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醫美市場進入戰國「低 利」時代 每月三十家開幕、也有三十家結束或頂讓

2013-10-08
作者: 李雪雯

醫美產業外表看起來光鮮亮麗,卻也難逃所有產業必經的重新洗牌階段。現在的醫美行業,就進入殺戮的戰國時代,台北東區正以每月開三十家、關三十家的速度,快速洗牌。

在不滿台灣現行健保制度與醫療糾紛的無奈下,許多醫師競相出走轉往醫美領域。但在這波「救醜不救命」的醫事資源反淘汰的浪潮中,卻也有不少醫美診所敵不過激烈競爭的壓力,而不斷拉下鐵門,關門大吉。

 
台北市向來是台灣醫美產業最集中的一級戰區;而號稱「一級戰區最前線」的台北市東區黃金地段,據業者私下的統計,大約就有三百家左右的醫美業者。然而,這個黃金區域的殺戮戰場,正以「每月開三十家、關門三十家」的殘酷現況,持續發展中。
 
新進者前仆後繼 利潤慘跌
 
在「一級戰區」擁有兩家醫美診所的全新大安診所負責人林蓁,本身是整形外科醫師,當初因自家親戚開的是醫療儀器進口的貿易公司,認為可以取得成本較低醫療儀器,決定自行開業。2004年底開幕時,序號是大安區第46家。如今,大安區的同業序號已經排到五、六百家了(包括所有現在營業及已停業者),十年增加了十倍,可見市場競爭之激烈。
 
新進者前仆後繼,消費者的成長數字卻跟不上診所成長的速度,尤其在削價競爭下,每位客戶的平均消費價格不增反減,更造成醫美診所利潤率大幅降低。
 
據估算,醫美人口數這十年來不過成長三倍左右,但每位消費者的「平均客單價」下滑不下於五成,有些療程更殺價至二成不到。
 
群佳儷診所醫美部經理黃睦庭以第一代的紅寶石雷射去斑為例,十幾年前剛引進台灣時,消費者光打一次就要花十幾萬元。1997年引進的脈衝光儀器,當時一個療程六次的價格是二十萬元,現在,只要三萬元。
 
客單價下跌的殺手之一,來自醫美儀器的大殺價所致。一位醫美儀器銷售業者指出,十年前,一台雷射機器大約三百多萬元,現在則一百多萬元就可買到,而且儀器更新、更輕薄。影響所及,每家診所競爭力差不多,自然也就無法形成市場區隔而殺成一團了。
 
黃睦庭分析,而且這些診所主要訴求對象是學生族群(甚至是七、八年級生)。這些人的消費能力本就有限,他們選擇醫美診所首要考量就是「便宜」。因此,這類診所的消費人數雖多,對產業整體業績提升卻有限。
 
一位業者以自家診所為例指出,目前營業額中,微整形與整形手術大約各半,但其中,手術件數比微整形少,但每年單價卻因為技術性成分較高,還可以成長5%至10%;至於微整形的利潤率,大約只剩下10%左右。
 
儘管醫美產業生意愈來愈難做,但還是有業者大發利市。一位醫美儀器銷售經理認為,醫美診所中,月營業額在四百萬元左右的占二、三成,如果地段好、廣告多打一些,月收入八百萬元也不是問題。
 
但從台北市東區醫美診所開開關關的汰換速度來看,這位經理認為,頂讓及接手的速度如此之快,代表這個行業仍然有利可圖,才能吸引如此多的新進者加入,只能說現在的醫美行業「處於戰國時代、重新洗牌」的階段。
 
然而,進入戰國時代的產業,不但會出現因殺價競爭而導致的醫美糾紛頻傳外,醫美市場也會出現集團化或連鎖化的新趨勢。
 
連鎖化經營 成為必然趨勢
 
黃睦庭指出,現在的單店要經營得好,客戶的好口碑是關鍵。一般來說,這些診所不太會打廣告,因為只要與客戶溝通、互動良好,並且事前做好衛教活動,了解客戶的需求,自然就有口碑,生意也就源源不絕了。
 
林蓁分析,這一類單點醫美診所的經營特色是,舊客戶重複消費及推薦新客戶的比重,少則五成,多則七、八成以上,經營績效相對穩定。
 
然而,身為台北市醫師公會監事、連鎖醫美診所──韓風整形外科診所主治醫師廖俊凱卻表示,目前醫美市場模式、方向與版圖,都已朝向連鎖化進行。「單一診所若無法做客戶服務、美容師的聘用、廣告及網路等行銷運作及拉抬,真的很不容易累積及壯大客源。」廖俊凱表示。
 
一位醫美儀器銷售業者則補充他的側面觀察表示,由於目前資金的利息非常低,所以企業擴充的壓力小,如果能藉由連鎖經營的模式,可以達到快速展店及發展的目標,而且,只有這樣才能夠有較佳的行銷及採購能力,並在市場搶占優勢。
 
畢竟,在號稱近千億元的醫美市場中,廖俊凱再三強調,大約只有10%至15%的客戶是主動型的消費者,而這一塊早已是紅海市場,大家削價競爭的結果,誰也討不到什麼好處。
 
至於另外八成至八成五的消費者,則是屬於被動型的消費者,這群人是醫美診所努力的藍海目標客群,而具有連鎖品牌優勢的醫美公司,更有實力搶食這塊新藍海大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