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股市前線

亞獅康被打入全額交割股 台灣新藥產業的泡沫被戳破了?

2019-10-01
作者: 尚清林

▲最新財報出爐,新藥產業無法拿出好成績單,這條路愈來愈艱辛。(圖/攝影組)

3年前,曾是集3000寵愛於一身的生技族群,隨著浩鼎風暴後,讓新藥股直接進入冰河期,市場交投乏人問津。沉寂了這麼久,生技股走出谷底了嗎?  

第2季財報才剛全部出爐,立刻驚見當初風光來台掛牌的新藥股亞獅康─KY被打入全額交割股。亞獅康是台灣第1家同時在美、台兩地掛牌的新藥股,上櫃之市值一度達百億元。 

沒想到短短3年,今年上半年每股淨值只剩下3.56元,無可避免地被打入全額交割股。讓人感到擔心的是,亞獅康─KY恐怕不是單一案件,而是生技族群的財務狀況出了問題。

 新藥股大困境:研發太燒錢  

根據櫃買中心統計顯示,最新一季財報中,合計87家上櫃生技公司,每股淨值低於票面的高達14家,低於5元的有4家。再看以新藥公司為主的興櫃,55家興櫃生技公司中,竟多達32家的每股淨值低於10元票面,占了近6成,其中13家低於5元。 

亞獅康的挫敗,給了台灣新藥股上了一堂課。新藥研發是一條漫長之路,一顆新藥從無到上架,耗時至少10年以上,而且成功率可能不到1%,期間如果沒有資金挹注,投入大量的臨床實驗,根本很難達標完成。 

至於新藥研發究竟要花多少錢?就以美國新藥進入第3期臨床實驗的規範而言,接受新藥實驗的人數至少1000至1500人,平均每個個案花費約8萬至10萬美元;以此模式計算,從1至3期的臨床實驗過程,至少耗資超過1億美元,約30億元以上台幣。 
回過頭來看亞獅康,這幾年,取得不少授權的新藥,但這一切都無法創造實質的獲利基礎,亞獅康仍得為新藥研發燒錢。從財報就可觀察到,亞獅康每年營運現金淨流出平均逾10億元,而手中產品線有3項進入人體臨床試驗,可想而知還需要龐大金援才能走完這條路。 

但是,亞獅康上半年帳上約當現金僅剩4.66億元,但已虧了近2億元,每股淨值也只剩3.56元,若不辦理現金增資,如何度過資金需求。 

亞獅康方面回應,為了要改善淨值過低的情況,9月已經提出計畫,但依照主管機關外國人募資相關規定,未能於9月27日提交申請,只能積極爭取主觀機關核准,再次取得募資計畫。 

需要龐大資金支持的新藥產業,在資金潮退去後該怎麼走,是當前亟需解決的問題。可怕的是,不只是亞獅康的現金即將斷炊,從現金流量表中的約當現金觀察,是整個新藥產業都蒙上一層隱憂。 

目前股價仍有80元的台微體,在連年燒錢的情況下,每股淨值只剩5.19元,若第3季仍無法改變虧損的狀態,就可能步入亞獅康的後塵,打入全額交割股,屆時,恐怕又是驚悚的大崩盤。  

辦理現增籌資 解燃眉之急  

檢視台微體的約當現金只有6.85億元,但上半年稅後淨利就虧了3.53億元,實在沒有本錢再燒下去了;加上台微體乳癌新藥的歐盟取證不如預期,情況更是雪上加霜。有鑑於此,台微體靠著辦理現增籌資8億元,繼續為新藥研發打拚下去。 

另外,杏國新藥也面臨缺錢危機,上半年每股盈餘負2.2元,約虧損2億多元,但杏國約當現金剩下3.9億元,在公司無法獲利之前,恐難以支援下半年的新藥研發費用;以目前每股淨值6.25元來看,再這樣虧下去,也將落入全額交割股。

為了走下去,杏國完成私募現增,募資3.4億元,暫時紓解燃眉之急。 

再把焦點放至興櫃,情況也是一片慘烈。從財報上來看,國鼎的現金流也不樂觀,帳上現金只剩1.44億元,但以1年虧3億元的速度,國鼎手上的現金恐怕撐不到明年。所以,國鼎為了旗下的RAS抑制劑標靶藥,傳將辦現增,預計增資6.3億元,解決缺錢危機。 
當初生技股股價高,自然可以募得較高的金額,對於研發費有很大挹注,但現在新藥的情況,還能募到龐大金額嗎?法人對新藥產業的前景抱持悲觀態度。  

寶齡富錦靠穩定收益養新藥  

長期研究台灣新藥的一位投資圈法人指出,對照美國大藥廠滿手現金,可以不斷支持新藥研發案,若是新藥研發成功,賺到的錢再繼續養下一個案子,根本不需要擔心資金問題;但台灣新藥廠商大多屬於小藥廠,要靠一顆新藥研發走完全程,實在不容易。 

反倒可以借鏡成功案例的寶齡富錦,主要營收來源是保健食品及醫美產品,讓寶齡富錦至少有穩定的現金入帳,讓旗下新藥研發可以穩定地走下去。如今,寶齡富錦的拿百磷腎病新藥成功進軍全球。法人推估,寶齡富錦全年EPS(每股稅後純益)有挑戰3元的實力,股價也較其他生技產業穩健。或許這種模式才適合台灣新藥產業。 

一位創投法人嚴肅地說,幾年前投資新藥是顯學,只要能掛牌上市的公司,投資獲利就能大豐收;但自從新藥接連出事後,各家創投嚴禁投資新藥公司也成為了不成文規定。 

回到重點,若新藥產業需要靠不斷燒錢進行臨床實驗,試想,長達10年的過程,新藥公司無法產生獲利盈餘,自然也無法有報酬率回饋給原始股東,而且新藥研發能不能成功又是另一回事,這種模式的投資風險不小。市場擔憂不是沒道理的,新藥產業財報暴露出虧損問題,當一家公司沒了現金流,如何延續研發及臨床實驗?這是新藥股必須解決的大問題。 

延伸閱讀:

謝金河:投資生技股一定要重視現金流

輝瑞併購Mylan 學名藥掀新戰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