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人生 > 財訊生活
HOT

冰河時期特有種!「茶界櫻花鉤吻鮭」台茶24號 如何復育成功、挑戰一斤4千元?

2019-08-28
作者: 張玉鉉

▲(圖/今周刊)

學術上,台茶24號為特有種植物,讓植物學家有開拓新基因庫的驚喜。

生態保育和商業上,有耐病蟲害、適應極端氣候等特性。台東茶改場十人團隊如何成功復育?

茶葉竟有菇蕈與咖啡香?走進農委會茶業改良場台東分場種植台茶24號(又稱台東永康一號)的茶園,便聞到陣陣菇蕈和咖啡香氣,「這是永康山茶特別之處,光是茶樹就聞得到香氣,一般茶樹是沒有味道的。」引領我們走進茶樹叢的茶改場台東分場股長羅士凱自豪分享。

可別小看台茶24號,此台灣特有種歷經19年育種才誕生,成了台灣茶葉第一、也是目前唯一成功復育的原生山茶種,被譽為「茶界的櫻花鉤吻鮭」。

「根據植物學家的鑑定,台東的永康山茶為孑遺植物,因而有冰河時期遺留下來的特有種美稱。」羅士凱補充。

除了品種特殊且唯一,這個台灣原生種也極具商業潛力,其製成的紅茶、綠茶具特殊風味,未來有望挑戰每斤最貴上看4000元的日月潭紅茶。

台灣大學園藝暨景觀學系教授陳右人解釋,台灣原生植物種類豐富,但經濟使用卻很少,「台茶24號例外,經過選拔後,成為適應平地環境的經濟作物。」

舉例來說,台灣蘭花外銷總額8成的品種,源自台灣原生種蝴蝶蘭「台灣阿嬤」,創造數10億元年產值。未來,台茶24號也有機會向前輩看齊。

整個選育過程,就像是一場漫長接力賽。研究團隊約由10人組成,這19年中,有人退休,亦有新血加入。

挖掘前所未見原生種   研究員在原始林迷失方向

時間回到2001年,台東縣永康部落為了建飛行傘基地,在泰平山發現野生山茶蹤跡。最早開始參與研究、現為茶改場總場祕書的吳聲舜回憶:「第一批上泰平山的引種團隊,為了更深入林地調查,沉浸在挖掘新品種的喜悅當中。一不小心在原始林中迷失方向,在林中度過一夜。」

當時,茶葉約有3大族群:栽培小葉種群、栽培大葉種群、西部山茶品系群,約有13個主要茶樹品種。而泰平山上的茶樹,是從前沒有看過的,自成東部山茶品系群,也難怪研究員們興奮到迷失方向。

「我是民國89年上山引種,在海拔850公尺處,大約有5公頃,共約100株的原生山茶植株。我們就剪一些枝條回去做扦插繁殖,進行性狀篩選。」研究台茶24號的元老、現已從台東分場退休的鄭混元說到。

記者原以為茶葉品種培育頂多花費3到5年,沒想到羅士凱說:「最起碼也要18至21年。」

培育過程需經過3階段的比較觀察,在東部山茶品系群裡篩出30種表現優異的品種,之後再經過各項檢驗選出5種,最後按部就班地從中界定出台茶24號獨特的DNA。

「我算是半路出家,結果做著就做出興趣來。」在15年接手前輩研究工作的副研究員余錦安,原為高雄內門人,因愛上台東的藍天白雲,一待就是11年。

研究過程日復一日,反覆進行一樣的試驗:栽種、選拔、製茶,他不諱言過程相當枯燥,但一有突破時又能滿血再戰,「每次到感官品評或化學分析階段,就像開驚喜包一樣,會很興奮。有亮點出現的時候,滿溢的成就感讓我覺得一切都值得。像第一次試喝台茶24號製成的茶,菇蕈的香氣與鮮味衝擊舌尖,相當驚豔。」

野兔情有獨鍾  意外發現原生茶種更多亮點

問團隊研究過程最難忘的事,羅士凱與余錦安不約而同聯想到:「野兔!」

原來台東分場園區內的茶樹都採自然農法,幾乎不噴藥,因此常有山羌、環頸雉等動物出沒,沒想到還發現野兔特別鍾情於台茶24號,經常啃咬其嫩枝,約吃掉3、4成左右,共約80株。

「不過這也引起我們的好奇,將茶樹送去分析之後才發現,原來台茶24號有一些機能性物質,如:楊梅素、槲皮素(具抗氧化、降血糖等作用),對人體很好,可以提升免疫力。」羅士凱補充說,復育過程中,研究人員發現台茶24號更多亮點,包括咖啡因含量每百公克僅2公克,在台灣茶葉中的咖啡因含量最低,又耐乾旱、寒流等極端氣候和病蟲害,及每公頃可收2噸、1年可6收,產量約一般茶葉2倍。

種種優勢,讓團隊願意花費近20年培育這個台灣特有種,「選育出一個適合淺山種植的經濟茶種,能證明山茶有利用價值,更可以打響地方特有種的名號,讓台灣茶站上世界舞台。」說這話時,採訪時一向話不多的余錦安眼神發亮。
除了紅茶與綠茶,台茶24號未來還有機會製成曬菁綠茶(生普洱),「這將是台灣第一個適合製成生普洱的茶葉品種。」羅士凱語帶自信。

隨著種苗商承包、技術轉移等後續流程一一完成,最快明年底,茶農就可開始種植台茶24號。「台灣喝茶主流受小葉種茶樹製成的烏龍與綠茶影響,多為清香路線。希望山茶能開闢出更多元且獨特的領域。」吳聲舜這樣期許。...(更多內容,請參閱最新一期《今周刊》第1184期)

延伸閱讀:

華為新手機不用鴻蒙系統了?華為:只是被美國逼急的備案

為什麼牛奶瓶是方的,可樂瓶卻是圓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