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 諾貝爾經濟學得獎得主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股東資本主義的假面逆襲?

2019-09-05
作者: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

▲(圖/Pexels)

40年來,美國社會的主流觀念是企業應該追求股東價值最大化—無論勞工、顧客、供應商和社群必須承受什麼後果,企業都應該盡力推高公司當前的盈利和股價。因此,美國企業圓桌會(Business Roundtable)幾乎所有成員在本月稍早簽署支持「利害關係人資本主義」(stakeholder capitalism)的聲明,引起了不小的轟動。畢竟這些人是美國最強企業的執行長,他們如今告訴美國人和全世界:經營企業不能只看盈利。他們的立場似乎完全改變了。但真的是這樣嗎?

當「外部性」因素出現 股東資本主義不能造就社會福祉最大化

自由市場理論家、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傅利曼(Milton Friedman)不但是傳播股東利益優先論的關鍵人物,還對該觀念寫進美國法律有重要貢獻。他把話說得很決絕:「企業唯一的社會責任,是利用自身資源,從事旨在增加自身盈利的活動。」

諷刺的是,在傅利曼宣傳這些觀念後不久,大概就在它們普及然後被寫進公司治理法律(彷彿它們是基於可靠的經濟學理論)時,格羅斯曼(Sandy Grossman)和我在1970年代末發表了一系列的論文,證明了「股東資本主義」不能造就社會福祉最大化。

如果出現重要的「外部性」如氣候變遷(或是企業可以汙染我們呼吸的空氣或飲用的水),這道理顯而易見。企業推銷不健康的產品如多糖飲料(導致兒童肥胖)、推銷引發鴉片類藥物危機的止痛藥,或剝削容易被騙的弱勢民眾(例如川普大學和美國許多營利的高等教育機構),此時股東價值最大化顯然不能造就社會福祉最大化。

但這道理其實更普遍:市場的運作就是可以令企業變得短視近利,對員工和所在社群投資不足。因此,理應對經濟運作有精闢見解的企業領袖終於看清真相,追上現代經濟學的發展,確實令人欣慰,雖然他們花了約40年才做到這一點。

然而,這些企業領袖的最新表態是真誠的嗎?抑或他們的聲明只是一種修辭姿態,試圖安撫民眾對企業普遍不當行為的憤怒?我們有理由相信他們其實相當虛偽。

企業的第一項責任是納稅,但簽署新企業願景聲明的公司包括美國最主要的一些避稅企業,包括蘋果—該公司繼續利用避稅港如澤西島(Jersey)避稅是眾所周知的事。還有一些公司則支持美國總統川普2017年的減稅法案—企業和富豪獲減稅,但法案全面執行之後,多數中產家庭將必須繳更多稅,而且將有數以百萬計的民眾失去健保保障。(這一切發生在主要先進經濟體中最不平等、健康照護表現最差、預期壽命最低的美國。)

樂見企業做對的事! 改革法律才能導正股東資本主義

雖然這些企業領袖聲稱,減稅將造就投資增加和勞工加薪,但勞工至今得到的好處微不足道。企業因為減稅而省下來的錢,多數並未用來投資,而是用來買回自家股票,這只是令股東和可以獲得股票獎勵的執行長變得更富有。

企業領袖如果真的有較廣泛的責任感,將會歡迎國家以比較有力的法規保護環境,並加強保障員工的健康和安全。若干汽車業者已經這麼做,它們選擇奉行比川普政府要求更嚴格的規則(川普致力破壞前任總統歐巴馬在環保方面的成果)。一些汽水公司的高層似乎對他們在兒童肥胖問題上的責任感到愧疚,因為兒童肥胖往往導致糖尿病。

雖然許多企業執行長或許想做對的事(又或者他們有正直的親友),他們知道競爭對手並不這麼想。我們必須有公平的競爭環境,以免有良心的企業被打垮。這正是為什麼許多公司希望國家立法對付賄賂、保護環境和保障勞工的健康與安全。

不幸的是,許多巨型銀行不是有良心的企業。它們不負責任的行為導致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而2010年的《陶德法蘭克金融改革法》(收緊金融監理,希望降低危機再發生的可能)才剛通過,這些銀行就開始爭取取消一些關鍵條款。摩根大通就是其中之一,而該公司執行長戴蒙(Jamie Dimon)正是美國企業圓桌會現任主席。

美國最強企業執行長的新立場,當然是我們樂見。但還必須觀察一段時間,才能知道他們是真誠的,抑或只是又在耍公關手段。與此同時,我們必須改革法律。傅利曼的思想不但使貪婪的企業執行長有絕佳藉口去做他們想做的事,還促成了反映其思想的公司治理法律,在美國和許多其他國家的法律架構裡置入了股東資本主義。這種情況必須改變,這樣企業才可以考慮其行為如何影響其他利害關係人,而法律也將要求它們這麼做。

(許瑞宋譯)

延伸閱讀:

CSR新趨勢 公益變一門好生意

普萊德  落實平權女性主管逾半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