幣。由於多元支付已在中國民間普及,這種法幣轉型的數位貨幣,是否衝擊或扭曲區塊鏈的原始精神,是否又將進一步強化政府的監控力量,都讓人對中國的發幣野心忍不住皺眉。(延伸閱讀:加密貨幣只是無政府主義的幻想?

莫非強化監控 中國打算推動虛擬貨幣

在此同時,不時仍有民間自發的創意,試圖利用區塊鏈及加密貨幣的新技術,解決類比世界的老問題,最近就有兩個案例。一是以《聖人大盜》入圍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徐嘉凱,他創設「自元」(Self Token),希望解決電影工作者籌資不易的陳年困境。概念上,他們透過發幣,讓觀眾以代幣進電影院,或是選購電影周邊商品,或在簽約合作的酒吧、民宿、共享工作空間消費,尤其可在電影拍片場景裡進行體驗,例如,他曾拍攝網路劇《私室》的酒吧。

徐嘉凱的電影長片處女座《聖人大盜》,因此選擇加密貨幣主題,希望藉此連結網路購幣與戲院觀影的體驗。未來,更希望建立一個電影創作者與愛好者之間的平台,讓電影導演不必再搶破頭爭取輔導金,或抵押房屋揹債拍戲。然而,Self Token願景的「沉浸式娛樂」能否成立,進而挑戰電影《一級玩家》描繪的遠程目標,終究要看他們能創造多少應用場景、多少互動樂趣,讓觀眾願意棄用現金、改以加密貨幣進場埋單。

同樣希望解決內容創作者的資金乾渴,另一野心勃勃的是「Like Coin」。香港程式開發者高重建瞄準臉書「按讚」的口惠實不至,最終反成為臉書挖掘用戶喜好、兜售數據給廣告商的不公平生產鏈;因此,他成立「讚賞公民基金會」,希望讀者的按讚行為,能讓作者獲得實質對價。(延伸閱讀:比特幣問世10年幣值攀高 你敢加入這個風口產業嗎?

讓按讚變成獎酬機制 創造資金生態圈

機制上,Like Coin學習國外類網誌平台Medium,讓讀者依文章的讚賞程度,可按「拍手」1~5下,只要登錄免費會員,就可拍手;加入每月5美元的「讚賞公民」,拍手的權重程度自然更高。

所有參與計畫的網路媒體或獨立作者,每月依拍手數結算,由基金會發放Like Coin,資金部分來自「讚賞公民」的月費,部分來自基金會提撥;作者只要有電子錢包,就能在貨幣交易所兌換現金,匯入帳戶。認同理念及潛力的投資者,也能在交易所購幣。

除了運用區塊鏈及開放原始碼,高重建聰明之處,是他不像臉書或Medium等內容平台,想盡辦法將創作者框進自家網站;相反地,他與獨立媒體或論壇網站合作,例如香港《立場新聞》及台港中國都有寫手的《Matters》,讓他們掛上類似按讚鈕的「LikeButton」,同時開發WordPress等架站程式的外掛元件,等於創造開放相容的內容體系,Like Coin則專注扮演類似「打賞文章」的獎酬機制。

高重建比喻,同樣希望寫作者獲取實質報酬,Medium像是蘋果iOS的封閉體系,Like Coin則像Android的開放生態圈。根據官方資料,截至9月初,已有900多位作者加入計畫,6~8月間共發出兩萬多美元的Like Coin,最高收入的作者獲2741美元。

無論Self Token或Like Coin,都找到實體社會亟待解決的糾結難題,試圖利用加密貨幣切入,創造資金生態圈。他們必須在舊有商業規則中,努力消除傳統貨幣與加密貨幣的階梯落差,降低轉換過程的痛苦摩擦,才能說服消費者進入門檻不低的抽象貨幣世界。未來能否達陣,有賴於整體幣圈的成熟應用,以及自身「生態圈」能否健康茁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