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人物

翻轉工研院 劉文雄催生產業投資平台

2019-09-26
作者: 林宏達

▲工研院院長劉文雄,上任1年半,今年開始改造工研院組織,不只研發,還打算引入大型資金,加速台灣中小企業轉型升級。(圖/陳俊松)

1年半前,剛從美國回台灣接下工研院院長一職,劉文雄常提出問題之一,就是「進行中的專案什麼時候會完成?」但最常得到的答案,卻是「繼續追蹤中」這5個字,讓他非常不適應。 

要做就有完成時間,不該做就停掉,「『繼續追蹤中』是什麼意思。」劉文雄坦言,「第一次看到是愣住,問人家才知道,這是台灣的習慣,」不敢直接說這個專案不該再做下去了。 

採訪前,記者打聽工研院員工對院長的印象,最常聽到的評語就是「快」。原來,劉文雄上任後,第1個要求的,就是每件事都要有個完成時間。「你可以告訴我不值得做,可以說要兩個月,不要怕又不敢講。」劉文雄強調。

要求時效,只是劉文雄帶給工研院文化的改變之一。他急,一部分原因是他想做的目標,也比過去外界對工研院的認知大得多。採訪前,外界對工研院的印象就像是會生高科技公司的母雞,只要不斷研發先進技術,再把技術變成一家家的新公司,技術移轉給產業界,工研院的任務就完成了。  

▲百年食品廠福壽實業董事長洪堯昆  (左二)去年和工研院院長劉文雄   (左一)簽約,投資AI技術。(圖/資料室)

時效很重要 只有研發技轉還不夠  

但劉文雄的想法卻有點不同,「工研院是研究單位,但絕對不是為了研究而研究」。他認為,協助台灣經濟成長,幫助台灣企業轉型,才是工研院最重要的目標。 

他也透露,去年盤點工研院的強項和台灣的需要,提出《2030年技術藍圖》,目前第1個草案已經完成。提到這計畫,劉文雄的語氣變得更快:「第一個是智慧製造,它關乎台灣的生存。」目前台灣有30萬人口、19兆元產值都和製造業有關,但當各國都在投資工業4.0時,台灣許多中小企業,可能還停留在2.0、3.0,不協助這些中小企業升級,台灣就要面臨被別國取代的危險,「沈部長(經濟部長沈榮津)非常重視這一塊,不追上,台灣下一代很困難」。 

除此之外,台灣也有跨領域的新機會可以追。他舉例,現在美國有一種「Computational Medicine」的新技術,中文翻作「運算醫學」,美國開始結合資訊和醫學,協助醫療產業做精準分析。「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成立了一個系做這件事,最近去UCLA(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他們也成立了一個跨領域的單位,請醫學院和工學院教授來上課。」他透露,工研院也在跟成大談合作,投入這個新領域的研發。  

機會要掌握 師法美國跨領域合作  

抓機會,如何推動最困難。採訪前,談到工研院,所有人最關心的議題是,研發法人預算被刪,未來該怎麼辦?劉文雄的想法卻很不一樣。 

上任1年多,劉文雄開始推動變革。他上任後驚訝發現,工研院以前只有會計單位,沒有財務單位,沒有人為未來的財務開支編計畫,只是由會計單位把各單位的開銷加總,就成了當年度的預算。他上任後成立會計財務處,「讓工研院有穩定的資源可以支應重要研發,留住人才」。 

另一個令他驚奇的是,工研院各單位都想去接計畫賺錢,不只研發單位想做,連負責支援各單位的部門,都想向外接計畫。他透露,今年開始,工研院會區分為研發單位和支援單位,支援單位會是以效率為績效指標;同時,今年工研院還將聘用一位營運長,負責管理所有的支援單位。  

溝通是重點 了解需求跨所有交流  

他認為要推動改變,最關鍵的還是文化。他回憶,剛到工研院任職時,開經營團隊會議,一開始是由主持人在台上念各單位送來的資料,「每個人在台下打自己的電腦,所有人頭低低的」。 

劉文雄就把會議改成圓桌會議,不用再準備簡報,各所所長花兩分鐘時間,講述自己的研究單位1個月來的重要進展,所有人頭抬起來,聽別人說什麼,跨所的合作開始變多。「像最近機械所拿到一個大案子,就在會議裡找人幫忙。」他笑著說。 

溝通,是他目前最重視的能力之一。他解釋,要讓技術研發真正能幫助台灣經濟轉型,「一定要了解需求」。他舉例,像研發炸薯條的機器,不弄懂客戶的需求,可能只是研究怎麼樣設計油鍋,怎麼樣讓加熱油更有效率,「客戶真正要的,其實是食物外酥內軟的口感」。他舉例,法國人搞清楚了這一點,結果設計出了氣炸鍋,不用油就能達到同樣效果,還更健康。 

當所有人開始溝通,他開始反覆追問:「為什麼要這樣研發,市場需要什麼?」他高興地說,現在工研院的文化開始改變,主管不再只談如何讓原本轉100次的技術能轉200次,「他們會先跳出來回答一個問題:我為什麼要做這件事?要滿足什麼需求?」 

劉文雄自己也跳出來,重新問自己:「台灣中小企業要升級,要滿足什麼需求?」他發現,除了技術,中小企業還有資金的問題,很多小公司不缺技術,但不知道怎麼募資,最終就希望政府幫忙。「資本市場與科技市場接得不好。」他觀察。 

跳出框框之後,劉文雄的作法也跟過去不同,他開始建立平台,用工研院在技術上的基礎,幫中小企業建立募資管道。例如,工研院今年開始幫中小企業做技術鑑價,評估企業手上的技術、專利值多少錢,再找銀行和中小企業信用保證基金合作,貸款給企業。 

工研院有意協助台灣廠商升級,廠商反應如何?本刊採訪網通廠明泰科技,明泰表示,能生產5G小型基地台,就是得到工研院的幫助,因為5G通訊技術要求極高,明泰必須升級,才能和國際一流對手競爭。在工研院協助下,明泰取得「自我組織網絡管理(SON)技術」,成功生產出5G小型基地台,整個過程裡,廠商缺什麼,工研院補什麼,「幫了很大的忙。」 

本刊也採訪工業自動化相關廠商全球傳動,全球傳動這幾年不斷投資,要讓原本只能被動接受命令的元件,能可以主動回饋感測資訊。全球傳動因此委託工研院進行智慧螺桿的研發,工研院負責協助研發最難的感測器,也協助廠商申請到經濟部的計畫經費,還協助協調上下游的廠商,如洽群、榮剛、宏剛等公司,共同完成從上游材料到下游加工的實機測試。 

全球傳動總經理李進勝表示,工研院過去是用個案方式協助中小企業,有些想轉型的中小企業苦無管道和工研院接觸,「若有一個開放的平台能夠讓廠商及工研院在上面同時解決技術來源及升級資金的問題,我想對於產業界升級會有很大的幫助。」  

募資有藍圖 建構新平台協助轉型  

劉文雄下一步,甚至還想找大型基金合作,建立新的平台,解決台灣許多中小企業,2代不願接班的問題。這些公司可能有好的技術,但需要轉型,「2代不接班,公司又在夕陽產業,非轉型不可,才能進入下一個利基產業。」

他的想法是,結合資本市場及技術市場,工研院有技術,也可以引進有意願投資這些企業或新創的資金,由投資者出資,工研院投入技術,用5年10年的時間,幫助這些公司價值往上拉,投資者也會有獲利,「要找資金導入需要轉型的產業裡,我常告訴同仁,要玩大的,不是玩小的。」只要能建起平台,台灣不需擔心經費不足,尤其台灣是製造業大國,出口值占整體出口總值的8成,運用智慧機械技術,扶植傳統製造業轉型升級,就能一步步扎根邁向工業4.0。 

工研院能不能打造結合技術和資金的新平台,會是接下來觀察的重點;如果工研院能吸引國內外資金的合作,結合工研院的技術網絡,就有機會再創造出一批台灣資本市場的新星。


▲▼上圖為工研院研發的無人機,下圖為工研院研發的視覺機器人。(圖/資料室)

延伸閱讀:

麻省理工、柏克萊大學共同進駐的超級研究中心 藏身在北科大幕後?

台美產業連結:聚焦半導體、航太、製藥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