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魏尚進:反全球化偏見傷了公共政策

2019-10-30
作者: 魏尚進

▲(圖/Pexels)

全球化的反對者不斷指出,開放貿易的影響相當不均勻。雖然貿易自由化可以擴大整個經濟大餅,但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分到更大的一塊,而且外國產品帶來的競爭,還可能使許多人分到的餅大幅縮小。這些擔憂有助解釋,為什麼許多美國藍領工人在2016年的總統大選中投票給川普,以及為什麼法國農民和工人經常參加反全球化示威。

但我們不應該誇大此一論點的重要性。事實上,許多社會也受另外3種固有的反全球化偏見影響。這些偏見往往導致公共政策誤入歧途,對雇主和勞工都沒有好處。

與中國進行貿易 有助美國就業成長

首先,雖然全球化創造的贏家往往遠多於輸家,甚至在政府執行再分配政策之前就是這樣,許多贏家誤以為自己是輸家,因為他們未能認識到全球化帶來的重大間接利益。

且以美國從中國進口商品為例。一如許多人經常指出,與自中國進口的商品直接競爭的美國產業或地區往往表現不佳,認為許多人因為這些進口商品而失業。但一如我與同事在最近一篇論文中強調,美國的產業如果使用較多的中國生產的中間產品(例如電腦和其他電子設備、家具和實驗袍),2000~2014年間往往經歷了較快速的就業成長,和較大幅的實質工資成長。但是,全球化的反對者通常忽視這些發現。

此外,來自中國的進口商品僅損害美國部分製造業的就業,美國規模大得多的服務業(和許多製造產業)則受惠於比較便宜的中國生產的投入品。製造業占美國總就業人口不到1/5,服務業則占約3/4—美國每一個州和幾乎每一個城市都大致如此。

我們因此估計,如果考慮美中貿易的總影響,3/4美國勞工的實質工資增加了(但如果我們只看直接競爭的影響,多數勞工的實質工資似乎下跌了)。換句話說,即使在將雇主的部分得益重新分配給勞工之前,絕大多數美國勞工已經受惠於與中國的貿易,而勞工的總得益也是正數。

但是,雖然多數美國人明白,從中國進口商品對就業和工資的直接影響,他們並未認識到正面的間接影響。這並不奇怪。一家美國公司裁員時,人資部經理可能會對被裁的員工說:「對不起,我們無法再雇用你,你應該怪我們國家從中國進口商品。」川普和許多美國媒體一再強調這一點。但我們的分析顯示,美國的就業成長也與美中貿易有關。(延伸閱讀:「食利者資本主義」帶來的全球危機

不對稱利益助長偏見 好政策被犧牲

另一方面,一家美國公司增聘員工時(支付的工資往往高於萎縮中的產業會支付的),老闆幾乎不可能說:「恭喜你,你得到這份新工作,應該感謝我們國家從中國進口商品。」他們這麼說的可能性大得多:「你得到這份工作,應該感謝我這個傑出的企業家。」這種感知上的不對稱製造出固有的反全球化偏見。

這種偏見的第2個源頭,是不對稱的公共論述。科技、教育和全球化全都促進就業市場的調整,進而影響個人。但各國政界和媒體往往發現,將社會難題歸咎於外國企業或政府,比歸咎於科技進步、公共教育體系失敗、家庭教養不濟或個人缺點方便。畢竟教師和家長都是選民,而科技公司會捐錢支持政治活動。外國人則兩者皆非。

最後,壞政策的不對稱利益也助長反全球化偏見。受惠於貿易障礙的公司和個人有強烈的動機組織起來,遊說政府維持貿易障礙。相對之下,因為保護主義而利益受損的多數人,則並未投入足夠的時間和精力了解問題,或欠缺資源遊說政府選擇較好的公共政策。

這3種偏見來源告訴我們,國家太容易採取損害多數人的反全球化措施了。事實上,多數國家都有阻礙經濟開放的措施,而細察往往會發現,它們損害國民的福祉。

當然,各國必須更好地分配全球化和新科技產生的利益。但它們也必須在另外兩方面加強努力。

素質較高的研究和新聞工作有助公民更好地了解開放貿易的直接和間接影響。此外,更好的教育體系和更大的個人努力將可改善勞工的技能,使他們更有能力把握科技進步和全球化創造的機會。

有關全球化的討論往往受國族主義、自利考量和經濟知識不足影響,結果是公共政策誤入歧途。處理相關討論中的有害偏見或許可以造就比較開明的政策。(延伸閱讀:中國軍企在法國「洗產地」 從一顆番茄看全球化如何摧毀在地經濟

( 譯/許瑞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