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香港律師7大指控!從「陳同佳案」預見香港司法正在崩壞

2019-10-28
作者: 吳雅樂

▲香港律師黃國桐。(圖/黃國桐提供)

在香港方面拋出陳同佳「自首」議題之後,香港反送中運動焦點在台灣已轉移至陳同佳案的政治攻防。民進黨政府更因陳的「赴台自首」措手不及,遭外界質疑政策髮夾彎。(延伸閱讀:港府打算丟包陳同佳 蔡英文霸氣回應!

作為香港行政特區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中的法律界選舉委員會會員、目前正在香港執業的律師黃國桐,一直對香港反送中議題高度關注,近日陳同佳出獄前後的風波更讓他對公義與人權感到憂心。

黃國桐和台灣淵源還很深,不僅曾是前總統馬英九台大法律系同窗,而且現任總統蔡英文在英國倫敦大學政治經濟學院 (LSE)讀書時期,黃國桐正要畢業並考取英國本地律師執照,不僅對台灣政治人物不陌生,也十分關注台港兩地議題。

黃國桐接受《財訊》雙週刊採訪時,點出陳同佳案的諸多疑點。黃認為,台灣政府的確有理由擔憂這是一項政治操作,他也預視,香港司法制度可能正在崩壞中。(延伸閱讀:《禁蒙面法》上路宛如戒嚴 律師呂秋遠:香港已死

黃國桐首先強調,陳品佳出獄前,其「意向」已被媒體披露,「做為律師,我不會、也永遠不會,在陳同佳放出來之前,就公開代他說很多話」,他從法律層面拆解其中7項不合常理的現象,對香港的司法前景感到十分憂心。

首先,陳同佳在公眾面前道歉,內容是什麼?對公眾承認是「謀殺」還是「失手殺人」,這有很大差別,嫌犯在還沒經審判就出來道歉,法庭內的判決將會受到影響。

第二,陪同陳同佳的理應是律師團,而非牧師。雖然管浩鳴盼台灣方面可因陳「自首」而減刑,這一切都只能是台灣方面考慮所有證據之後才能決定。依照標準作法,特區政府也該在陳同佳到了台灣後,才讓事情公開比較合適。

第三,讓陳同佳走出來說對不起全世界,這就等於「自願」嗎?在法律上來說,完全明白權利義務後才去做出聲明,才叫「自願」。作為辯護律師,如果客戶若要求「自首」,黃國桐一定會請他想清楚;他認為,就算再沒經驗的年輕律師,都會告訴客戶不要在電視前說什麼事情。

第四,台灣法務部要求港府提供證據是完全有道理的,否則陳同佳就算到了台灣,也很難做出完整判決,因為最重要的一環將無從推論。也就是說,能判斷陳同佳的殺人動機,律師必須查找所有關係人以及通聯記錄,潘女友人才是重點,這些足以判斷是否為謀殺案件。港警要做到這部分不難,這部分更是陳同佳案在台審理時的「補強證據」。

但台灣方面若沒有港方協助,基於台港間沒司法互助機制,無法直接赴港調查也不能應訊潘女友人,更何況已距離事發超過29個月。陳、潘兩人在事發一年前的互動情況,才是犯案「動機」的關鍵線索。

第五,證據不是說帶就帶,而且沒有調查,就沒有證據。香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說,想帶什麼證據由陳同佳自己決定。

然而,前提是先有調查,並且遭到起訴,調查的所有證據才能被帶走。港方目前沒有提到究竟是否有過調查,如果沒有調查,那更不是在保障人權。黃國桐認為,這下球丟回台灣,台灣真的只能被動接球。(延伸閱讀:范疇:香港問題是照出台灣問題的魔鏡 

第六,黃國桐認為,這件事本來與主權無關,但如果台港兩地都爭著要審理,才叫做有主權爭議。現在的問題在於特區政府的作為和事實不配套,台灣法務部3次請求香港卻遭到已讀不回,基於公義與人道立場,一切有欠思量

第七,特區政府如果沒有在前線的執法人員關卡上就把調查處理好,後面的檢控或法庭證據都不會明朗,意味著政府沒有把關,法治社會的香港怎麼和從前不同了?意味著特區政府採取政治手段處理一個法律案件。

黃國桐認為,港人在街上嘶吼了4個月,就是不接受中國大陸沒有法治的這種制度,如果讓嫌犯不計形式「自願」投案,就是把這扇門打開了。特區政府如果能把嫌犯直接送到台灣,形同台灣政府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內」,接受一中原則。

更重要的是,特區政府若沒有協助陳同佳作相關調查,這並非讓公義得到彰顯,只是單純讓他去台灣送死;而無法取得陳同佳足夠犯案動機證據的台灣政府,接下來又能如何將陳同佳定罪?

因此黃國桐認為,這不僅是一場政治操作,更是香港司法制度正在崩壞的跡象,令人不得不憂心。(延伸閱讀:范疇:香港是凶是吉,50天內見分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