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人物

用咖啡取代檳榔!921後家園全毀 他靠「黑金」2億產值救了國姓鄉

2019-09-19
作者: 張玉鉉

▲(圖/今周刊)

921地震前,檳榔樹種滿南投縣國姓鄉九份二山山頭,這裡逾七成的農民都種上檳榔樹;921之後,九份二山一夕崩塌,至少180公頃以上的檳榔園變成一片廢墟,40位村民因此喪生。

當年,面對滿目瘡痍的山園,檳榔農林言謙沒想到,一株沒被震倒、倖存的咖啡樹改變了他,也改變了國姓鄉。

如今的國姓鄉一躍成為咖啡種植面積與產量皆是全台第一的鄉鎮;且還是全台第一個榮獲咖啡產地認證標章的產區。今年,在農友與鄉公所的努力之下,國姓鄉咖啡成功前進總統府,成為國宴席間款待嘉賓的飲品。

不僅如此,國姓鄉出產的咖啡豆,也是國內外各評鑑的常勝軍。舉例來說:鄉內的「九二向陽高山咖啡」、「百勝村咖啡莊園」曾分別在美國咖啡品質協會評鑑(CQI)獲得86.08分與84.92分的高分(國際分數平均落在80分至83分之間),精品等級的咖啡吸引許多國外業者與玩家慕名而來。

而帶領國姓鄉從地震瘡痍走出咖啡之路的關鍵推手,正是檳榔農子弟、現為國姓鄉咖啡產銷班第一班班長林言謙,他也自創「九二向陽高山咖啡」品牌。

林言謙表示:「檳榔樹根淺,所以地震時容易倒塌。921算是一個轉捩點,讓我開始注重水土保持與生態。」產銷班第一班班員朱述明也記得,當時政府已開始不斷宣導吃檳榔的壞處,檳榔消費族群也逐漸下降,地震前檳榔價格就漸走下坡,地震後檳榔產業更是一蹶不振。內憂外患之下,鄉內的檳榔農也不得不轉型。然而,轉型說得容易,一路走來卻辛苦崎嶇。

像個傻瓜一股勁投入  堅持有機栽種、連獲評鑑大獎

林言謙早在地震前就想轉型,但沒有明確目標。「崩塌的檳榔園裡,發現一株咖啡樹,於是想著危機也許就是轉機,說不定是上天給我們方向,讓我們轉種咖啡。」

「我們就傻傻地把它當做一般農作物在種,由東山咖啡農技術指導。」林言謙妻子彭婕汝笑著說。沒想到天公疼憨人,國姓鄉的地理條件與氣候營造出適合咖啡生長的環境:海拔形成的日夜溫差大、溼氣充足、排水良好等。

然而,「適種」不等於「產量好」,咖啡樹在初種的前兩年,由於根基尚未穩固,收成不會太好。就在林言謙夫婦好不容易熬到第三年,咖啡豆開始能夠量產,挑戰卻緊接而來。「我們當時一種就是好幾千棵,沒有想到後面銷售的問題。」再加上當時國姓鄉公所並不看好咖啡產業,因此不僅沒有適度給予機具、種植的實質幫助,更遑論推廣,導致咖啡銷路非常受限。

「最慘的時候,連續2、3年咖啡豆都只能囤積在倉庫裡賣不出去;而且是用檳榔在養咖啡樹,檳榔樹的收入都拿去支撐種咖啡的成本。」林言謙坦言,他一度懷疑是不是選錯路,甚至想放棄。即使如此孤立無援,兩人仍堅持用有機不噴藥的方式栽種咖啡樹。

夫婦倆的用心,反映在咖啡豆的品質上,2008年參加雲林縣古坑鄉農會舉辦的「台灣咖啡節台灣精品咖啡豆評鑑」獲得參等獎,一戰成名,接著連續三年獲得貳等獎兩面、頭等獎一面。

2015年,林言謙參加美國咖啡品質協會評鑑(CQI),從全球九百多支咖啡豆中脫穎而出,以86.08分的高分,創下亞洲紀錄。

得獎不但鼓舞自己的士氣,也引起鄉公所的重視,鄉內開始有農友跟進投入種咖啡的行列。為了更有效率的交流種植技術與知識、申請機具與補助,林言謙跳出來成立國姓鄉第一個咖啡產銷班。產銷班第一班班員、Tsai P.Coffee創辦人蔡建皇表示:「班長人很好、不會藏私,每次遇到種植問題,他都會很仔細地解釋教導。」

產銷「一條龍」全包辦  農友互助把關、孕育精品咖啡

至今國姓鄉共有3個產銷班,加上個體戶約有百位咖啡農,以阿拉比卡(Arabica)品種為主,國姓鄉公所農經課課長郭俊龍表示:「目前國姓鄉每年咖啡種植面積約200公頃,占全國咖啡生產面積的6分之1,更是雲林古坑的4倍。」國姓鄉咖啡年產量約200公噸,生豆年產值約1億元,再加上咖啡周邊商品產值,已達2億元。

值得一提的是,國姓鄉咖啡從栽種、採收、烘豆、銷售,通常都是由咖啡農一手包辦。「烘豆、杯測、行銷管理都學,這樣才不會被商人剝削。」彭婕汝解釋。自產自銷有助品質把關,卻也讓通路成為農友需克服的難題。

目前國姓鄉的咖啡農主要以網路通路、口耳相傳與親友推薦的方式銷售咖啡。產銷班第一班班員劉穎悟解釋:「市面上一磅咖啡熟豆價格,約落在300元至400元之間,但那是商業豆;我們的咖啡豆幾乎都是精品級的,1磅約可賣1000元到1200元左右,不過消費者就會覺得我們賣太貴。」然而,精品等級的咖啡豆在國外一磅平均價格落在2600元至3000元;反觀國姓鄉的價格,其實已經算是便宜了。

朱述明補充,國姓鄉咖啡遍布海拔300公尺至一千多公尺,山坡地上無法使用機器工作,皆需採人工方式完成採果、除草等動作,成本高,價格自然無法降低。

問到目前最待解決的困難,彭婕汝、蔡建皇等人不約而同地回答:「銷路和咖啡果小蠹(音同度)。」園區只要內有一棵咖啡樹中箭,幾乎就會全區淪陷;但主張自然農法的國姓鄉,目前仍以在樹下掛誘餌捕殺的生物防治為主。

追尋山頭上的咖啡香  政府協助推廣、通路限定合作

面對銷路問題,彭婕汝表示,公部門的態度對農民影響很大;九二向陽高山咖啡得獎後,政府部門轉為積極舉辦咖啡活動協助推廣,同時也聘請專業咖啡人士開設相關課程,教授農友更多元且深入的咖啡知識。「像是農糧署前署長李蒼郎是我們國姓鄉的貴人,但凡有機具或災損補助等,都會優先幫國姓鄉爭取,也很推廣我們的咖啡。」
走進九二向陽高山咖啡廳,牆上寫著「時間,證明我們的努力戰勝了大自然。」這句話不是人定勝天的自傲;而是林言謙夫婦給自己的勉勵,讓他們不屈服現實,能夠勇往直前。

九二向陽高山咖啡名字的由來,其實也與921有關,「向陽,代表向著陽光,面對困境也不退縮;將笑容掛在臉上,追尋山那一頭的咖啡香。」林言謙笑裡透著堅毅,九二向陽高山的豆子得獎後聲名遠播,不少廠商自動上門尋求合作。今年2月,不但曾在台中全家Let's Café咖啡旗艦店推出期間限定的一杯250元單品黑咖啡,也穩定供貨給新東陽、日本咖啡商UCC。

20年過去,國姓鄉從災區蛻變成咖啡香繚繞的重鎮。今年鄉公所也邀請2018年世界咖啡烘焙賽(WCRC)俄羅斯冠軍及日本亞軍,擔任客座評審與技術交流,看著農友們興奮且孜孜不倦地學習,也許未來咖啡潮流不知走向何方,但可以確定的是,包含林言謙夫婦在內的國姓鄉咖啡農們,肯定有足夠的能力擁抱所有挑戰。…(更多內容,請參閱最新一期《今周刊》第1187期)

延伸閱讀:

沒有孩子,晚年將孤老終生?周潤發、梁朝偉...第一批「頂客族」現在後悔了嗎?

少了郭台銘這個替死鬼 國民黨才有不得不改變的壓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