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理財投資

不怕做錯停損,勇敢做對再加碼〉緊咬「鱷魚口開大」 從低檔挖寶大賺3倍

2019-09-21
作者: 楊林山

▲(圖/Pixabay)

楊三富(化名)是社區大學人氣講師,40多歲的他,已有18年教學經驗,能讓家庭主婦、公務員及上班族「一聽成主顧」的原因,就在他與眾不同的投資授課理念,「來這上課,我會教各位如何快速賠錢,大家想清楚再來聽課,如果怕賠錢的,現在就可回家了。」

這種逆向操作方式,沒想到卻贏得學員青睞,想一窺究竟到底老師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不教人快速賺錢就罷了,還鼓勵大家學會快速賠錢的「本事」。在好奇心驅使下,楊三富的投資課程總是爆棚,尤其當台股處於多頭行情時,教室內更是座無虛席。

其實,對他來說,學會賠錢正是他近20年股市投資最重要心法,「我就是不斷地Trial and Error(反覆試驗),只要發現不對,就認錯停損,所以在座各位沒有人賠得比我多,但只要抓住1、2次大賺機會,就能徹底翻轉財富命運。」簡單講,投資不要怕犯錯,要勇於嘗試,才有機會賺大錢;但在此之前要先學會停損,這比學會如何獲利更重要。

他舉例,就像當年王建民,可能前一顆球才被對手打爆,面對極度高張的壓力,必須快速調整情緒,這樣下一顆球還是可能給對方三振出局。因此訓練學員停損用意,是為了讓自己快速清理情緒,賠錢後不要心存怨恨,趕快爬起來尋找下一檔標的,再獲利就好。

楊三富常鼓勵人家「輸在起跑點」,認為輸夠了,想辦法在山頂上贏回來就好。會有這樣的認知,與他自己的投資歷程有很大關係。

年輕買股輸掉一台機車體認心態歸零再重來

「我從大二開始接觸股票,原本只想賺個便當錢,沒想到大學畢業後竟會輸掉一台機車。」他自嘲,當時學藝不精,貿然進入股市被扒一層皮也不奇怪;後來決定雪恥,奮發圖強,考上台大財金所後,便飽讀股市投資、技術分析各派書籍,當時在校也與其他投資同好籌組讀書會,分享對盤勢看法。

「看到同學們都這麼拚,我也自認做足功課、有信心從股市中獲利,於是就開口跟爸爸要了20萬元,想藉此滾出人生第一桶金。」那是1997年的暑假,台股從萬點崩盤下來,楊三富來不及跑,父親給的20萬元虧損超過一半,在萬念俱灰下,他索性將手中持股認賠出脫,拿著僅存的幾萬元,報名了加拿大旅遊團,展開了一場「與自己對話」的心靈沉澱之旅。

「當時真是沮喪到最高點,一個人跑到加拿大,與其說是散心,不如說是痛定思痛,反省自己在股市犯下的錯。」楊三富心想,20萬元沒有滾出一桶金,反而慘賠,代表自己的投資方法錯誤;要讓心態歸零的第一步,就是先離開市場、不看盤,重新再來。

研究所畢業後,他選擇先當兵,遠離股市;「我讀遍所有技術線型的書,最後卻賺不到錢,證明這套方法不可行;要從頭來過,就要打破過去認知,不再以技術面當作股市進出場依歸,而要從產業研究下苦功。」打定主意後,他便立志進入券商,扎扎實實地接受基本面訓練。

「我從券商半導體研究員做起。那3年,我非常認真地做研究,透過拜訪公司、寫研究報告,一點一滴累積對產業的認識,這才明白為何散戶在市場上要贏的機率真的很低。」他坦言,以前自己也是懵懵懂懂的小散戶,犯過一些錯、賠掉一些錢,所以掌握到投資方法後,特別想教育散戶,希望他們能少走一些冤枉路。

進入券商練出一身功鼓勵學員勇敢追高練停損

在茫茫股海中,要讓學員練習停損,第一步就是將市場上的股票分類,讓他們清楚知道這1,000多檔個股的樣貌;「隨著市場上標的愈來愈多,我開始重視價量結構,將股票種類分為4個象限。例如價跌量縮、資券同減人氣退潮的股票有哪些,量價齊揚、或價漲量縮的個股又是如何。」

至於訓練停損,教導學員如何「快速賠錢」最好辦法是勇於追高。只要出現股價跳空、帶大量、創新高、收長紅棒,就要勇敢去追。「這樣的股票最容易讓人覺得緊張,會大賺的也一定有這4大特徵,所以出現時,我就會鼓勵學員要用力揮棒安打,但隨時做好停損準備,只要3天沒有脫離成本價就賣出。」楊三富說。

「我長期待在券商,要的是精準的安打及投資效率,機會來了就先揮棒,再觀察價量結構、市場氛圍,適時把部位提高;對我來說,與其淺嘗輒止,倒不如在家練書法。」他直言,大部分散戶的通病,就是喜歡逢低買進,以為下檔空間有限、就比較安全,但其實一輩子都在等解套,無法賺大錢。

楊三富為扭轉一般觀念,徹底擺脫散戶命運,他要學員盯緊這種「萬里無雲」的股票,買進持有後3天,股價不再上漲就出脫,或股價進一步跌破月線就離場;若守穩5日線、或持續上漲則可繼續持有,甚至方向做對了,還要加碼買進,也就是愈漲愈買,只有這樣才能訓練自己做到快速停損。

研究產業追蹤潛力股

「鱷魚口開大」買點到用這套買對加碼方式,4年前,他成功逮到華亞科從谷底翻升機會,大賺超過300%。「長久投資下來,有一個重要體認,就是只要與散戶對作,幾乎都能獲利;會買進華亞科很重要原因,除了自己對DRAM產業較熟悉外,當時散戶已萬念俱灰,持續退場,也是買進關鍵。」

他分享了自創的「鱷魚口開大」理論。「我將持股在50張以下的投資人稱為散戶,400張以上稱為法人或大戶;所謂鱷魚口開大,就是指持股50張以下的散戶連續3週減少,法人持股部分則逆勢增加,就像鱷魚張開口。一旦這個訊號出現,很可能就是底部,值得進一步追蹤。」楊三富說,當年華亞科就是出現「鱷魚口開大」現象,才吸引他注意。

4年多前,DRAM產業仍是一片淒風苦雨,台塑集團旗下南科、華亞科因虧損龐大,每股淨值剩下不到5元,被證交所打入全額交割股;投資人信心盡失,個股乏人問津,當時公司就算下市,也不令人意外。但楊三富卻靠著基本面分析,及敏銳地觀察力,嗅出賺錢機會,抓到時機大膽進場。

「我發現,金融海嘯後,德國奇夢達、日本爾必達,及台灣茂德相繼破產倒閉、力晶也被迫下櫃,全球DRAM產業只剩下韓國三星、海力士及美國公司美光。」他分析,其中美光還收購整併了台灣、日本的DRAM公司,整個產業已算是寡占局面,未來供需情況可望大幅改善。

方向做對勇敢加碼賺波段行情翻轉財富

楊三富回憶,「當時台塑王家人曾對外界說,我老爸集團旗下,不能有任何一家公司是破產下市的。」這意味著一件事,台塑將傾全集團之力挹注華亞科,有這麼堅強的靠山掛保證,心裡就踏實許多;「尤其2012年11月,華亞科有一筆盤後鉅額轉讓,有特定人士將股票轉給彰化2個券商,10萬張交易完成後,華亞科底部也就出現了。」

他認為,這筆鉅額轉讓應是大股東進場布局的結果,2012年12月起,他便搭上順風車,從華亞科股價3元開始分批進場,隨著DRAM報價回升、產業露出曙光,持股信心也逐步增強,他一路加碼,平均成本約在12元左右,後來在50元以上分批出脫。

「我第一次買進時機,是發現DRAM報價上揚,產業出現好轉跡象;第二次加碼時機,是華亞科淨值回到5元,取消全額交割限制,不但市值及流動性明顯提升,獲利情況也逐步改善;第3次再加碼,則是公司淨值回到10元以上,開放信用交易,當時我更大膽融資,全力買進。」

楊三富說,這種從0到100的衝刺感,正是他在券商長期訓練下最大的成就;他自豪地說,「靠著散戶羊群退去,大戶布局增加的鱷魚口理論,我逮到買進華亞科的時點;之後靠著產業研究分析,秉持著做對加碼原則,才能狠狠大賺到DRAM產業翻身行情,享受持股一次出清的快感。」散戶若有停損訓練,及看對加碼的勇氣,或許就能擺脫宿命,成為真正的贏家。

延伸閱讀:

與情緒為敵反市場操作〉征戰股海10年 賺逾20億的獲利心法

練習高勝率操盤手法 根據短中長線 建立會獲利的買賣原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