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股市前線

全球創投大趨勢 企業搶當領頭羊

2019-10-25
作者: 涂憶君

2016至2018年,全球新創產業創造了超越英國GDP的產值,成為提供企業跳脫傳統營運模式、臂助國家經濟發展的重要力量,如今企業注資開始成為創投市場的顯學。抓住這波資金回流的資金潮,企業創投成為台灣創投市場的新話題,包括緯創、研華、佳世達等台灣公司都已跟上趨勢,為企業本身與新創產業迎來更多機會。

近年,全球新創投資金額持續攀升,整體創投市場結構卻已悄悄改變,由企業領投的比重正逐步增加;根據統計,2018年全球企業創投(CVC)的交易件數和金額,全部創下歷史新高,企業創投的投資金額更高達70%,顯見企業已取代一般創投(VC),成為注資新創產業的主角。

今年8月,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發布《2019全球市值百大企業排名》,光是全球市值前10大企業名單中,就有微軟、蘋果、亞馬遜、Alphabet(Google母公司)、波克夏海瑟威、阿里巴巴、騰訊等多家企業,不是擁有CVC,就是積極和VC合作,透過與新創結合,壯大自我的研發與競爭力。(延伸閱讀:謝金河:投資買老大,別買老二!

▲台灣在人才與硬體科技的發展誘因十足,今年吸引Google擴大投資台灣,Google雲端平台也積極投入扶植台灣新創事業。(圖/吳尚哲攝)

來自北歐的啟示! 經濟外溢效果高達3倍

這股創投風潮同樣燒進了台灣。日本住友集團注資電動機車龍頭Gogoro,阿里巴巴創業者基金領投台灣訂閱式電子商務平台CitieSocial,都讓台灣新創頗有振翅之勢。

為什麼創投產業這麼重要?根據一份北歐5國的調查報告,只要有1億歐元的資金投入創投,平均就能創造3億歐元的經濟回報。而根據Startup Genome今年發布的《2019全球新創生態系報告》(Global Startup Ecosystem Report 2019),2016~2018年全球新創總計創造了2.8兆美元的經濟產值,相當於全球第7大經濟體,更超越英國1年的GDP(國內生產毛額)。

事實上,台灣新創發展也曾經擁有耀眼的1頁。工研院創新協會會長高繼祖指出,1982年,時任行政院政務委員的李國鼎前往美國矽谷考察,引進創投制度,1983年台灣修訂《獎勵投資條例》,對投資創投事業的股東持股滿兩年後,可享有20%投資抵減優惠,帶動國內創投蓬勃發展。據創業公會資料顯示,1996年後台灣單年度創投設立家數每年都達到雙位數,1999年甚至高達46家,創下歷史新高。

不過,此項租稅優惠在1999年12月立法院修訂《促進產業升級條例》時正式取消,國內的創投事業迅速降溫,2001年新成立的創投家數迅速由前1年度的32家摔落至7家,平均每家創投的投資金額也由1.81億元降至0.46億元。(延伸閱讀:共享機車對決之戰!Gogoro尬Wemo首戰選桃園 能打出一片天?

台灣曾是佼佼者! 政府取消抵減迅速降溫

高繼祖表示,尚未取消抵減前,台灣是全球第3大創投熱絡國,僅次於美國、以色列,總計創造了兩兆元的經濟產值;2000年台灣的創投投資國內金額達10億美元(新台幣約300億元),占當年GDP 3000億元的比重達0.3%,但台灣去年GDP來到6000億元,創投投資國內金額僅剩3億美元,比重降至0.05%,也被新加坡、韓國後來居上。

而根據台灣經濟研究院最新公告資料,截至2018年11月20日為止,國內共有3499家新創公司;不過,2014年達到共有516家新創成立的高峰後,往後便逐年遞減,2018年新創家數甚至跌破百家,堪稱近年最冷的新創年,一方面是熱潮不再,另一方面,恐怕是缺乏早期資金的奧援所致。扣除2017年單一家Gogoro就得到3億美元的獲投,台灣近5年新創產業獲投金額,平均僅有4億美元,今年前8月,更僅有2.19億美元。

國家發展委員會主委陳美伶指出,新創難是難在第1桶金,需要天使資金大量投資,除了國家挹注外,最懂產業未來趨勢與自身該怎麼發展的企業,也是最好的注資者。(延伸閱讀:英特爾資本為什麼能成為新創市場的龍頭?

但陳美伶也發現,雖然愈來愈多廠商意識到創新的重要性,卻很少有企業想從自身出發投資新創產業,一方面是對創投陌生,另一方面,多數企業傾向快速看到實質獲利;陳美伶建議,企業應建立專責的創新部門,帶進完整解決方案,才有機會創造更多的附加價值。

台灣併購與私募股權協會榮譽理事長黃日燦,可說是國內企業創投的重要倡議者,很早就開始關心產業的轉型升級。他強調,台灣過往主流是代工,在這樣的結構下,只要踩好每一步,「未來」不太需要傷腦筋,但市場經濟結構巨變,企業更應懂得思考破壞式創新,往更長遠的「後天」看。

不過,不是每個產業有能力透過「研發」找到未來的產品,所以從企業本身出發,注資符合需求的新創,累積經驗,就更容易往「後天」邁進,這就是為什麼像是美國、日本、歐洲的企業創投已成為主流,尤其日本高達7成以上都是企業創投。

▲Gogoro在2017年獲得3億美元的注資,話題十足。(圖/陳俊松攝)

創投市場已改變! 企業創投將引領新創發展

黃日燦指出,當市場分工愈來愈專業,如果由最懂得產業脈動的公司自行設立創投、或是拿出1筆資金與一般創投合作,不只在財務上的效益驚人,更有著影響未來公司轉型發展的策略性意義。
從國外經驗來看,Google躋身美國尖牙股(FAANG)之一,除了自身事業的成功,很大一部分可以歸功於其擁有全世界最龐大、最熱絡的創投。Google旗下有GV、CapitalG、Gradient Ventures等多家獨立創投,各司其職,投資不同的階段與領域。

現在當紅的優步(Uber),曾在2013年獲得GV注資2.58億美元,撇除其後因為竊取技術疑雲的訴訟不談,今年優步的掛牌上市,《紐約時報》以優步IPO(首次公開募股)的價格45美元估算,GV將一舉進帳32億美元。

CapitalG在2017年時,也對發展乘車共享經濟的來福車(Lyft)砸下10億美元,一方面透過Lyft平台,補足Google旗下子公司Waymo的叫車服務功能,一方面更為Google發展無人駕駛往前邁進一大步。(延伸閱讀:陳彥淳:在趨勢中持續進步

台杉資本總經理翁嘉盛指出,新創變化速度極快,就算有一個精實的研發部門,可能還是趕不上新創產業的腳步,與其和新創競爭,有更多企業選擇成立自己的企業創投,輔導新創上市或合併,並持續維持良好的策略夥伴關係;或是,企業也可以投入1筆資金到一般創投中,藉以獲得需要的技術。

緯創資通起步早! 領投行動貝果相輔相成

在台灣相當具代表性的例子,就是緯創資通公司。緯創10多年前就開始投資新創,每年固定提撥10%研發經費投資與母公司本業有關的公司,幾乎屬於策略性投資。到目前為止,緯創投資了逾3億美元、40多件案子,單筆投資最大金額約2000萬美元。

緯創董事長林憲銘指出,推動內部新創相當困難,因為「人才」就是一個關鍵,因此緯創選擇自己成立企業創投,由創投出去找新東西、了解外面在做什麼,再回來與內部團隊分享,才不會僵化。

像是今年3月,緯創領投台灣的新創公司行動貝果(MoBagel),其AI數據分析系統可將原先耗時半年的數據分析專案縮短至兩週,雙方策略合作後,將目標客戶聚焦在需要準確預測技術的廠商,緯創則提供通路,讓行動貝果產品導入更多企業。

緯創也放眼國外,投入近5年最大的金額注資美國音頻製造商RIVA。RIVA的Turbo X藍牙揚聲器不管在大型展覽或是網路上都廣獲好評,緯創的資金可以支持RIVA保持製造質量,擴大規模。(延伸閱讀:緯軟把軟體服務變好生意 連13年營收成長

另外,佳世達集團則在2014年以後,把投資業務轉回內部,先確立公司的發展方向,再策略性透過併購,讓集團轉型為醫療及智能解決方案供應商。工業電腦龍頭研華與新創合作方式,則是以建立平台的方式運作,開發多元物聯網解決方案,都是企業擁抱新創,進而產生效益的證明。

資金回流正逢時!政府制訂法規可提供更多誘因

企業領引新創投資已經成為趨勢,尤其,《境外資金匯回管理運用及課稅條例》正式上路,陳美伶期待,藉著此次的境外資金回流,讓台灣變成亞洲資本市場的匯聚中心,政府釋出的方案不只可直接投資台灣產業,上看兆元的台商資金也可透過創投或私募股權基金,投資台灣新創或協助產業轉型升級。

不過,要讓企業決策者願意花上動輒5年、甚至更久的時間等待新創開花結果,恐怕是最大挑戰,政府或可適時扮演助攻手的角色。

翁嘉盛舉例,以色列過去鼓勵成立創投,如果虧損殆盡,政府補貼8成,成立創投者只需負擔2成的風險,最終的結果是,政府沒有出到半毛錢,每間創投都成功發展;另外,美國的稅法鼓勵公司投資小型新創,如有資本利得,稅負減半,間接幫助企業分擔部分風險。

「台灣政府提撥的天使投資金額其實不夠新創發展,」高繼祖建議,最關鍵的還是創造更有利於新創發展的法規,給予企業更大的抵減誘因,才會有更多的企業願意承擔風險。(延伸閱讀:謝金河:全球經濟衰退警鈴響,台灣為何能偏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