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生技醫療

兩大檢測利器翻轉癌症傳統治療

2019-09-02
作者: 饒秀珍

▲今年的「亞洲生技論壇」大咖雲集,帶來新觀念與新技術平台,翻轉了傳統的癌症治療。(圖/取自亞洲生技大會,以下同)

今年7月底舉辦的「2019年亞洲生技論壇」,Guardant Health與Foundation Medicine兩家基因檢測大廠帶來新觀念與新技術平台。液態切片龍頭Guardant Health展示新型的血液檢測,可以抓住的癌細胞突變基因是一般傳統組織切片的兩倍,精準檢測協助診斷可以提升病患的存活率至少兩倍。而羅氏子公司基因檢測龍頭Foundation Medicine則分享個人化的精準診斷以及最適治療方式的建議,協助醫師精準用藥。這些新的觀念以及技術平台,對現有的癌症治療是一種翻轉。

新生物標記+檢測方法精進 讓治療結果愈來愈好

全球每6名死亡的人,就有1名是因為癌症而死亡;而每5人當中,就有1位患有癌症,如何讓癌症治療更有效精準,關鍵在於對基因體學的認識;而精準醫療的最大使命,就是在於改善癌症的治療與提升存活率。Guardant Health亞太執行長Simranjit Singh在論壇中談到,了解精準醫療的重要性,是幫助人類健康與醫療創新的第一步。

回顧50年前肺癌的種類只有兩種,非小細胞肺癌大約占病患的85%,小細胞肺癌則占15%;但隨著對基因體更深入的研究,現在肺癌分為小細胞肺癌、肺腺癌、鱗狀上皮細胞肺癌和大細胞肺癌。治療上的分類則更細,以鱗狀上皮細胞肺癌的驅動突變基因為例,又可分為EGFR、ALK、ERBB2、MET、KRAS、ROSI、RET等突變。病患可以先檢測其肺癌是否帶有EGFR或是ALK等突變基因,醫師再利用找出相關的標靶藥物給予治療。而最近幾年免疫療法的興起,對病患是否可以接受PD-1檢查點抑制劑的治療,則必須先檢測癌細胞是否有PD-L1的過度表現(overexpression),以達到最佳的治療效果。

以存活率數字來看,2004年以來,多種癌症都有相當大的進展,最明顯的就是乳癌、肺癌、結腸癌等,死亡率、無惡化存活期都愈來愈佳,疾病可以被穩定地控制下來。這些愈來愈好的治療結果,都有賴新生物標記的發現,以及配套檢測方法的精進。

這也帶動生物標記檢測的市場不斷擴增,只是傳統上,醫師為了提高確診率,通常還需要透過細針抽吸或手術切片組織等侵入式的方法,來取得細胞或組織,作為進一步染色或定序觀察;不過,這樣的方式對患者身體帶來較大的負擔。此外,侵入性的採樣有次數、數量或器官組織的限制,尤其對有些已經轉移到全身的癌細胞更難進行採樣追蹤,無法協助醫師作連續性關鍵的監測與治療。

受惠於基因定序(DNA)技術的快速提升以及成本的降低,科學家已經可以快速簡易且以較低的成本,來偵測血液中極少量的游離癌細胞或是癌細胞的DNA,以作為癌症確診,這項技術就稱為液態切片檢測。

Guardant液態切片檢測 免開刀就能揪出基因突變

一般醫師最大的困擾,就是「什麼樣的治療方案對病患最好」,Guardant Health的液態切片技術,可以大規模篩檢以及進行早期癌症檢測,協助治療效果的即時監控,了解復發、轉移的風險以及預後評估、病患產生抗藥性的機轉,以及新突變的基因可以即時進行新的合併療法。

此外,Guardant與賓州大學合作研究323位罹患非小細胞癌的患者發現,有44%的病患無法從組織檢測來得到診斷結果,以Guardant的血液檢測與組織檢測比較,有超過90%的一致性,82位病患可以找到突變的生物標記,但是只有47位使用組織檢測找到突變的生物標記。

▲Guardant Health亞太執行長Simranjit Singh表示,了解精準醫療,是幫助人類健康與醫療創新的第一步。

這項結果發表在知名醫學期刊《JAMA》,驗證血液檢測比組織檢測,提供病患更精準的醫療,同時可以協助大藥廠,在臨床試驗病患招募時更精準。現在,Guardant的技術平台已經有逾6000位的腫瘤醫師使用,超過50家藥廠合作,以及完成至少10萬筆的血液檢測。

至於抗癌大廠羅氏,是全球第1家同時擁有檢測診斷及藥品開發事業體的精準醫療大標竿公司,尤其去年併購Foundation Medicine後,實力更為堅強。雖然Foundation Medicine據點在美國,但台灣羅氏今年已成立臨床決策支援部,並建立數據平台,作為推動羅氏在台灣的精準醫療診斷檢測服務。

目前,實體腫瘤檢測Foundation one CDx已在日本與美國核准上市,台灣也在送件申請核准。這項檢測系統支援324個癌症基因的4種突變形態,加上與免疫治療成效相關的生物標記全面檢測,在肺癌、乳癌、大腸癌的不同基因形態,提供有效精準的用藥選擇。

羅氏腫瘤組織切片檢測 協助醫師精準診斷與決策

在台灣,羅氏現階段透過與醫院、醫師的合作,使用腫瘤組織切片搭配血液檢體做檢測,希望幫助醫師更好地掌握患者狀況,以做出更佳的治療決策。目前這項診斷服務在台灣主要是針對醫師與醫院,並非直接針對病患提供服務。

不過,病患與醫師須簽署同意書,將檢體送至Foundation Medicine美國波士頓實驗室,經美國醫師完成檢驗報告後,會寄回台灣,給醫師做治療輔助的判斷。依照篩檢項目的不同,整個流程大概要3週至1個月左右的時間。

羅氏亞太區法規與政策負責人劉瑞芬在「2019年亞洲生技論壇」中表示,基因體分析會比現有傳統癌症療法更先進。以目前癌症藥物通常只針對1個癌症突變,但假如有3個癌症突變,要讓病患用3種藥嗎?這樣費用太高又可能藥效太強,或是能透過數據庫選擇最有效的1種治療就好?如果數據庫夠大,就可以從中找出基因突變組合過去最有用的治療手段,給醫師更多的資料去做判斷,這就是Foundation Medicine的價值所在。而且,以前做1個基因診斷就很貴了,現在整個成本下來了,未來癌細胞基因突變的檢測將變得更普及,對提升癌症病患的存活將會有很大的幫助。

精準醫療時代的來臨,無論是透過組織切片或是血液液態切片,對癌細胞驅動突變基因的檢測愈趨重要,對提升病患的存活有其幫助;不過,無論是接受這類檢測或是投資相關公司都必須慎選。

延伸閱讀:

佳世達鎖定醫療事業 南向布局3部曲

輝瑞併購Mylan 學名藥掀新戰局

TOP