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人物

揭弊者張晉源:我的辦公室被永豐金上了封條

2019-10-02
作者: 洪綾襄整理

▲(圖/資料室)

9月23日,我上午進公司發現門禁卡不能用,以為機器有問題。下午看醫生到4點多,才看到永豐金發信通知我被公司提告刑事特別背信罪;25日又發現我的email被封鎖,辦公室被貼上封條。

永豐人都知道,我推動工行參股、電子金融等重要進展,發生重大弊端我也一定追查。現在只因為我不願意對涉及詐貸的何家放水,過去對的事情就變錯了?我犧牲了自己的前途來捍衛公司治理跟大眾利益,竟然換來那張封條和訴狀。

我仍然在追查鼎興詐貸案。今年6月,我和3位同事再向金管會舉報,可能有銀行內部人利用操控企業信用評等的方式協助鼎興詐貸,並提供事證。7月獲銀行局長邱淑貞和金控組組長侯立洋約談,我們告訴金管會,很多有關何政廷替鼎興施壓的關鍵郵件被消失了,請求調查。但回去沒多久,我的祕書和助理就被調到分行,還請了律師團告我,金管會應該看得懂這之間的關聯。

鼎興、三寶和潤寅的詐貸案都有類似的系統性犯罪手法,光在永豐金控,曾經被操控信用評等的信貸規模可能就高達數百億元,必須立即清查以控制風險。我多次向高層反映無效,才向金管會舉報,沒想到就被大動作報復。(延伸閱讀:永豐金吹哨者告白 正義的煎熬為何遙遙無期?

有人放話,我繼續揭弊是為了要從政,去當柯文哲的不分區立委。不,我揭弊是希望銀行的體質變好,但這也是職業自殺。這幾年我被社會運動的年輕人感動,讓我反省幾10年來雖然工作順利,但對社會沒有貢獻,才決定用金融專業服務社會,把只在乎獲利、拚命壓榨員工、不管客戶死活的病態銀行,轉變為替社會創造價值又能獲利的社會型企業,這是當初我接任銀行總經理的初衷。

司法迫害是對揭弊者最殘忍的報復。我要呼籲金管會注意上市公司對個人提刑事自訴是否具有報復目的,否則被有心人士操作成惡意訴訟,日後不只揭弊者,連工會、媒體、環保人士都會遭到濫訴。我是使命感很強的人,推《揭弊者保護法》、居住正義、《公司法》修法、金融消費者保護等,都不是為自己,希望台灣不要讓願意替社會付出的人都心碎了。(延伸閱讀:永豐金弊案觸發 《揭弊者保護法》真的保護得了揭弊者嗎?

永豐金回應,這是為保護張的個人財物,可由人員陪同領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